迂直二

上一章:迂直一 下一章:迂直三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皇帝一边让铁墨国的使者等待,一边派出了最精锐的探子,让他们去铁墨国好好调查。

要他们将宁骥这些年的经历,细细地调查一遍,顺便再追查一番,太子是不是跑到铁墨国了。

皇帝安排妥当,事关小公主的婚事,当然要与皇后商量。

坤泰殿中,皇后看着铁墨国言辞恳切的求婚国书,想了想:“宁骥啊。他好沉得住气,怎么现在才来求婚。阿允招亲的消息早就传遍了四海,他就不怕我们将阿允许给别人么?”

皇帝吃了一惊:“梓童,你的意思是?难道你还考虑过他么?”

皇后说:“那孩子人虽然还好,但我们阿允难道要嫁到铁墨国,去草原上吹风受苦么?”

皇后话音一落,皇帝笑了说:“你要去问阿允,她肯定会说,去草原玩好啊,一点儿也不苦。”

皇后无奈地一笑:“这可如何是好,那我们还与她商量么?”

此刻锁春殿中,上官冷鹰傻乎乎地说:“没想到这一次太子居然自己走了,没有告诉我们。”

裴媛一惊,偷眼看莫允离。莫言晨失踪,小公主也跟着翻遍了皇城,还跑遍了他们从前一起玩的地方,一直在四处寻找。

小公主扭过脸来轻轻说:“太子哥哥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他说过将来要去看世界尽头,他说过到时候带本宫一起去。”

太子失踪已经大半年了。他失踪的时候是春天,如今已经入秋了。锁春殿前,金黄的秋叶,被秋风一吹,便飞起来,落到了殿中。

秋叶落在了阿花脚下,阿花踩在上面,发出一点破碎的微响。

阿花仰头“咕咕”地低声叫着。莫允离俯身将阿花抱起来,如今莫允离长大了,阿花在她怀里大小刚刚好,不再是当初一个小人,抱着肥嘟嘟的阿花到处跑的滑稽模样了。

全宫上下,都认定太子又搞事儿了,这次闹大了。只有小公主认为她的哥哥不会那样做。“哥哥一定是临时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儿,没来得及跟大家打招呼。”

乔公公赞同地点头道:“对,他可能被大火龙叼走了。”

众人皆觉得乔公公又在说胡话了,只有莫允离定定地望着公公,看着他的眼睛,她知道公公在说实话。

她的大眼睛湿润了,比这明亮湛蓝的秋光更美丽,反射着庭前秋叶的金黄:“哥哥……”

裴媛忙站起来,搂着她的肩,轻声安慰道:“不要担心,皇上和皇后派了那么多人去找太子殿下。太子一定会平安的。”

她瞪了一眼上官冷鹰,冷鹰搔着头说:“公主啊,太子殿下那么聪明能干,即使碰上火龙,他也能收服它当坐骑。”

他这样一说,小公主眼中的水意不见啦,她充满期待地回过脸来:“真的吗?”

殿中三人都忙点点头。小公主知道他们说的不是实话,但是她心里却是那样认为的。

宁骥来求婚的消息,很快传开了。锁春殿中的大家都认为自从太子失踪之后,这是最好的消息了。

但是皇帝和皇后却下了严命,不许人在莫允离面前提起,要等他们派去铁墨国的人回来,才能告诉莫允离。

莫允离只觉得这几日大家都怪怪的,经常看着她,露出欲言又止的微笑。

她抱着阿花悄悄地问它:“阿花,如果大家有什么事儿,不想让你知道,你该怎么办?”

阿花朝她咕咕叫了两声,莫允离点头道:“好办法。”

秋风起了,天气凉了,她的撒花金地红裙子外面套了一件青地鸾凤衔花缂丝比夹,看上去十分明丽。

她走到了殿前,看着正在执勤的上官冷鹰道:“冷鹰,本宫知道啦。你为什么要瞒着本宫?”

上官冷鹰吓了一跳,他低头看着小公主,脸上红了红,露出窘迫的神情:“俺不是故意的。是大家不让俺说。”他看着小公主的神情那么镇定,就又问:“公主殿下,您愿意嫁给铁墨国那小子吗?”

小公主大吃一惊,她不知道这话从何说起。听到了这个熟悉的名字,她都有点儿想将怀中那褪了色的丝帕拿出来,再看看小哥哥的模样了。

她的眼睛眨呀眨啊,最终还是说了实话:“本宫虽然长大了,但是还没有大到嫁娶呢。本宫没想过嫁人的事儿。”

上官冷鹰一愣:“啊,那么,我们便告诉铁墨国的使者,让他们再等两年再来吧?”

小公主不由伸手拉住了上官冷鹰,她笑得眼睛都亮了起来:“小哥哥的使者来了吗?在哪里?小哥哥给本宫回信了吗?有没有带草原上的孔雀来?”

上官冷鹰望着她:“俺不知道啊,俺没有去鸿胪寺那边儿,不过听说他们带了满满一百零八车的礼物来求婚……”

小公主还没有听完,她就抱着阿花,拽着裙子狂奔而去。

阿花在她怀里咕咕喊了两声,表示那个小子有什么好的,干嘛一听到名字就那么着急。

鸿胪寺院里,铁墨国的使者正在屋中休息,就听到院中有个非常好听的女孩的声音在喊:“铁墨国的使者在哪里?”

他被晾在这鸿胪寺迎宾院落之中已经一个半月了,没想到今日会有人来。

他出来一看,就惊呆了。院中站着一位绝色佳人,虽然年纪尚幼,但已经能颠倒众生。

小公主见他发呆不说话,旁边鸿胪寺的官员忙说:“大人,大人,我们公主问你话呢。”

那使者这才一手放胸前鞠躬行礼道:“下官就是铁墨国的使者。”

小公主看了他的服饰,跟小哥哥小时候的长袍样式一样,她开心地问:“使者,你们来的时候,你们太子,有没有给本宫带话?他为什么以前都不回信?也不寄信来?他过得好不好?”

那铁墨国的使者,被公主的容色所惑,脑子本来就不清醒,现在听了这么一长串问话,更觉得头晕眼花。

愣了一愣,他才俯身恭敬地回话:“王子殿下没有叮嘱小人带话给公主。我们铁墨国对公主的诚意,都在国书上了。尊贵的公主殿下,我们铁墨国的万千民众,都在期待您的到来。”

小公主发现她问了白问,而这使者也说了跟没说一样。据说这就是鸿胪寺使者必备的技能。

她并不失望,接着又问:“阿诺金糕如今怎么样了?他现在成了草原吟游诗人了么?”

那使者脸色一变,惊讶地看着公主问:“公主您认识阿诺金糕?你说的可是宁骥王子的随从,阿诺金糕么?”

小公主点点头,问:“对呀,金糕现在如何?他跟着你们来了么?”

那使者一听,他试探着问:“您最近可见过阿诺金糕?”

欣国负责接待铁墨国使者的鸿胪寺官员,正是刚走马上任的新科状元江映川。

那江映川微笑着截住了话头:“铁墨使者,我们公主问你什么,你回答什么便好。使者方才不是说举国都十分尊敬我们公主么?”

那使者被如此一挤兑再也问不下去了。

他想了想,望着公主道:“阿诺金糕在多年之前失踪了。在王子从欣国归国,出长城,过十里长滩的时候,他就失踪了。王子殿下多年来一直在张榜寻找他。”

小公主瞪大了双眼:“金糕失踪了?为什么会失踪?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儿?”

使者望着公主,觉得她的艳色难以直视,他仔细分辨公主的表情,觉得公主显然不知情,便低头不语了。

这件事牵涉太广,大家都知道它有多么棘手。

只是使者来欣国的时候,还接受了铁墨王的秘密指令,要他在欣国追查阿诺金糕。既然听到了阿诺金糕的名字,他就不能不问。

那鸿胪寺官员江映川十分聪明,看那使者的模样,就知道内中定有隐情。这铁墨国名为求婚,暗中还不知道打着什么主意,他便想将公主劝走。

却听小公主问:“你们王子他现在好么?在草原上他开心么?金糕一定没事儿,会找到他的。”

那使者听小公主似乎十分关怀王子,没想到王子殿下英明神武,来做质子都能结交朋友。

他等了这些日子,等的头上要长蘑菇了,若公主本人首肯,那他这求亲之事必成啊。

他此时犹如见到了曙光,见小公主期待地望着她,忙殷勤地说:“王子如今十分英明神武。是我们草原的第一勇士,身高七尺五,力能扛鼎,可以徒手博虎狼,铁墨人人皆称颂他的勇武……”

小公主大惊失色:“他身高七尺五?冷鹰个子高,也不过才六尺。才分开几年,他怎么能长这么高?”

那江映川本来十分担忧,听到此处,心下微微有点开心,又立刻将这开心收起来了说:“公主,此处杂乱,惊扰了您的千金贵体。请先回去吧。若有话,不妨传召这使者去您的宫殿中。”

那使者见公主忽然大吃一惊,他也心中一抖,只恨欣国皇帝将这公主保护的密不透风,他们什么消息都打听不到,如今居然触了公主的霉头。

当下使者决定一定要用重金打探公主的喜好,此时他也不敢再多说了。

小公主离开鸿胪寺的时候,还是一点儿也不明白,怎么那个秀美的小哥哥,会变成这样令她恐惧的大汉。

她以为像上官永平和上官冷鹰那样的个头就已经高了。再高,她就得时时仰头与他说话了。

江映川将小公主送出来,却看到小公主茫然若失,似乎都没看到他。他本来想跟她提一提中秋宴会上两人见过的事儿,可看到莫允离的神情,他什么话都没有说。

上一章:迂直一 下一章:迂直三
热门: 至死不渝 京洛再无佳人 朕今天也在等男主篡位[穿书] 叶深时见鹿 到爱情为止 大鉴定师 农门辣妻:田园种包子 落雪时节 世界微尘里 百媚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