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下三

上一章:高下二 下一章:高下四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城墙上的大家,围坐在一起,他们听了小公主的问话,都忍不住悄声笑了。

大家如今都十分小心,唯恐声音大了,就被下面的守卫发现了。

阿诺金糕看着小公主,笑着摇摇头说:“王子当不了。我最敬仰的传奇吟游诗人影库,当年他扮成了女子,被发现了以后,他被打了个半死。王子没有学挨打的本领,做不来啊!”

大家都轻声哈哈笑起来,上官冷鹰瞅着他了:“金糕的志向真不咋地。”

阿诺金糕不服气:“那你有什么志向?”

上官冷鹰挠了挠头,脸上出现了向往的神情:“俺的志向是以后当个侍卫统领。在这里练好武艺,到时候俺村的时候,让俺爹娘都开心。大家呢?”他看着大家。

宁骥哼了一声道:“胸无大志,我长大了以后,要做最伟大的草原王!”还要娶这世上最美最可爱的女孩儿。他望着小公主,这后一句愿望,他没有说出来。

宫墙上的大红灯笼随着春风摇摇晃晃,烛火也荡漾着,照到了他们藏身的宫墙垛口上,照亮了每个人脸上的希望。

裴媛想了想:“我将来想成为最博学的女官,像明夫子那样。”

大家看着太子和小公主。上官冷鹰道:“太子殿下的知道,你肯定想当最伟大的君王。”

太子摇摇头,他的眼睛闪亮:“我想做世上最伟大的走遍千山万水的寻宝家!我想去看看世界尽头,想看大地是不是真的是圆的。现在我最想做的事情,是去寻找九鼎!”

大家都吃了一惊,没想到太子一直没有放弃寻找九鼎的想法。

小公主听着哥哥的话,她的眼睛里闪过了一道极亮又璀璨的光华。

她软糯地说:“哥哥啊,你要带着我一起去啊。我长大了以后,我想画一张顶好的地图。就像九鼎上的地图,能标出各种怪兽和山精水怪。看着地图,大家就知道哪里有路,该怎么走,哪里有好玩好吃的。”

大家都笑了,说:“公主,您的梦想最好。”

小公主开心地笑了。宁骥只觉她的笑容那么美丽,他怔怔地望着她,觉得娶到小公主才是他最大的心愿。

此时宫城箭楼上最大的灯笼熄灭了。他们知道终于到了时间了。

大家都不再说话,紧紧靠在一起,夜半料峭的春风吹着他们的脸颊,颇为寒冷。

只听箭楼上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和交谈声,盔甲兵器叮当碰撞的声音。等这一切声音消失的时候,宫墙上归于平静。

大家在黑暗中站了起来。宫墙下的几盏灯笼散射的灯烛之光,让他们看清了青石修葺的平整沉默宫墙。

不远处箭楼高耸,笔直地刺破春夜的靛蓝色天空。

太子轻轻道好了:“我们来演示一下《海岛算经》第一题的题目吧。这里是宫中最高的地方,便于我们远眺。”

男孩们将身上背着的长棍立了起来。海岛算经中的木棍长三丈。他们背了二十根三尺长的细竹条。现在阿诺金糕正在飞快地将它们用卯榫结构组合起来。

阿诺金糕手艺非常好,只见他一会儿敲敲打打,不用一根钉子,便将那十根细竹条,连接成了两根三丈高的竹条。同时他又拼合了几个木板,做成了固定主板的底座。

小公主看他好像变戏法一样,手指非常灵活,她开心地笑了:“金糕,这也是吟游诗人要学的么?”

金糕哈哈笑了:“美丽的公主殿下,我是害怕当了吟游诗人会饿死,特意学来的糊口本事。”

大家轻轻笑了。大家尽量放轻手脚,分头忙碌起来。

到了半夜之后,天空中闪烁的星辰越发明亮,好像一颗颗美丽的宝石,小公主总觉得伸出手去就能摸到。

此时的宫墙上的巡逻侍卫减半了。他们瞅中的这个箭楼,侍卫们会在此时撤防休息。但是隔壁的箭楼上,依然红灯笼高照,有不少侍卫们在巡逻。

他们互相提醒着对方,不要在这里搞出大动静来。太子和宁骥上个月被罚抄的书册,现在还没抄完呢。如果他们这次再被逮住了,那恐怕就不是抄书能混过去啦。

几个男孩儿照着《海岛算经》上所说的,将那组装好的长竹条放入底座中,扶着它,让颤巍巍的竹条竖起来,跟地面垂直。

他们来之前还去了内监十作,借来两样工具,测距离的步规和测量角度的直角规。

用直角规比着,终于让这竹条垂直于地面了。阿诺金糕喊一声:“好了,别动。”大家扶着竹竿儿,不敢移动分毫,阿诺金糕立刻敲紧了底座的卯榫,这样底座就将竹竿儿牢牢固定在地面上了。

大家看着这根高耸的竹竿,都松了一口气笑了:“这根竿子好了。”

小公主开心地道:“下面该我啦。”

她和裴媛拿着借来的步规,从这根竹竿开始,沿着竹竿和箭楼连成的直线开始数步数。

步规两脚着地,动一下就是一步。

她很认真地小声数着,数到了一千的时候,她朝大家挥挥手:“就是在这里,在这儿竖下一根竹竿儿吧。”

大家依法炮制,这根杆儿就竖得快多了。

大家都有点累,开始他们在此处还能听到隔壁箭楼侍卫统领的高声口令,心里真是非常紧张,生怕会被发现。便一刻都不敢休息。

太子看着大家,说:“好了,我们现在开始测量了。我们以前都弄不清楚该怎么算,现在大家看准了,看这窍门在哪里。”

太子一边说,一边伏在地面上,不断地看着竹竿顶部跟远处的箭楼的距离,开始逐渐向后退。小公主也同样好奇地蹲下来,跟他一起看着竹竿。

裴媛拿着步规跟在他们旁边,到一百二十三步的时候,她道:“好了,按算经上说就在这里了。”

大家一起蹲了下来,朝远处挂着红灯笼的箭楼望去。

小公主说:“可是这儿不行啊。箭楼顶部和竹竿顶部没有连成一条线啊。”

大家面面相觑,他们只想着要还原这道题,可是现在忽然发现,箭楼的高度,跟题上海岛的高度不一样啊,导致步数也不相同。

太子苦恼了,小公主说:“不若我们假装箭楼就这么高?”

大家想了想,这么辛苦地登上城墙,不能半途而废啊。决定在想象中将那箭楼拔高了几分。

又在第二根柱子那里向后走了一百二十七步。

小公主蹲在他们脚下,还在眯着眼睛从竹竿头看着箭楼,她说:“好啦,现在大家想明白了该怎么算了么?”

大家看着她一起摇了摇头。

春夜的冷风吹过,大家发现,为什么大家开始觉得只要还原题目就可以算出来呢?

小公主看着垂头丧气的大家,她歪着头开始背诵原文:“重差术十分实用,凡测量极高的菲方,极深的池渊,人不能到的地方都会用得着。应该用勾股求弦的方法解决。”

这段书太子以前也看过,他望着两根竹竿和城楼,此时脑海中忽然有了个模模糊糊的想法。

那边的裴媛也一样,他们两人对视一眼,同时蹲在了地上,开始画图演算。

小公主还未学到这里,她蹲在地上看他们画图 ,只觉眼冒金星:“我只知道勾三股四弦五。哥哥姐姐你们明白了么?”

两人埋头演算,顾不得回答她的问题,他看上官冷鹰一脸莫名,阿诺金糕好像在看天书,便将目光投往宁骥。

宁骥脸一红道:“妹妹,讲这章的时候,我在课堂上睡着了。”

阿诺金糕正要说,那是因为王子殿下在熬夜给小公主您绣荷包,宁骥早就伸出手去拧了一把他的腰。

阿诺金糕一时吃痛“哎呦!”跳了起来,忘了要说什么。

此时太子和裴媛也开心地站了起来道:“岛高共三万零七百五十步,阿允,对不对?”

莫允离开心地拍起手来:“对!哥哥裴姐姐,你们算出来了!”

太子笑了说:“阿允,等你学到这里,再告诉你该怎么算。你九章算术还在学,前面你不懂这个就算不来。”

莫允离看着哥哥和姐姐很希望能一夜之间就长大。

此时他们听到下面的士兵们的脚步声。他们忙一矮身,藏在宫墙垛口往下看。他们看到了那个倒霉的拉肚子的侍卫,正垂头丧气地站在那里。

大约是受了罚,下面也一样,到了后半夜值夜的人手少了一半,别人都可以轮换休息,只有他抱着兵器在站着打盹。

尽管如此,大家看了看侍卫的巡防路线,还是很难做到不惊动任何人,就跑到地道口。

“怎么办呢?”解了题的裴媛开始担忧起来:“再过两个时辰,箭楼上的士兵也会回来。到时候,我们一定会被发现,该怎么办?”

大家也不知道。当初发现地道口的时候,没有下面的这队守卫。谁知道过了这么些时候,这里忽然冒出新的部署来了。

小公主趴在垛口上,后半夜的春风吹得她透心凉,可是她只觉这里十分新奇。

她小声说:“我们现在这儿玩会儿吧,过一会儿说不定会想到好办法。”

阿诺金糕深以为然,点亮了火折子:“我们休息一会儿,这有点冷,生个小火堆吧,我们围起来,外面看不到火光的。”

说着小公主轻轻打了个喷嚏。大家忙聚拢来,将她围在中间。眼看火折子要燃尽了,阿诺金糕将旁边当底座的竹板轻轻拆下了一块,便笑着伸向火折子:“不如我们点它吧……”

太子他们大惊,忙喊:“不可!”

上一章:高下二 下一章:高下四
热门: 独家占有 我是至尊 雪白的嫂子 土系憨女 乱臣 归鸟不知春晓 百年家书 旧春归 害群之马 不如不遇倾城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