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邪二

上一章:方邪一 下一章:方邪三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草原来的使者已经等在了殿中。宁骥一回去就被团团围住。当初送他走的只有一个母后身边的侍卫,而如今迎接他的人,却是整整一个铁墨国使团。他们还带了很多草原的珍禽异兽。

包括真正的锦鸡也在其中。宁骥忙跑来,抬着锦鸡笼子,想要送给小公主。小公主却抱着阿花说:“我有阿花啦,再好看的珍禽也不要了。”

宁骥心里十分纠结,他很想问他,那么你有小哥哥了,以后眼中还会看得到别的小哥哥么?

整理行装,觐见皇帝,打点上路等等事情非常复杂。宁骥很想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待在小公主锁春殿,可惜完全办不到。

倒是这一日太子忽然神秘兮兮地将大家召到了一起说:“本来我不想现在告诉大家。但是小马儿现在马上就要走了,我想这件事,我得提前说出来了。”

小公主好奇地问:“哥哥,你发现什么了么?”

裴媛头疼,忙说:“太子,王子即将归国,上次乔公公和裴夫子帮我们遮掩,我们侥幸过关。不代表次次这么幸运。”

太子轻轻一笑,望着她。裴媛不由脸一红。

太子说:“别担心,这次你们不需要冒险。”

果然如他所说,大家不需要冒险。

他们上次从宫城城墙上回来之后,太子瞒着大家,又去探了探那地道。上一次他们走那地道的时候,实在太匆忙,没来得及去查看地道之中,那些木门后面的路径到底通向哪里。

太子挑了个最近的木门,拆了门探索了一番,没想到这个门后面的地道出口,居然就在太子的大宫女映柔的房间里。

太子推开了映柔房间的隔板,露出了一个隔间,他举着灯烛走了过去,挨个儿点亮了里面的灯盏:“除了地道之外,在这临近出口的地方,还藏着这样一个隔间儿。”

大家好奇地跟着走了进去,仔细看着这间隔间儿。

这里已经被打扫干净了。粗糙的灰岩石铺地,房间四壁摆着着几个黄花梨券口带栏杆亮格柜,雕工精良,卷草纹勾连翻卷,十分漂亮。

小公主好奇地问:“这房间到底是做什么用的?这些柜子里有什么。”

她径直走了过去,拉开了最近的一个柜子,发现里面放着一个圆形木球。那木球上透雕着螭纹,十分漂亮。

小公主将木球拿了出来:“真好看,哥哥送给我吧。”

太子叹了口气道:“就是它了。我为它头疼好几天了。”

他看着大家,尤其是阿诺金糕:“你们看出这是什么了么?”

小公主已经抱着球,开始一块块地拆解了,她头也不抬地说:“哥哥,这是鲁班球呀。”

太子大吃一惊:“阿允你认识啊!果然一人计短二人计长。我翻了好多书才认出来这是什么。”

莫允离一边拆,一边很奇怪地说:“哥哥,我小时候就玩它了。锁春殿中有很多不同的鲁班球。”

大家都凑了过来,阿诺金糕也没见过鲁班球。

所有人看着小公主白嫩的小手在不断地拆着小球,越拆球越小,只要有一个拆错了,下面就会拆不下去,然而小公主却拆得十分伶俐。

太子一边看一边叹气道:“阿允啊,我怎么没见过你玩这种球,哎,你知道我拆了多少遍都没拆开么?”

说着小公主已经拆解到了最核心的部分,方才圆圆的木球现在就剩中间的一个小四方匣子。

“里面有什么?”莫允离伸手就要去开。

宁骥忙一把拉住了她:“不要动啊。吟游诗人们的诗歌里,这种秘密匣子里面,通常会蹦出什么危险物品。”

小公主眼睛圆圆的:“是这样么?”

“喔,是两张图啊。”他们一回头,阿诺金糕那家伙已经打开了匣子。里面只有两张图,其余什么都没有。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宁骥责备道:“金糕你平时那么胆小,今天这么鲁莽。”

金糕嘿嘿一笑:“用小孩儿玩具藏东西的人,一定是个有趣的人。”

大家凑了过去,只见这两张图都绘在奇怪的材质上,薄如蝉翼,从背面能透出字迹来,然而又十分结实坚韧。看上去十分陈旧,深黄色,大家总觉得碰一下就会坏,但是它却始终完好无损。

一张是小图,图上画着一个很奇怪的仪器,看上去十分精美。

而另一张是一张大图。从背面透出来的字迹和画痕来看,应该是张地图。

他们小心翼翼地花了好半天,才将这张图彻底打开,这图居然非常大。

大家望着那打开来,铺了整个房间的大图,不由都大吃一惊:“《禹贡地域图》!”

大家望着图,只觉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太子沉着嗓子说:“这图上有九鼎的线索啊!”

宁骥见到这样出人意料的发现,心中都不想走了。他好想让草原来的使者自己回去,他要留下来跟太子一起找九鼎。

他看了一眼小公主,小公主在火把的光芒中显得那么美丽。她像春天正在吐蕾的鲜花,每一日都比前一日更娇艳。

裴媛望着那张小图,她思索道:“似乎在哪里见过这张图……”

大家一听七嘴八舌地同时开口,吵得裴媛头都疼,她忙一捂耳朵道:“让我想想,别急。”

太子忙问妹妹:“你见过么?是明夫子讲过么?”小公主茫然地摇摇头,她看书过目不忘,这图肯定她没见过。

裴媛抬起头来:“我们得去问裴夫子了。我幼时在我家中见过。不过不是这图,应该是按照这图做好的东西。”

太子和宁骥同时一笑:“那就好办了。”

他们来到了满是油漆味和木材味道的内监十作的大院子中。拿着图打算去请教内监十作的工匠。只是那张木匠平时见了他们,十分热情,这次看到他们却冷淡地转过身去。

大家立刻明白了,裴夫子大约叮嘱过他了,说明了他们并不是奉他的命令来。这下可麻烦了。

大家都看着小公主,这时候就需要人见人爱的小公主出马了。今天的小公主穿着一件赫赤绣桃花白银镶边丝衫,系一条浅青白色闪金绣牡丹裙,头上插着一支珍珠牡丹团花钗,眼带星光,美若天仙。

那张木匠的面色变得和缓起来,他站起将插在窗台里的一个木鸟拿了过来,俯身送给了小公主:“拿着玩吧。”

大家没想到张木匠态度变得这么快,都朝小公主竖个大拇指。小公主,拿出了那张小图,软糯地问道:“这张图上的东西,您见过么能做出来么?您知道这是做什么用的么?”

他看了孩子们一眼,上一次裴世光来告诉他们说,那些孩子们是调皮鬼,不是他派他们来的,以后让他们不必理会孩子们。

他们这才知道上当了,他们几个大人,居然被孩子们骗。

然而此刻这异常精致漂亮的小姑娘这样问他话,他竟不忍心不理会。张木匠接过图来看了看,有点惊讶地说:“这是①水准器,用来测量地面是否水平的。你们从哪儿得到的这图纸?”

站在后面的裴媛一听这个名字,她不由说:“我终于想起来了,我是在①《武经总要》中见过这张图。”

大家都大喜,问张木匠:“您能做一个出来么?银子不是问题。”

张木匠拿他们没法子,道:“得了,我们刚做了一批出来。你们想要,就给你们拿一个玩儿去。”

大家见他吐口,都十分开心了,忙向他致谢。太子和宁骥看了对方一眼,同时说:“对不起,是我们的错。我们之前不该假托裴夫子之名骗了您。”

张木匠没想到这两个一看就是贵人的孩子会如此,他笑了道:“这样才对么。你们想知道什么,想要什么,要像这小姑娘一样,直接说,直接问。”

说着他起身从后面的工具箱中,翻出来一个跟图上一模一样的水准器,递给了莫允离。

大家看着不由笑得十分开心。此时的莫允离睁大了眼睛,看上去那么可爱,也笑起来了。

宁骥望着她,好想就这样,看着小公主的笑容,要能这样过一生就好了。

然而那只能是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他再不舍,也得走了。而且这次他的母亲也捎了信来,催他快点儿回去。

这些天来,宁骥专门绣了一方帕子送给了小公主,那帕子上绣有自己的肖像。为了等他绣好这方帕子,他硬生生地让草原来的使者,又多在欣国住了半个月。

小公主还是一如既往脸盲,宁骥每天都在担心他回到草原去,不到半个月,小公主就会忘记他的模样。

小公主收到帕子的那天,大家都很稀奇地来围观。那方帕子绣得十分精美。王子的绣工已经深得顾绣的精髓。帕子上的人,绣得跟宁骥本人十分相像。他昂着头,一幅雄赳赳的草原雄鹰的模样。

大家都缠着宁骥讨要绣活儿,被阿诺金糕统统拒绝了。

阿诺金糕两眼放光地看着王子:“你这一门手艺,比我的七十二门本事都强十倍。您是将来能当大师的人。从现在开始,您的每一幅作品都要妥善珍藏!将来都会变成宝贝,价值连城啊!”

宁骥敲他的脑袋,恨铁不成钢地说:“阿诺金糕,你知不知道我是未来最伟大的草原王,草原王摸过的东西就会很值钱啊!”

“不是最伟大的绣郎吗?”太子故意说。

大家不由哄堂大笑,什么离愁别绪都不见了。欢快的笑声飞出了锁春殿,惊飞了花树上的雀鸟。

作者有话要说:①水准器:出自《周礼 考工记》、曾公亮1044年《武经总要》

上一章:方邪一 下一章:方邪三
热门: 木兰无长兄 霸道宠婚:老婆,你被潜了 亲爱的拍卖师 挚爱 镇河 杉杉来吃 美食不及你可口 征服偏执真少爷的正确方法[穿书] 土系憨女 长安小饭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