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望三

上一章:准望二 下一章:准望四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自从孩子们得了裴世光的令,他们几个一有空,就在三大殿前跑来跑去。

小公主更是玩得开心,有一天还带了风筝来。

这三大殿前地势开阔。正值春日,碧空如洗,春风和煦,殿前又没有花树,太适合放风筝玩,于是他们几个在空旷的大殿前,从东跑到西,从西跑到东,玩得着实痛快。

太子和宁骥两个呢,煞有介事地拿着绳子量距离,量着量着,他们就跑去找三大殿的侍卫们切磋武艺去了。

不只是巡逻侍卫们对他头疼,连皇帝也对他们十分头疼。

有时候皇帝开大朝会,朝会开到了午后还不散,到了下午,孩子们便放学了,那大家凑一起,就热闹极了。

朝臣们在殿中吵得面红耳赤,而孩子们在外面欢歌笑语,名曰丈量距离画地图,其实是在淘气玩耍。

皇帝看到朝臣们的脸越来越黑了,连忙让太监们出去警告孩子们,好好完成老师作业,测地图,不要在殿前喧哗。

可是都没什么用处。孩子们只能安静一会儿,很快就又开始叽叽咕咕嘻嘻哈哈。

皇帝没法子,偷偷问裴世光,孩子们这个功课,到底要做到什么时候?

裴世光捻着胡子笑道:“最起码也得再测半个月。”

于是皇帝只能尽量不让朝会拖延时间。让朝臣们不要废话,在上午就尽量把事情都办完,争吵得厉害了,他也不像过去那样,坐在御座上,让他们吵个够才开口,而是立刻快刀斩乱麻,解决问题。

如此朝臣们也赶紧按住御史的笔,不加班是好事儿,办事利索是好事儿,让御史们都别瞎弹劾了。

气鼓鼓的御史们,吹胡子瞪眼睛,每天都回去写折子。那弹劾折子,被他们越修改越激昂。真是岂有此理啊,三大殿如此庄严之地,岂能变成了孩子们的游乐嬉戏之地么?

皇帝每日在定国殿中,听到他们的笑声,他也很发愁,不知道哪天御史就忍不住了。

这些大人们的烦恼,孩子们都不知道,他们每天都很开心。

他们恨不得在三大殿前测小半年,可惜皇帝派了侍卫们帮忙,测量的进度大大加快了。然而在他们快要结束这个功课的时候,阿花发现了一件诡异的事儿。

小公主只要不上学,走哪儿都带着阿花。这只伪装的锦鸡,可神气着呢。在殿前广场上,追着守卫们亮闪闪的兵器,到处乱窜。

侍卫们也不像坤泰殿和锁春殿中的侍卫,敢呵斥它,它一下子越发放纵起来,玩得不亦乐乎。

前日黄昏,风力正好,火红的夕阳从三大殿金黄的大殿顶上落下来,悬在红色的宫墙之上,马上就要西沉。

小公主他们,趁着这黑暗来临之前的最后光明,忙着一起放风筝。

小公主的海棠花风筝,在晚风之中,越飞越高,在铺满了旖旎的金红淡红交织的晚霞的天空之中,变成了一个极为微小的小黑点儿。

他们用鱼线做的长长风筝线,都放到了尽头。

小公主十分开心,正望着天空拍手。

此时阿花忽然喔喔地嘹亮地叫着,直着脖子,从丰泰殿后,挨着地皮飞了过来。

它翅膀上的羽毛落了一地,尾巴都被撸秃了。大家都大吃一惊。

宁骥不由大喜道:“谁撸了你的毛?哪位英雄干的?”

小公主忙将阿花抱在怀里,轻轻摸着他的鸡冠子:“阿花,谁欺负你了?你碰到坏人了么?”

小公主这样一说,大家也觉得很蹊跷。

他们在这里已经测量了好几天了。殿前的侍卫们皆得了吩咐。要么对他们视而不见,要么对他们百般照顾。大家都知道他们的身份。阿花也横行无忌,玩得开心。

怎么它会突然吃了这样的亏呢?阿花被小公主抱在怀里,它的小眼睛里却不见委屈,只见得意。

小公主这才发现阿花的尖嘴里叼着一个亮闪闪的东西。

她伸出手去,阿花乖顺地张开嘴,那亮闪闪的小玩意儿,掉在了小公主手心里。

大家都好奇地围过来,宁骥不由“啊”的一声,脸色一变。

而太子也认出来了,他的目光落在了宁骥的腰带上。

那是个亮闪闪的装饰,一看那做工就不是中原的物件儿。倒是跟宁骥腰上的虎头金银镂空浮雕扣腰带十分相像。只是宁骥的腰带扣是虎头,而这个小小的装饰是豹头。

“是铁墨国的人?你知道是谁?”太子十分敏锐地问他。

宁骥点点头:“是我叔父的人。这是当今铁墨国皇帝族人标记。”

小公主是个小孩儿,她不懂其中的关窍,她只是望着宁骥:“你叔叔来找你了?那你告诉你们家的人,不要欺负阿花。阿花喜欢亮闪闪的玩意儿,在跟他们玩儿。他们不能拔阿花的尾巴毛,秃了就不好看了。”

半秃了的阿花喔喔叫着,表示小公主说得对,大家都要爱护阿花。

它盯着宁骥抖了抖冠子,埋头在小公主怀里,被小公主撸毛撸得很开心。

宁骥忙委屈地说:“我叔叔人很坏,他对我和母后也很坏!他派来的人,多半是坏人!我们把他找出来,让他道歉。”

他们便让阿花在前面领路,一直扑向丰泰殿。然而他们到了地方,只见到阿花的漂亮尾羽,和一小块儿绣着银线猎豹田猎纹饰的暗赭色衣服碎片,却什么人都没看到。

阿花围着小公主绕了一圈儿,喔喔叫着。

他们站在那里,太子看到了裴媛眼中的惊讶,他知道裴媛也明白了。

太子不由兴奋起来,低声道:“最近没听说铁墨国的人来朝觐,你叔叔的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皇宫内院?这里面一定有蹊跷!”

上官冷鹰在一边严肃地说:“有刺客!我们要告诉统领!”

三个小孩儿异口同声地说:“不要说!我们自己来抓!”

此时吉祥缸背后,月光明亮,几个抓刺客的勇士听到侍卫们的脚步声远了,露出头观察了一下四周,终于不用挤成一团了。

宁骥呆呆地望着小公主,都忘了埋汰上官冷鹰了。

小公主歪着脑袋小声问:“哥哥,我们该从哪儿走呢?”

只见太子俯身将小公主背了起来,这吉祥缸右手边,便是一扇小门一个院落。他轻轻一推,那院门居然推开了。他们几个一个挨一个闪了进去。

那巡夜的侍卫走远了,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他们进门。他吃了一惊,推了推旁边的侍卫同伴:“你看到他们进了……”

那侍卫同伴嘘了一声:“我们什么都没看到!”

小公主看着月光下的这个院落。已是春深时节,这院中草木萌发,却好像没人打理。院中的春草长得比她还高了,花树上沉甸甸的海棠怒放,压得枝头都垂了下来。

院中只开辟出一条窄窄的道路供人通行,要不是正房之中烛光闪闪,还有人影闪过的话,小公主真的不敢向前走了。

小公主紧紧抱着哥哥的脖子,大气都不敢吭。四人皆紧紧跟随着太子,不敢发出一点儿声响。

他们猫着腰,小心地顺着那窄窄的小路,在茂盛的春草之中穿行。

穿过这院子,从后门出去,他们便可以避开这段路上巡逻的侍卫们了,直接去往永安殿前了,这是太子的神秘师父告诉他的捷径。

孩子们已经走到了正房近前了,绕过正房就只剩另一半路。

那正房点着烛光,他们忽然听到房中有人低声道:“你下手太重了,我们是来找九鼎的,你别横生枝节。”说的居然是铁墨国的话。

屋内又传来低低的一声“唔!”,是个女子的声音,似乎她在呼痛。

四个小孩儿大吃一惊,停下了步子,不敢再动。而小公主听到了女子呼痛的那一声,她忙在哥哥耳边悄声道:“是我老师,明夫子!”

而宁骥也白了脸,他拉着太子的衣袖,他在月光下做着口型,悄悄说:“就是他们!”

太子也懂铁墨话,他的眼中立刻闪过兴奋。

他将背上的妹妹放下来,小声叮嘱道:“你在这里看着不对就喊侍卫,别进去啊。看我们如何捉刺客!”

屋里又响起了另一个人的声音,带着一点儿慌张:“这女人要醒了。我打听到说《禹贡地域图》在皇子夫子手里。我怎么知道这女人这么凶,她一个独居女官,过得这么落魄,居然不肯被收买。都怪你,你为什么要跟那只公鸡打架,害得我们露了行藏!”

太子和宁骥对视一眼,还真是他们。

他们都将兵器抽了出来,太子和上官冷鹰佩剑,宁骥使刀,一时刀剑寒光耀花了小公主的眼睛。

小公主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并不害怕,反而觉得很有趣。她勇敢地朝路边迈了一步,往下一蹲,整个人立即埋在春草之中了,坏人出来也看不到她了。

太子赞许地对她竖了个大拇指,她甜甜地朝太子笑笑,我是最勇敢的小公主。

太子宁骥冷鹰三人,握紧了刀剑,悄悄潜伏到了窗户底下。太子大着胆子在窗纸上戳了一个洞,朝里面望去。

只见屋里面陈设简洁,地上倒着一个被捆起来的宫装女子,看不清面目,旁边站着两个大汉,蒙着面,穿着一身夜行衣,他们手中也拿着长刀。

上一章:准望二 下一章:准望四
热门: 我的老师是神算 土系憨女 每天睡觉都会灵魂出窍 三青门外 种田撸喵养崽崽 乖,别闹 玉堂金阙 带着商场穿六零 许你浮生若梦 来我怀里躲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