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望一

上一章:分率三 下一章:准望二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到了第三天,裴夫子要验收他们的作业了。

小公主特意跟明夫子请了一会儿假,专程去裴世光那里看热闹,喔,不,她是去聆听裴氏的不传之秘制图六体。

春光灿烂,清晨的鸟儿在枝头叽叽喳喳,一地落花。枝头的桃花快要开败了,风一吹落红阵阵,随风飘舞。

裴世光看着宁骥和太子两人交上来的帕子,小公主也站在一边儿,交上了一方帕子。裴世光问他们:“绣完了,你们可明白了什么是分率么?”

太子已经事先做好了功课,他找博学的大儒请教过了,他立刻侃侃而谈道:“分率便是比例尺。要画地图,先要确定实物和图画的关系,这便是分率。”

说完他扫了一眼宁骥,心想这次本太子赢定啦。

宁骥张口结舌,他这两天一放学便回殿中绣花,脑子里只有绣花针,他已经绣得头晕眼花。分率是什么,他怎么知道?

他脱口而出:“我最近学会了第三种针法,叫切针。”说完他就知道自己失言了,脸涨得通红。

太子惊讶地看着他:“这帕子真的是你自己绣的?你没有找阿允帮忙?”

小公主在一边摇摇头道:“哥哥,小哥哥没有找我帮忙。哥哥你的那块帕子,是映柔姐姐帮你绣的吧?”

“嗯?”裴世光的尾音轻轻的,但是听起来十分严肃。

太子的笑容变得苦涩起来,他不敢抬头看裴世光,暗叫糟糕了!

裴世光看着手中的三块帕子,面上没有表情。他没有理会太子,而是问宁骥道:“既然这帕子是王子自己绣的,那么王子可知道绣这图的第一步,要如何做?”

宁骥本来看到太子的帕子绣得针脚整齐,那般漂亮,正灰心丧气,以为自己要输了,没想到先生会问自己问题。

宁骥心中不由又升起了希望:“太傅,绣图第一步是画样子!照着您给的地图,先用炭笔,把那幅地图依样缩小了,画到手帕上去!”

小公主听他这样说,不由想到了那天他抹了一脸炭灰的模样,忍不住扑哧笑了。她忙捂着嘴,眨着眼睛望着裴世光,表示那个笑的人不是她。

裴世光望着她可爱的模样,嘴角也不由勾了一勾。

裴世光转头对宁骥点点头说:“没错。”

他又看着太子叹了口气,太子忙垂下头来。心道失策啊失策,他没想到莫允离今天会来,早知道提前叮嘱妹妹了。这下可糟糕了!

裴世光遗憾地道:“太子你取巧了,好在分率是什么,你答对了。分率就是比例尺,实地距离和图上距离的比例。譬如手帕上一寸,等于地图上五寸,这便是分率。”

宁骥终于明白了分率的意思。他抬起头,问出了烦恼着自己的问题:“我懂了,可是要画地图,为什么先生要我们先学刺绣呢?”他不由呲牙道:“先生,我手疼呢。”

裴世光哈哈一笑道:“①在先祖裴秀六体提出之前,曾有一副天下大图,用了八十匹缣,那时的地图就有绣在丝绢之上的!让你们学刺绣,就是要你们追思一下古人做地图的艰辛!”

裴媛看着裴世光煞有介事的模样,心里想,堂叔您就是想折腾学生吧,想看他们学绣花吧。

宁骥撅着嘴点点头:“确实很艰辛,我手上都是针眼儿。”

小公主不由笑了道:“小哥哥,本宫也绣了一幅,本宫就没扎着手,小哥哥是你笨。”

宁骥看着太子:“他更笨,他都没自己绣!”

太子没敢回嘴,忙低下头去。

只听裴世光道:“让你们绣这张图,也是为了让你们自己动手操作,以便更深刻地理解分率。以后你们就记住了,画地图,千万不能丢掉分率,否则便失之毫厘谬以千里。要把大图放到手帕上,便需要有正确的分率。分率不对,你们便绣不出来。”

裴世光每说一句,太子便将头埋低一寸,他小声道:“太傅,我不该不听您的话,我回去就学绣花,我也亲自绣一块儿帕子,您原谅我吧。”

裴世光笑着摇摇头道:“算了。太子明白分率是什么就好了。只是这出外郊游的奖励,就由宁骥殿下和公主殿下得到了。没有太子你的份儿了。”

太子苦着脸抬起头来,道:“您再给我一个机会啊!我错了!太傅大人!”

小公主看着愁眉苦脸的哥哥,她觉得很好玩,她追问道:“裴太傅,到底什么是缣?八十匹缣的地图很大么?”

裴世光俯身抱起她来,对她微微一笑:“很大,十分大。缣就是双丝织成的绢布,比较结实。①那幅缣上绣着的巨大的地图,被先祖缩小为一丈的方丈图,他采用的分率乃是图上的一分长等于现实的一百里长。”

他看着一脸恳求的太子道:“太子殿下,你不曾亲手绣手帕。那么下面,我们就要学制图六体的第二体——准望。你准备好了么?”

太子大喜过望,没想到他还有机会,他忙站直了身子道:“先生,你这次要我们做什么,上刀山下火海我都自己去,绝不假手旁人。”

裴媛低头忍不住笑了起来,裴世光真是花样太多了,看把太子吓的。

裴世光咳了一声,他道:“太子多虑了。准望要完成的功课,没有那么难。准望,就是方位,有了分率还需要确定地图上的城郭山川之间的方位,否则也画不出来。”

他将小公主放在了地上,微笑地看着宁骥道:“这个确定准望的方法,对你很实用。”

宁骥惊讶地看着太傅,心中很自豪,对我有用:“太傅你是说我是个奇才,那么我就可以出发去探险了么?”他不由摩拳擦掌满怀希望地看着他。

太傅唇角一勾道:“不,这准望的①计里画方之法,对王子学习刺绣,十分有帮助。”

大家都不由哈哈笑起来,宁骥脸通红,正要发作。

太傅轻轻道:“我年轻时候也曾在丝帛上绣过地图,现在眼睛花了,手也抖了,绣不了了。这门刺绣的技法,我可以传授给王子,你要学么?”

四个孩子都惊讶地看着裴太傅。裴媛突然明白了,脱口而出:“叔叔,你会顾绣?你那顾绣的屏风和摆件儿,是自己绣的?”

裴世光微微点点头。

裴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家中居然藏着这么一位刺绣名家。族中的流言说裴世光虽然未婚,但是他有个精于顾绣的红粉知己,搞不好他外面的孩子都满地跑了。

裴媛睁大眼睛看着叔叔,原来叔叔的红粉知己就是他自己。太可惜了,看来他是没有满地跑的孩子,可惜这个重大发现,自己没法告诉家中姐妹们。

大家看着这清矍文雅的夫子,想象着他拿绣花针的模样,哇,实在是想不出来。

宁骥惊讶地张开嘴,可以塞个鸡蛋进去了。而太子只恨自己不曾学绣花,否则此刻便可以和宁骥一起,去观摩太傅绣花了。

小公主开心地说:“太傅啊,本宫也要学,太傅教阿允啊。”

裴世光笑着说:“我的针法需要指头上的劲力,只能传给男孩儿。公主您学不了。”

小公主不由十分羡慕地看着宁骥:“小哥哥,你学会了给我绣荷包啊。”

大家哄笑起来,宁骥脸一红,却看着小公主,默默点了点头。

宁骥给太傅行个礼道:“谢太傅教导!”他一方面下定决心自己要好好学,以便给小公主绣个最漂亮的荷包。

另一方面,宁骥忽然想到了上官傻子说的话:高手用绣花针也可以伤人!想必太傅的针法一定与众不同,搞不好是门高深武艺啊!他一定要认真学!

太子悻悻地看着宁骥,只恨自己一时偷懒。他此时的想法跟宁骥不谋而合,他们都觉得太傅的这针法,一定不是普通绣花针法!

可惜这大好的机缘,他竟然错过了。太子忙催着太傅:“太傅,您快说这准望之法,要我们做什么吧?这次我一定要好好做。太傅您还有什么压箱底儿的珍贵法诀,到时候一定要传给我啊!”

太傅哑然失笑,看着两个男孩子的模样,就知道他们不知道想到哪儿去了,不过他并不预备纠正他们的错误想法,有干劲儿的孩子们太可爱了啊。

裴世光笑了笑说:“好,今日便教你们如何确定准望,也就是相对位置的方法。这方法名叫计里画方,②唐代的贾耽用此法画了著名的《海内华夷图》。图上一个方格边长是一分长,相当于实际的一里地。这便是计里画方。”

裴媛听了眼睛一亮道:“听起来很像我们刺绣画花样子的时候,先在素帕上描的方格子。”

裴世光点点头:“你说的很对。”他想了想便道:“皇宫广大,你们拿着绳子,去量一下皇宫三大殿和殿前广场的粗略轮廓的大小,然后再用计里画方之法,画在图上吧。”

孩子们一听要去测量三大殿,哇,这不就是说,他们以后可以在皇城里跑来跑去,实在太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

①出自《北堂书钞 卷九六 地域图》

②见《旧唐书?卷一百三十八?列传第八十八》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六?列传第九十一》

上一章:分率三 下一章:准望二
热门: 穿成反派的锦鲤王妃 腹黑在手,天下我有 晨昏 锦绣农门 宫样年华 大英雄时代 致我们终将腐朽的青春 穿成台言男配伤不起 情书 帝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