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邪三

上一章:方邪二 下一章:迂直一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宁骥气鼓鼓的,他本来一想到自己要回国看不到小公主,就觉得鼻子有点酸,如果可能的话,他好想带着小公主一起走。

可是所有的气氛,都被他们这群人破坏了。太可恶了。

宁骥回国的那天,正是春末,欣国都城之中的繁花开到了极盛处。

他们一路行来,春风吹过,碧空之中,漫天花舞,煞是好看。

小公主和大家骑着马送他走了很远。出了京城驿站旁芳草萋萋,杨柳依依,太子还跟他折柳送别。

宁骥,坐在马上,看着莫允离,只觉她是世上最美丽最可爱的女孩儿。

莫允离眼睛又黑又亮,在纷纷花瓣之中,她的脸上没有忧愁,像个小仙女。

她笑着跟他挥手说:“小哥哥,你要再来看我呀,我们说好了的。”

宁骥重重地点点头,他们已经告别过了无数次了。他旁边铁墨的使者无奈地说:“请太子公主们回去吧,再送下去,大家就要把王子殿下送回铁墨了。”

太子哈哈一笑道:“喔,一起回铁墨也是个好主意啊。”坐在小公主马车上的乔公公重重咳了一声,太子不情愿地改口道:“小马儿,你多保重,我们一定还会再见面的!”

宁骥点点头,只觉嗓子有点哽,他紧紧抿着唇,点点头挥挥手,调转了马头。

宁骥和使者们策马而去,小公主望着滚滚的黄尘,挥着手道:“小哥哥等你回来!我们一起去画地图!”

宁骥说好了不回头,还是忍不住扭头看了她一眼。

莫允离还从车子里伸出了头来,跟他挥手。

他望着可爱的小公主,也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大声朝她喊道:“说好了!我们一起去!”

他的包裹里还放着一个水准仪,可惜他走得匆忙,始终没有演示一下,这仪器如何测量地面水准。而制图六体,他还差一体没有学习。

他去跟裴世光告别时候,裴世光单独给了他一个书册,说让他好好研读。他十分开心,裴世光有点欲言欲止,最终又偷偷塞给他一个锦囊,告诉他说,不到绝境不要打开。

他心中下定了决心,阿允,大家,我还会再回来的。等着我啊!

宁骥离开了三天之后,小公主才明白什么叫分离。她在哪里都看不到他的小哥哥了。

莫允离忍不住了,她跑去找太子,对哥哥说:“我好想小哥哥。”

太子抱起她来安慰她:“他不是送给你一方帕子了么?你看看帕子上的他,就好了。”

小公主摇摇头说:“帕子不会说话,不会笑。”

太子本来还以为小公主年纪小,和宁骥现在分开就分开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现在他才知道原来小公主也很在意宁骥。

宁骥准备行程的时候,小公主一直好奇地跑来跑去,只顾看着草原使者带来的那些奇怪的东西,也没有闹着不让宁骥走。

大家那时候都放下心来。没想到那是因为莫允离之前,从没跟人分离过,她还不懂分离的滋味儿。现在她才开始回过味儿来了。

他望着小公主清亮的眼睛,他不由想起了巫疆的女孩儿,不知道她在见不到他的日子里,会不会同样思念他?

太子安慰她说:“小马儿会写信来的,还会告诉你草原上的见闻。你也可以写信给他。”

小公主摇摇头道:“我想看到小哥哥的人,想要他陪我玩儿。”

跟在后面的裴媛朝太子摇摇头,这几日小公主就是如此,饭量也减了下来,让人看着心疼。

太子笑了道:“好办,我们找张木匠给你雕一个假人,你把绣着宁骥的手帕蒙上去,这样不就好了?”

只见小公主头一歪,似乎在认真思考这个提议。

裴媛忍不住笑了,这都是什么馊主意。

映柔忙道:“公主殿下不要听你哥哥胡说。”

太子看他已经成功地引开了妹妹的注意力。

他眼睛落在了书案上的水准仪上,微笑道:“对了,我们一直没有来得及用它测量水平。你想玩一下么”

小公主望着那水准仪,她点点头。

那水准仪是木制的,清漆油得油光铮亮,中间的底座是莲花模样,下面如同佛灯底托一般,十分精致。

上面一条横梁上,镶嵌着三个水槽,水槽上有浮标,浮标上有基准观测点。

水准仪横梁的左右两侧,垂着两条对称的绳子,绳子底端缀着小小的铅球,看上去像拨浪鼓的两个鼓槌一般。

小公主将水准仪拿在手中也像玩拨浪鼓一般,摇一摇。

太子要往水槽中注水,她才依依不舍地放下了它。裴媛轻轻道:“北宋时候,曾公亮先生在《武经总要》说,他们附图中的水准仪,仿自唐代李筌《太白阴经》的水准仪。”

太子一边小心翼翼地向水槽中注水,一边说:“对,《周礼 考工记》中说‘水地以线’,说明这个仪器发明很多年了。我们的先人很早就使用它了。”

小公主看着木制水槽中,逐渐盛满了清亮的水,她认真地观察着水准器,抬起头茫然地问:“哥哥,然后呢?”

太子咳了一声,抬头望着裴媛。裴媛脸红了,她小声道:“书上没写……”

水准仪放置在太子的书桌上,小公主趴到桌上,她轻轻说:“是不是这两条线的长短不一样?”

大家的头凑到了一起,仔细观察着左右两条线和水面上的浮标:“真的呀!是桌子不平?还是地面不平啊?”

吃饭之前,他们将屋里的所有家具都测了一遍,玩的不亦乐乎。

太子和裴媛看到小公主有了笑容,才松了口气。

然而等着水准仪的新鲜劲儿过去了,小公主又睁大了眼睛问:“哥哥,小哥哥什么时候回来啊?”

小公主如此念叨了宁骥整整一年,大家都没想到莫允离会这般长情。

而宁骥自从回了铁墨国就如石沉大海,一点儿消息也没有了。这边寄信给他捎东西给他,他也只管收,没有带半句话回来。

渐渐的,莫允离也不再问小哥哥什么时候回来了,只是她偶然会问一句:“小哥哥是不是忘了我了?”

时光转瞬而逝,孩子们长大了。

美貌温柔名动天下的公主莫允离到了许亲的时候了。

又是一个春天,春光明媚之时,整个皇城的青年们都开始失眠了。那倾国牡丹一般的女孩儿,备受娇宠的公主,终于长大了。

京城之中暗暗流传着各种故事。什么今日谁又对公主一见倾心啦,谁又因为看到公主的衣角,就不小心掉水里去啦。

这样的情况,让皇帝又开心又发愁。

开心的是,他的小女儿掌上明珠,如今倾倒众生,美名远播,不止是欣国没娶妻的青年们,连番邦王子们都慕名来求亲。

发愁的是,所有这些人,他左看右看横看竖看,都觉得他们有毛病,哪一个都觉得配不上自己的女儿。这样的一只凤凰,该找什么样的梧桐来配啊。

皇后看他又回绝了一家大臣的求亲,她发愁地说:“皇上,这样下去,到底谁能入您的眼啊?您是想将阿允嫁给天上的神仙么?”

皇帝微微一笑说:“即便是神仙,也得朕好好挑挑,体健貌端人品好,家室好,性格好,再考察一下他家里,五服之内的亲戚有没有什么麻烦……”

他见皇后瞪着他,不敢继续开玩笑了,搂着皇后的肩膀道:“嫁人乃终身大事,我们阿允千宠万宠地养了这么些年,可不能就这么轻易许人。再说了,阿允也不过刚刚长成,还不到许嫁的年龄呢,这帮狂蜂浪蝶就这么围上来了。”

皇后看他又要说歪,忙拦住了话茬:“本宫看那江阁老家的儿子,新科状元江映川,人就不错。生的周正,性子也好,他母亲与本宫也是手帕交,是个很妥当的人家。”

太子正好从外面进来,他听到父皇母后的话,却问道:“铁墨国的宁骥派人求婚来了么?”

皇帝哼了一声道:“你妹妹这一二年总算大了一点儿,不再提那混账小子了。你又问?不要提他,自从走了就渺无音讯,我们的人回报说,如今他在铁墨国已经独当一面了。”

他又一瞪儿子,想到太子这些年的各种令他头疼的行为。太子没想到眼看要引火烧身,连忙道:“我也看了密奏,说宁骥如今风生水起了。哎,正是岁月不饶人。”他说着就想离开。

皇后在一边沉下脸来:“你妹妹都要议亲了。你呢?打算玩到什么时候?”

太子微微一愣,回过神来,他看着皇上和皇后,一脸沉静。如今太子已经成长为一位十分秀美挺拔的青年 ,脸上未曾开言便带着几分微笑,望之十分可亲。

而皇后这么一说,他脸上经常挂着的笑容却消失了:“我的太子妃,只能是诺莎香琼。”

这下皇后和皇帝的脸色都变得十分难看。那巫疆圣女,不知道使了什么妖法,迷得太子团团转。

太子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偷偷出宫与她私会,等皇帝他们发现的时候,为时已晚,太子已经不肯回头了。

他加冠以来,不管软硬办法,太子就咬定不肯成亲。

皇上皇后就只有这一个儿子,对他轻不得重不得,不敢过分逼迫。

皇后还召了那巫疆女孩儿诺莎香琼进宫,想从女孩儿那儿着手,没想到那女孩儿直接说即便杀了她,她也不会离开太子,比太子还坚决。

闹得鸡飞狗跳的时候,还是皇后的母亲,毓国公夫人劝皇后说,孩子年轻时候便容易钻牛角尖,越反对,越觉得他们是真爱,不容亵渎,不若缓一缓,也许过两年他们自己就情谊淡薄了。

皇后现在看着儿子那幅坚决的模样,只觉得母亲说得不对,这都过了多少年了,怎么就不见太子想通?

上一章:方邪二 下一章:迂直一
热门: 艳医修神 大唐超级奶爸 终难忘 叛逆的门徒 [综]一起成为绷带放置装置吧! 夫贫妻娇 面包树上的女人 艳骨 天秀 在星际直播养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