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望二

上一章:准望一 下一章:准望三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太子十分开心,平常这三大殿都是皇帝和朝臣们上朝理政的地方,他自己都很少能踏足。

如今有了太傅的话,他们可以天天去三大殿前玩了。

宁骥和太子对望一眼,他们都想到了三大殿守卫的身手。那殿前的侍卫,才是皇宫中顶尖高手。

平常跟他们对练的侍卫们,都很羡慕在三大殿的当差的同行。他们听了侍卫们的话,早就遗憾自己没机会缠着三大殿侍卫过招了。没想到现在居然有了机会。

小公主年纪太小,从来不曾参加过祭祀,更不曾去过三大殿,忙问:“三大殿好看么?很好玩么?”

宁骥和太子开心地齐声道:“很好看,很好玩。”

小公主便拍手笑着道:“本宫也要去!”

裴太傅看他们很开心,他也不由笑了。

只有裴媛不敢将愁容露出来,她虽然没有去过三大殿,可是她在书上读过,知道那地方十分广大。就靠他们三个小孩儿,他们要量到哪年哪月啊?

裴媛不由小心翼翼地问道:“太傅,这次测量任务,我们可以请人帮忙了吧?”

裴世光看了一眼她,只能点头道:“可以。”心里很惊讶,他只觉得裴媛冷情,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跟大家交了朋友,而且胆子也大了不少。也许裴氏教子的方法,还是太过严厉了。

裴世光笑眯眯地看着宁骥道:“这计里画方之法,是不是有助于你的刺绣?你这帕子绣得粗糙,因你描图也描得粗糙。若想描得细致,便要用到这方法。在图上打好了一样大小的方格,你便可以精确描摹花样子。”

宁骥没想到太傅绕来绕去,还是离不开绣花,他苦着脸点点头。

太子笑着拍拍他的肩膀道:“兄弟,等我们测量好了尺寸,用那计里画方之法,将地图画到图纸上的事情,就靠你了!你有经验啊!兄弟!”

宁骥抖掉他的手,气呼呼地说:“没门儿,我们一起画!”

于是从这天开始,三大殿前便多了几个疯跑的小孩儿,他们手里拿着测量绳子,吵吵嚷嚷,在殿前跑来跑去。

而这几日,他们还没有来得及跟三大殿的侍卫切磋,就先发现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宁骥和太子都叮嘱小公主,不要告诉别人。

小公主捂着嘴,点点头,不说,谁也不说。

春日的晚上,锁春殿中,月光从蒙着涂金熟宣的窗户外照进来。

本来早就该入睡的三个小孩儿,围坐在小公主的锁春殿中,一根蜡烛都没有点,借着月光悄悄地商议着。

如今小公主开始念书了,锁春殿离明暖香所在的易学殿近。小公主向皇后再三保证,她以后再也不瞎吃东西,皇后便让她搬回了锁春殿。

如今莫允离离开了皇后娘娘的管束,自然自由许多了。

裴媛紧张地立在一边,悄悄道:“殿下,您真发现了有歹人,应该告诉侍卫统领大人啊。我们都是孩子,怎么能处理了这些事儿。”

宁骥兴奋的眼睛里都是光:“我告诉了啊。上官傻子不是在那儿听着么?他不就是侍卫?”

上官冷鹰站在锁春殿半开的窗户外面,正在为他们警戒。闻言回头低声道:“铁墨国的家伙,你才是傻子。俺叫冷鹰!”

太子悄悄说:“你俩又来啦,别吵。我们今晚再要探一探,小阿允,晚上这么黑,昨天你说听着风声害怕,我们只好折回来了。乖阿允,今天你就别跟着去了,你留在锁春殿好好睡一觉。等你醒过来,哥几个就把坏人抓到啦。”

太子眼里闪着兴奋的光,从前他的冒险,跟最近几夜的行动比起来,都太不值得一提了。

果然画地图是一件危险的事儿,这制图六体,他才学了两体,就要探险去啦。

小公主梳着双丫髻,钗环皆卸了,只戴着一对儿冰玉仙鹤踩着翡翠苍松枝叶坠子,月光下望去十分清丽。

莫允离本来一直坐在床上,搂着花树淡灰涡轮配凤纹大串枝金线绣罗红锦被,睁大了圆圆的眼睛,认真地听着他们筹划今晚的行动。

此时听了太子的话,她掀开了被子,露出了里面穿的一身简单的宫女紫色圆领窄袖罗裙,罗裙的裙边儿和袖口都滚着紫藤样的银丝边儿。

她这身宫女衣服,是她白天让裴媛偷偷给她借来的。

太子和宁骥看着她这身宫女打扮,都吃了一惊。

小公主看到他们的惊讶之色,不由笑了,小声地说:“哥哥,阿允今天不害怕了。你要信守诺言。你让本宫保守秘密,本宫做到了,谁都没有告诉。哥哥答应带阿允去,你也要做到才好。而且那坏人还是本宫的阿花先发现的。”

正在殿中踱步的阿花,咕咕了几声,表示公主说得对。

太子和宁骥看了一眼,无奈地同时说:“你背着她!”

小公主笑了:“我跑得很快。”

最后还是他们几个轮流背着小公主,悄悄地在月色下潜行。他们人小,猫着腰,衣服又穿得淡,不离近了,还真发现不了。

只是他们平常坐步辇,不觉得这段路很远,如今他们几个走得累了,开始流汗,但是此时他们离三大殿还远着呢。

“原来皇宫这么大。”宁骥小声说。他背上的小公主,忙拍拍他的脑袋,认真地悄声说:“小哥哥不要说话呀,小心巡逻的侍卫。”

皇城里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不断有巡逻的士兵和侍卫经过。

他们已经失败了好几个晚上了。每次走不了多久,就因为种种原因走不过去了,今天是他们走得最远的一次。

吸取了前几次失败的教训,他们在白天事先看好了通路。

上官冷鹰跟在后面,悄悄地说:“咱们回去吧。现在才走了一半路程,俺觉得,咱们还是告诉统领大人,让他们把整个皇城搜一遍,不就找到那歹人了么。”

“那样会打草惊蛇!”太子煞有介事地说。

“你还是男人嘛?你不如小公主这个小姑娘,你害怕,自己走好了。”背着小公主的宁骥,气喘吁吁地说。

上官冷鹰反驳说:“小公主是天之娇女,一般人能和她比么?裴媛不就不敢来么?”

小公主开心地小声说:“裴姐姐胆子小!本宫要捉坏人!”

“好啦,到了。希望这条路能走通。”太子停下了脚步,蹲在了地上。大家也随着太子蹲了下来,他们一个个眼睛亮晶晶的,又紧张又兴奋。

最前面的太子小声说:“我们离正经地方还早着呢。这一段路我们不愁走过去,最难的是如何通过三大殿。为了防备刺客,三大殿那么大的地方,居然连一棵树都没有。今晚月亮又好亮。我们怎么才能过去呢?”

他们四人抬起头来,只见月色下,巍峨的皇城殿宇耸立,红墙黄瓦十分美丽。

小公主悄悄说:“没有拿绳子来,不知道我们刚才走了有多么长?”

其实宁骥和太子也在想这个事儿。最近大家测量三大殿的距离,测出了毛病,走几步路,就想知道他们走了多少里数。

大家望着对方,都不由小声笑了起来。

去听巡逻的侍卫喊道:“什么人?谁在那里?”

孩子们吓了一跳,忙将身子藏在盛满水的灭火青铜吉祥缸后面。

上官冷鹰块儿头太大,使劲儿缩身子也缩不进来。

他还有半个屁股撅在外面,他御前侍卫的紫丝绦穿鱼鳞叶齐腰明甲在月光下闪闪发亮,好像一个显眼的靶子。

太子急了,看宁骥还在用胳膊肘抵着上官冷鹰,不让他离自己太近。

他忙一把拉过了宁骥,他们几个人挤成了一团儿,上官冷鹰终于顺利地把屁股缩回来了。

宁骥被挤在了中间,快要挤成肉饼了,他正要发怒,却觉得胸口吹气如兰,扑鼻一股幽香。

他一低头才发现小公主也被他们挤在中间,正抬头看着他,脸上带着甜甜地微笑,小手捂着嘴巴,乌溜溜的眼睛非常好看,显然她是觉得这样很好玩。

宁骥不由心跳起来,他再也不管身后上官冷鹰坚硬的盔甲,硌得他慌了。

大家都缩头缩脑,屏息静气,等巡逻的官兵过去。

那出声的侍卫,将吉祥缸后面露出来的上官冷鹰的屁股,看得清清楚楚。

他指着那个吉祥缸,正要叫人,他的统领却朝他一挤眼睛,高声道:“什么都没有,你别大惊小怪,赶紧巡逻,别偷懒!”

那侍卫一愣,他正要说明他的发现,他旁边的侍卫同伴朝他摇摇头,附耳上去悄悄告诉他:“是太子他们。”

侍卫大吃一惊,他也赶紧跟上了同伴,压低声音悄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不是说太子公主们,白天会在三大殿测地图,让我等不得惊扰么?他们怎么晚上也来了?”

那侍卫摇摇头,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太子他们已经一连几夜皆如此了。首领告知我们,让我们装作没看见,不要惊扰贵人们。”

侍卫们都想起这群孩子带来的无穷烦恼,忍不住加快了步伐,离这帮鸡飞狗跳的孩子远一点儿,再远一点儿。

这两天他们可为这群孩子们头疼了。

上一章:准望一 下一章:准望三
热门: 安定的极化修行 乔先生的黑月光 解除婚约后,渣攻对白天鹅真香了 风味香烛店 拾光里的我们 他在灵异游戏里安胎 重启修仙纪元 忘川茶舍Ⅱ 艳情乡村 这个微博有点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