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邪一

上一章:高下四 下一章:方邪二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太子和宁骥已经下到了平地了。而莫允离却攀着绳梯不敢动了。大家都很着急。

大家好像已经听到了兵士们的声音了,不由都开始着急了。

宁骥望着绳梯上颤抖的小公主:“阿允,你跳吧,跳下来我接着你。”

莫允离望了一眼下面,只感觉腿似乎在打颤。

“来吧,不要害怕。”太子看这样下去不行,也哄着妹妹:“不怕。你跳吧。”她离地还有五尺多。

上面的上官冷鹰焦急地说:“公主您听他们的吧。”此时大家都听到了士兵们朝此处来的声音。

宁骥小声喊着:“你只要闭上眼睛,往下一跳就好了。什么不要想,你就安全了。”

小公主点点头说:“我要跳了,哥哥和小哥哥你们要接住我啊。”

说着她就要放开绳梯,上面的阿诺金糕忙喊:“等等啊。”他从腰间拔出匕首,将腰间和小公主相连的绳索砍断:“好啦,公主你别害怕,跳吧。”

莫允离鼓了鼓勇气,心中告诉自己,不要怕,终于轻轻松开了手。她好像一根最轻柔的羽毛一样,从空中飘落。

她觉得心都好像要飘起来一样,这是一种非常奇特的感受。她都顾不上害怕,就觉得已经坠入了温暖的怀抱。

站在下面的太子和宁骥伸手稳稳地接住了她。

他们俩接到她的时候,同时手臂下沉,卸掉了许多冲击力,半跪在了地上。

莫允离睁开眼,看到了那蓝丝绒一般的天空中钻石一样闪烁的星辰。星辰下是宁骥焦急的模样。

她方才还很害怕的心,看着他就安定下来了。她轻轻笑了:“小哥哥,其实很好玩。”

宁骥和太子都松了一口气。宁骥望着她笑了:“阿允,好玩的话,改日我再陪你玩好么?”

莫允离点点头说:“小哥哥拉个钩钩,一定要记得啊。”

宁骥望着她在星空下黑亮的眼睛道:“不要拉钩钩,我也不会忘记。阿允的事情,我每一件都不会忘记。”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太子仰头看着绳梯上缓慢移动的裴媛道:“裴姑娘你也跳下来吧。”

裴媛脸一红,黑暗中无人能看到:“谢谢太子的好意,我自己能下去。”

阿诺金糕不由分说便砍断了绳索,道:“裴姑娘你的腿在打颤呢。”

上面守望的冷鹰也说:“跳吧!”

下面的小公主喊道:“裴姐姐,跳吧很好玩。”裴媛知道不能再耽搁了。她小声说:“那好吧。有劳大家了。”

裴媛数了个一二三,便松开手跳了下来。太子和宁骥如法炮制将她接住。她还没来得及道谢,从两人的臂弯中站起来。

那绳梯上的阿诺金糕就喊道:“接着我啊,我也要跳了。”

唬的宁骥立刻松手站起来去接他。

裴媛差一点滚到地上,太子忙伸手将她搂在怀中,半抱着她站了起来:“你没事儿吧。”

裴媛愣在当地,她注视着太子温柔的眼睛,忙挣开了他的怀抱,低头说:“谢谢您。”黑夜之中,她头埋得低,只有比她矮多半个头的小公主看到她的脸红了。

她看到了小公主看她,她朝小公主微微一摇头,不让她开口询问。她的眼神又温柔又清亮,非常好看。

小公主去握住了她的手,心想裴姐姐也怕高,脸都吓红了。她善解人意地朝她笑笑,表示她会帮她保守秘密的。

在这时候,那边阿诺金糕已经哇的一声跳了下来。

宁骥一个人去接他,立刻被他扑倒在地,差一点儿后脑勺着地,眼冒金星。

阿诺金糕却感动地说:“王子殿下,我接了您这么多次,这次您总算能接我一次了。”

宁骥挣扎着:“金糕你看上去个子这么小,怎么会这么沉,快起来啊!”

太子哈哈一笑,将他们两人扶起来,最上面的冷鹰喊了一句:“俺也来啦!”便松手下坠。三个男孩儿都吃了一惊,他站的最高,他的个子又最大,大家都很担心,不知道能不能接住他。

却见冷鹰快坠到地面的时候,伸左腿和右手勾住了绳梯,缓了一缓,又一个翻身,才落了下来。

太子赞叹道:“冷鹰,你的功夫又进步了。”

此时大家偷偷顺着墙根转过去,只见将要换防了。这边防线的侍卫们都在朝那小院方向走去,这里出现了空档。

而他们熟悉的那位新任侍卫,正在那儿拄着兵器,站着打瞌睡,还不知道已经换防了。他均匀地打着鼾。

地道入口,就在这士兵后面的不远处。后半夜了,那侍卫被罚一直守卫,从未轮班,他很累了,看上去睡得很熟。

大家看看他又看看那即将轮换的侍卫队伍,都知道就只有这一个机会了。

他们蹑手蹑脚地走到他身后,太子和冷鹰小心地将石板扶起来。孩子们一个个尽量不发出一点儿声音,跳进了地道之中。

等到冷鹰合上地道,地道中只剩那一条小缝射出来的一线光明。孩子们都开心地抱在了一起,成功了!

这黑暗的地道,发霉的味道都没有那么可怕了。他们点亮了火折子,一路往回走。来的时候总觉得这条路非常长,可回去的时候却似乎路程变短了。

宁骥快要憋坏了,他第一个冲在前面,猛地掀开了石板,只见外面居然已经蒙蒙亮了。他们居然去了整整一晚啊。

宁骥开心地说:“总算又呼吸新鲜空气了。”

“咦,这儿怎么有只地鼠钻出来了?”上面有人忽然这样说。

地道中的大家都大吃一惊,只有宁骥跳了起来:“谁是地鼠?”

那儿站着的正是乔公公,乔公公哈哈一笑道:“这不是铁公鸡王子吗?不跟阿花抢食儿啦,您怎么改行当地鼠了?”

冷鹰吓了一跳:“乔公公怎么在这里。”

孩子们鱼贯而出,只见天光未明,东宫外的守卫们站成一排,而乔公公正笑眯眯地看着他们。

小公主走上去牵着他的手道:“乔公公,你怎么在这里啊?不要告诉别人。”

乔公公呵呵笑了,将小公主抱了起来,退了一步:“公主你又高了一点儿,也沉了一点儿了,再大公公就抱不动了。”

却听乔公公后面有人说:“大家辛苦了啊。这一晚上一定很辛劳。”

大家这才看到宫墙下坐在一把椅子上的人。

小公主惊讶了:“裴夫子,你也在这里啊?”

裴世光捋了捋胡子道:“夜间我去内监十作与他们商量造第二辆记里车的事儿。”

宁骥和太子也从地道中爬上来了,他们知道今天这事儿怎么走漏的了。他们这次去十作借东西,又打着老师要用的旗号。

真是可恨可叹可悲可感啊,他们只差一步就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了。

裴世光看孩子们瞬间变得老实了,他摇摇头探口气问:“你们是去研习《海岛算经》了么?谁弄懂了?”

太子和裴媛举起手来。他们见地道口只有乔公公和裴世光两人,觉得还能抢救一下。

宁骥和太子对望一眼齐声道:“求先生原谅,我们也是为了学业才如此。先生你就教给我们剩下的制图三体吧。”

裴世光望着一脸泥土的孩子们,他叹了口气道:“你们现在已经明白了《海岛算经》的解法,那么这制图六体之高下、方邪、迂直,就都没什么难的了。这三方面都是在讲画地图的时候,要注意的细节问题。”

大家不由大喜,本来还是以为这次被发现恐怕会数罪并罚。没想到裴太傅居然肯为他们讲解制图六体了。

一时大家都眼睛发光,凝神细听。

裴世光缓缓道:“因地图是一张图,而真正的地势,却高低起伏不平。有高下,有方邪即角度,还有迂直,也就是弯曲度,这些在测量地图的时候都要考虑到。否则看到图上距离只有一段儿,以为距离很近,而实际上却需要爬一座山。这样的误差,在平时不过多走冤枉路,若到了打仗的时候,就成了性命攸关的事情了。”

他见孩子们听得聚精会神,心中也有几分欣慰。孩子们是真喜欢制地图术,裴氏的制图六体后继有人了。

他便又道:“后面这三体,繁难不说,还需要在实际应用中体会。不适合此时讲授,没想到你们如此迫不及待。那便和你们稍稍提一提吧。你们先研读一下书,等你们长大了,要靠地图治国理政,或者行路攀山,行军打仗的时候,我再细细跟你们分辨其中的道理吧。”

一时孩子们都有点等不及长大了。

乔公公抱着小公主,走了过来,望着太子,太子如今已经是个秀雅的少年郎了,个头也到他肩膀了。

乔公公抱怨着太子:“我说太子啊,您好歹也是一国储君,怎么就不能让老奴消停一会儿啊?您自己也罢了,还每次拐着小公主,老奴一把年纪了,还得半夜不睡蹲在这儿。”

太子朝小公主使了个眼色,小公主便悄声请求道:“公公,不要告诉父皇母后啊。”

乔公公哈哈一笑,却扭头看着宁骥道:“铁公鸡王子,你也莫在这里玩儿了。你们草原上的使者已经来了。赶紧回去洗脸,大概你马上就得回草原去了。”

所有人皆大吃一惊,宁骥望着小公主,他的脑海中只有一句话:“阿允,你不要忘了我啊。”

上一章:高下四 下一章:方邪二
热门: 波月无边 帝皇书 异界魅影逍遥 三嫁惹君心(上下) 锦瑟江山之九重春色 再皮一下就亲你 听说总裁暗恋我 [穿书]校霸心上小奶糕 美人窟 神控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