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里五

上一章:道里四 下一章:26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春风吹拂,柳条颤动,在树下,小公主关心地问阿诺金糕:“你疼吗?”

阿诺金糕惊讶地望着她。她穿着淡粉凤纹绣边儿裙,却比这春光之中最娇艳的花朵都好看。他喃喃道:“中原竟然有这么好看的小姑娘。”

宁骥拍拍他:“阿诺金糕,你有事儿么?”

阿诺金糕回过神来,立刻“哎呦哎呦”表示全身都疼。宁骥却对小公主说:“他没事儿,在草原的时候,他接我接习惯了。”

阿诺金糕对主子怒目而视:“王子,我摔一个,你接我试试看看。”

小公主笑了说:“你很勇敢。”

阿诺金糕望着她,很开心,宁骥嚷了起来:“快说草原上怎么了,你怎么突然跑来了?”

阿诺金糕这才想起来,他又恢复成愁眉苦脸的模样。小公主看他变脸变得那么快,非常有趣,咯咯地笑了起来。

宁骥不解地问他:“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怎么找来的?”

阿诺金糕忽然恭敬地跪了下来。宁骥去拉他:“喂,你不要行礼,起来说话。”

却见小公主看着身后,开心地笑:“父皇!”便从他身边跑了过去。

宁骥大吃一惊,只见所有人都跪倒在地,他也忙跪了下来。阿诺金糕悄悄跟他说:“王子现在知道了吧?我是跟着中原皇帝陛下找到你的。”

他们几个小孩儿心里忐忑,头也不敢抬,糟糕被抓住了。九鼎啊,环游全国啊,这梦想都要泡汤了。

皇帝他们发现孩子们不见了,十分焦急。裴夫子说他们肯定去了雁归湖,他们紧追慢赶来到雁归湖,正好远远地看着他们驾着记里鼓车放风筝。

皇帝笑骂道:“什么主意都能想出来!”

皇后听他话里还有几分欣赏的意思,瞪了他一眼。皇帝立刻威严地说:“对,这次不能轻饶莫言晨,一定要好好教训这臭小子!肯定是他的主意。”

现在莫允离朝他们跑过来,皇帝忙俯身将她抱了起来,和颜悦色地问她:“阿允,今天玩的开心么?”

莫允离抱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小声道:“阿允可开心呢。父皇不要惩罚哥哥啊。”

皇帝哈哈笑了,捏了捏她的鼻子,道:“你什么都知道,好吧,朕……”“嗯?”皇后看着他们父女,瞥了皇帝一眼。

皇帝悄悄给小公主挤挤眼,转过头来,看着跪了一地的孩子们。方才还看他们欢声笑语,如今见了他便这般诚惶诚恐,实在怪可怜的。

皇后忍不住了,瞪了他一眼。皇上才知道,自己方才不小心把真话说出口了。他咳了一声道:“你们知错了么?”

太子忙诚恳地说:“儿臣知错了。因之前太傅的作业都是儿臣们自己完成的,这次道里的任务,儿臣们也想自己完成。为了学业就一时忘形了。”

皇帝腹内好笑,儿子这借口还找得不错,很会给自己脸上贴金。却听皇后问莫允离:“你太子哥哥说的实话吗?”

太子忙朝妹妹飞快地眨眼睛,莫允离看看他又看看母后,小手捂住了嘴,表示我不说,我不说,我坚决不说。

太子垂下了头,没法子,谁让他这小妹妹不说谎话呢。

皇后扫过他们,看了一眼裴世光,裴世光捋须微笑,看起来和皇帝一样,对他们的大胆行为十分欣赏。

皇后心中叹气,虽然裴世光是个因材施教的好先生,可是太子本来就胆大包天,如今在这样别出心裁的老师教导之下,如今竟淘气地花样翻新了。

她看着太子淡淡道:“你说你是为了功课,才偷车拐带妹妹独行?那以后这制图六体你便……”

“你便在宫里好好禁足学习!三个月之内都别想出皇城了!”皇帝十分严厉地接过了皇后的话。

太子大喜过望,立刻谢恩:“儿臣知错了,儿臣一定跟着裴太傅好好学习,认真反省!再不会让母后悬心了。”

皇后瞪着丈夫,都是丈夫纵容,儿子才会如此。可是皇上金口玉言,众目睽睽之下,她也不好驳回他的面子。

皇帝看皇后这次很难糊弄,他看到了后面的宁骥,忙叫他:“那不是铁墨国王子殿下么?起来说话吧。”

宁骥看了一眼阿诺金糕,他忐忑地站了起来,规规矩矩地谢恩。

皇帝看了一眼阿诺金糕道:“喔,你那侍从找到你了,那么王子你现在做了决定了么?你要现在回国?还是等三年以后?”

宁骥大吃一惊,他望着皇帝怀中的小公主,若是前些时日,问他这一句,他一定十分开心地立刻便回草原。可是如今他竟开始犹豫:“请问皇帝陛下,铁墨国出了何事,为何这么匆忙让我回去?”

皇帝看他并不知情,有点惊讶:“你的从人没告诉你么?铁墨国皇帝陛下的独子坠马摔伤,很难治好了。故而他们说,他们要将你换回去,换你的兄弟来做质子。但你母后又捎来一封信,说渴慕中原教化,希望欣国能多教导你一些时日,让你三年之后归国。”

皇后看着眼前的孩子,问:“宁骥,铁墨国的消息互相抵牾,那便由你自己做决定吧。你想如何?”

宁骥十分犹豫,他很想回到大草原上,回到母后身边。可是他看到了小公主清亮的眼神,心中却升起了万般不舍。

阿诺金糕忍不住了,他抬起头来道:“启禀皇帝陛下,阿诺方才还未曾将我主子的话,传达给王子殿下。王子,您的母亲带给您的话是不要回去。”

宁骥跪了下来,他下了决心:“宁骥恳请皇帝陛下,允许宁骥三年后再归国。”

皇帝看着他,微微一犹豫。小公主糯糯的好听声音响起来了:“小哥哥不要走,陪我玩。”

皇帝和皇后对视一眼。宁骥极大可能是下任铁墨国皇帝,若让他从小接受欣国教化,也是一件好事。他最终点头道:“朕便如你所愿。”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他们还是坐着记里鼓车回来,只是驾车的人变成了大内高手。现在上官冷鹰也可以坐到车中休息了。

回宫路上,阿诺金糕一脸面条宽泪地跟大家说他路上如何艰辛。好玩的是,那阿诺金糕居然比从前的太子还爱说大话。

一路上他一瞎扯,小公主就说:“你说谎啦。”上官冷鹰也是独自一人来京城的,阿诺金糕瞎扯的那些路线啊,打尖儿经过的城市见闻啊。说错的地方,冷鹰都一一反驳。

最后大家笑得前仰后合,阿诺金糕还挺得意的:“让大家发笑,就是我最大的荣幸,真的假的有那么重要么。”

小公主点点头说:“重要的。”

冷鹰也说:“当然重要了,你咋能满嘴没一句实话呢?”

阿诺金糕立刻反驳道:“那些都是不重要的事儿,我们公主殿下是世上最美丽的女孩儿,这一句话是真话就好了。”

小公主开心地笑了,她知道他的确在说真话。

上官冷鹰被这滑头的小子一噎,说不上话来了。

宁骥大喜,阿诺金糕这小子,在草原的时候就经常瞎扯淡,搞得自己很头疼。没想到有朝一日,这家伙也能派上用场。

他拍拍他:“不错,说的不错。”

阿诺金糕转身,忽然猛地朝宁骥扑了过来。

宁骥被他吓了一跳。他一边抹泪,一边跪在宁骥脚下,抱着他的腿仰头道:“王子,阿诺再见到您太高兴了!我总算找到你了!”

宁骥好头疼,他知道金糕这是不满意一见面,就又当自己的肉垫子了。

大家都好奇地看着他俩,宁骥忙道:“阿诺金糕,别哭了,快起来!”

阿诺金糕因为方才扑在了地上,他原本为了觐见皇帝,特意穿上的鲜亮草原服饰,现在满身沾满了土,脏兮兮的。

金糕使劲儿一拍打胸,表示自己的激动,立刻从他身上腾起一团如烟一般的尘土,呛得宁骥咳嗽,呛得冷鹰连忙开窗户。

大家都哈哈大笑。

宁骥看着他就头疼:“你现在传完了母后的话,那你什么时候回草原去?”

阿诺金糕又使劲儿拍拍胸,宁骥忙屏息躲开了:“我不走了,王后命我留下伺候你。”

阿诺金糕又转身跪在小公主脚下:“我的志向是做草原吟游诗人。今日有幸见到这样美丽的公主殿下,一定要将您写到我的牧歌中去,让月亮升起的四方都传唱。”

莫允离觉得他这段话,说的好像唱歌一样,十分动听:“什么是吟游诗人?”

宁骥抢先说:“阿诺金糕的梦想是想当米虫啦。公主别听他胡说。”

裴媛说:“吟游诗人是记录草原历史的人。他们在草原上很受尊敬。”

大家看了看灰头土脸,一脸滑稽模样的阿诺金糕,都觉得他似乎做不了这一行。

小公主很好奇:“你为什么想做吟游诗人?”

阿诺金糕见小公主的大眼睛盯着他,他一怔,竟编不出瞎话了:“因为他们老婆多……”

他说完才知道失言了,一时不好意思地挠头。

男孩儿们都笑起来。裴媛红了脸,这小子,果然仆人似主人,跟他的主人一样油腔滑调。

小公主不解,想了想道:“老婆多很好么?我父皇只有一个老婆。”

自从百年前天地大变,人口锐减来,男多女少,纳妾之风逐渐消亡,也就草原贵族们还留有旧习。大家都忍着笑,且看阿诺金糕怎么回答。

上一章:道里四 下一章:26
热门: 乡村猎艳记 学神每天逼我穿女装 江山尽风流 永无乡 全校只有我是人 全世界都在磕我和影帝的cp 梁家五少 仁医 符皇 装A后被影卫标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