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下四

上一章:高下三 下一章:方邪一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太子冷鹰宁骥情急之下,宁骥猛地拽住了金糕的袖子,将他的长袍都拉开了半边,露出里面的中衣。唬的裴媛忙红着脸低头。

而太子迅疾的一阵掌风劈过,便将他的火折子熄灭了。冷鹰腾身而起,一脚踹开了竹竿。

总算没让他点燃竹子,大家只觉头上一阵冷汗。只有小公主觉得好玩,她轻声笑着说:“阿诺金糕你忘了吗?这竹子要着火,会发出很大的响动啊。”

阿诺金糕“啊”了一声:“是我犯蠢啦。我忘了炮仗又叫作爆竹,竹子真的不能近火。是我的错啦,真点着了就完啦,我们都得被抓。”

他本来好好的,却突然被三人袭击,还有点生气,到现在明白了缘由,他心中也有点害怕了。

说话间,只见隔壁的箭楼上灯火闪动,似乎传来了一阵嘈杂声。

他们正十分心虚,忙蹲在垛口的阴影里,都屏息紧张地望着箭楼,生怕在此时露馅儿。

然而在这样黑暗的寂静中,只见从那箭楼的红灯笼的灯火之中,忽然飞过一个黑黝黝的东西,扑闪着朝他们扑过来,还带着阵阵风。

小公主吓得捂住了嘴闭上了眼睛,而宁骥明明吓得发抖,还是转身抱住了小公主,颤抖着护着她。裴媛和金糕也吓得缩成了一团。

太子和冷鹰此时拔剑而起,只听一阵“噗嗤”,那扑闪的声音不见了。

太子和冷鹰回头看到四人吓成那样,不由压低声音笑了:“别怕是鸽子,我们料理了它了。”

冷鹰道:“这鸽子估计筑巢在那箭楼,方才风吹箭楼灯笼,惊飞了它,吓着了咱们。”

他看着太子憨笑道:“殿下,俺刚才也吓得腿肚子转筋,要不是您拔剑了,俺肯定跟铁墨国的小子一样吓得跑了。”

宁骥却没有像过去那样跟他斗口,他搂着小公主,身子还有一点抖。

宁骥真的很怕黑。

往日他睡觉的时候,都要点一晚上灯。若是在从前黑暗的半夜里,他碰到这样的惊吓,早就吓得哇哇叫了。

可是他自己也没想道,这一次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要保护小公主。

小公主听了冷鹰的话,松了口气,她只觉宁骥抱着她很温暖。方才大家挤在一起,才刚刚烤了一下火,火折子就灭了,她并没有暖过身子来。

还是现在宁骥的怀抱,让她更温暖了一些。

小公主不由轻轻蹭了蹭他。而宁骥却像被她的动作烫到了一样,忙松开了她。

他开口都有点结巴:“你,你,你没事儿吧?”

小公主摇摇头,糯糯地说:“谢谢小哥哥。”

宁骥红着脸开心地笑了。

站在那里的太子也笑了:“喂,阿允,你不谢我和冷鹰么?”

莫允离望着他们眨眨眼睛道:“都谢。”

太子看了一眼宁骥。妹妹从小人见人爱,宁骥从小围着妹妹转,他并不当回事儿。然而最近他于那巫疆的圣女重逢,心中却忽然明白了宁骥的心思。

太子回身对金糕说:“你会烤鸽子么?我们闲着也是闲着,来烤个鸽子吃吧。不要烧竹子,我们去那边的箭楼里看看,有没有木头吧。”

阿诺金糕一听一跃而起。大家便悄悄地靠近这边的箭楼。

来到箭楼之下,越发觉得这箭楼高大雄伟,只是他们赫然看到了门前有一把黑沉沉的大锁。

大家都一愣。太子抬头看看这箭楼的窗户很高。他和冷鹰宁骥开始研究,他们该如何纵上去。

却听阿诺金糕神秘地说:“没关系,我还有一门很久没使用的技能。”

小公主看着他从发髻中抽出一根弯曲的铁丝来,掰直了,他伸进锁眼儿里一阵鼓捣,便听咔吧一声,锁开了。

大家不由都惊叹起阿诺的手艺来。

太子夸奖道:“金糕你是个全才啊。你一个人能抵得上十个人,论灵巧,你不输给内监十作的匠人们了。你跟着你主子屈才了,我看你别回草原了,留下来跟我探险去吧。我去找九鼎,你跟着我,去做四海为家的吟游诗人。”

阿诺金糕一听就十分向往:“哇,太子殿下,那才是人过的日子……”

宁骥怒视着两人,这两人一唱一和实在太可恶啦:“你们俩当我不存在吗?”

此时小公主好奇地推开了箭楼的木门,却见里面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到。

她有点害怕,回头望着大家:“里面有什么,要不然我们别进去啦?”

宁骥也连连点头。

太子摇摇头,点亮了火折子,走了进去:“阿允进来,外面太冷了。”

只见箭楼中都是寒光闪闪的盔甲和武器,靠墙脚的地方还放着黑乎乎的圆球。

莫允离拉着哥哥的手,大着胆子走了进来。

她望着满室兵器映着火折子的光,折射出霓虹的光芒,她轻轻叹道:“真好看啊。”

哥哥摸摸她的头发,说:“阿允在这里避一避风。我们再看看下面的侍卫们什么时间才会换防,到时候再回去。”

莫允离点点头,忽然不害怕了。进了这里,冷风就吹不进来了。大家又找到了木柴,点燃了火堆,莫允离的心也安定下来了。

宁骥望着她火光中的脸,细腻如雪的肌肤笼上了一层淡红的雾霭一般,好似一朵带露的娇艳花朵,他只觉心又跳了起来,她怎么能那么美。

太子正坐在他的对面,咳了一声看了他一眼道:“我们去上面看看。”

宁骥忙收束了心神,他最近总觉得太子怪怪的。

他们两人拿了一根火把,攀着陡峻的楼梯爬上去。

站在楼上宁骥想起了一件事,他早就想问太子了,他轻声问:“我几次去东宫找你,你都不在。映柔姐姐说你在夫子那里,可是我们明明是一起放学的。”

太子并不奇怪宁骥发现这件事儿,但他也低笑着说:“怪不得你这么怕黑,还愿意跟着我来。”

宁骥好奇地问:“你瞒着我们什么事儿?”

太子作势要去吹他的火把,宁骥唬了一跳:“你不说就不说,别这么玩。”

“小哥哥,你为什么怕黑?”

他们俩都吃了一惊,小姑娘人小声音轻,他们都没听到她什么时候爬上了楼梯。

太子也很好奇:“你为什么怕黑?”

宁骥涨红了脸。

而在下面烤鸽子的阿诺金糕,一直支愣着耳朵留心听他们的动静呢。

阿诺金糕立刻高声道:“王子小时候爱听草原吟游诗人的故事,他们吓唬他说晚上出去很可怕。”

大家都笑了,宁骥红着脸朝下面的金糕喊道:“你还说我?你不也一样?”

阿诺金糕毫不反驳:“对啊,我也被那群吟游诗人们吓到了。”

小公主从楼梯上上来,拉着他的手,轻轻道:“小哥哥,你别害怕。故事里都是假的。你不是告诉我说黑暗中什么都没有么?”

宁骥心中开心,他也握紧了小公主的手:“不,黑暗中有你。”

裴媛发现小公主不见了,也忙追了上来。

她走上楼梯的时候,正听到了这句话,借着火光看到了太子的神情。

只见太子望着小公主和宁骥,脸上带着几分感叹,又十分沉静。

太子那样的神情,裴媛从来没有见过。在那她瞬间,她只觉得太子比往日更为英俊了,忙低下了头。

冷鹰此时兴冲冲地冲了下来:“大家快来看,我们也许可以走了。”

到了后半夜了,大家都有点饿。阿诺金糕不愧是个人才,他身上居然还带着盐包,烤出来的鸽子鲜香可口,香味弥散了整个箭楼。

一只烤鸽子太少了,大家分食,在喉咙里打了个滚儿,就不见了。太子推开箭楼的窗户,惊飞了屋檐下的鸽子。要离开箭楼了,这一晚上大家够忙乎的。

宁骥见莫允离舔了舔唇,忙小声说:“等我们回去,我让金糕给你收拾得干干净净,烤香喷喷的乳鸽吃。”

莫允离眼前一亮,点点头。

太子和冷鹰已经将那长长的绳梯放了下去。这本是为了士兵们逃生准备的。如今倒方便他们了。

从此处下去,正好避开了守卫,至于如何引开正在地道口门口巡逻的那位老相识,大家也有了办法。

莫允离望着那软软的绳梯,有点害怕。裴媛太子宁骥他们安慰着她。

所有人都在腰间系了绳索,现在大家是俗称的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小公主看着大家的模样,觉得很滑稽,不由轻轻笑了。

太子便笑着道:“好了。我们现在回去的时候,也许正好赶上吃早饭。”

莫允离叫他这样一说,感觉肚子真的饿了:“我想吃火腿糯米粥,还想……”

这样想着香喷喷的早饭,她终于踏上了绳梯,那绳梯比她想的结实。

每个人踩上去的时候,绳梯都有点摇晃。莫允离心中想着早饭,心中褪去了恐惧,开始觉得这绳梯十分好玩,忍不住笑了起来。

大家终于放下心来。裴媛见小公主都不害怕了,她便也不再胆怯,随着爬了下去。

他们本来下去时候,爬得很慢,唯恐会一脚踏空。

然而在大家爬了一半路程的时候,却听在后面断后的上官冷鹰急促地说:“大家快一点下。俺看到下面的侍卫们从跨院出来了,他们又要换防了。大家都迅速点儿吧。”

大家一听都一惊。小公主莫允离,只觉得忽然一阵猛烈的风吹过,她只觉得绳梯此刻晃得更厉害了,她的手和脚都有点儿软,好像马上就要摔下去了。

她一时惊慌起来,依然不敢大声喊叫:“救救阿允,大家别晃啦。”

上一章:高下三 下一章:方邪一
热门: 太后娇贵[重生] 一亿光年外的仙女座 乡村野和尚 尽余生 首席宠爱 剑道之王 被虚拟恋人养真刺激[系统] 死神大人他C位出道啦 星河 跪求一腔热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