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率三

上一章:分率二 下一章:准望一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小公主望着那素娟手帕,她不由嘟起了嘴,这可是她好不容易画好的。

宁骥一着急,头上都是汗,他伸手擦了一把汗,忙站起来对她道:“阿允别哭,阿允你的那一方帕子,你别画了,你休息。我帮你描样子。阿允,等明天,我偷偷去御花园给你摘刚开的海棠回来,又好看又好吃!”

裴媛听他又要引小公主吃花,正要骂他,看着此时他的样子,裴媛忍不住笑了。

而小公主也指着宁骥咯咯咯地笑了起来:“大花脸!”

原来宁骥沾了一手炭笔的黑灰,他方才一着急伸手擦汗,便将黑灰抹了一脸。此刻他秀美的小脸上,一道白一道黑,十分滑稽。

宁骥看小公主笑得那么开心,他虽然不明所以,也不由跟着她笑了起来。

裴媛笑着叫他:“你看看镜子。”

宁骥扭过头去,看着铁力木云纹镜台上漆背金银平托铜镜,不由吃了一惊。那镜子中的脸,是自己的脸吗?

他嘶牙瞪眼,朝镜子做个了鬼脸,镜中人也随着做了个鬼脸,他终于相信了,那个好像掉进了煤窑里的人,还真是自己呀!

怎么自己会变成这个模样,他也不由指着镜子哈哈大笑起来。

小公主和裴媛见他自己都觉得好笑,不由笑得更欢乐了。

宁骥听她们笑得这么厉害,他转身便也伸出两只黑爪子,要去抹小公主的脸。

小公主咯咯笑着,忙向后一躲,而裴媛吃了一惊,忙伸手挡在小公主身前,宁骥便抹了裴媛一手背煤灰。

裴媛不由脸一红,又气又羞,站了起来,怒视着宁骥。

小公主玩得十分开心,她咯咯地笑个不停,圆桌都被她笑得微微抖起来了。

宁骥呆了一呆,想起来自己还要裴媛教刺绣,他忙道:“姐姐别生气。”

裴媛瞪了他一眼。

而小公主拿起那方有两个黑手指印儿的素帕,很心疼地问:“这一块儿手帕,真的不能用了么?”

裴媛忙回答道:“公主殿下,别担心,这炭笔都能洗去。等绣好之后,下水一洗,便没有了。”

小公主这才开心起来,她们看着宁骥滑稽的模样,又忍不住笑了。

裴媛带着宁骥去旁边的偏殿中洗了脸。

等他们俩重新回到坤泰宫中的时候,守门的小宫女朝他们拜拜手,轻轻“嘘”一声。

他们俩轻轻走进坤泰殿,转过屏风的时候,发现小公主居然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春日下午的明亮阳光照着她的脸,窗外的花影在她脸上闪动,长长的睫毛勾勒出了一点儿调皮的阴影。

宁骥望着她,只觉得她那么美,不由呼吸都放轻了。

裴媛也吃了一惊,她悄悄地说:“公主殿下起得早,现在她每日皆去明夫子那里学习,每天的事儿都安排得很满了。”

宁骥想起了前些日子,自己密探坤泰宫的事情来,不由脸一红。他也想起小公主有晚饭前休息的习惯了。

宁骥看着小公主。小公主睫毛在春风中轻轻闪动,她的呼吸很均匀,小脸儿白里透着红,越看越可爱。

宁骥忽然悄声说:“我把阿允抱上塌去。让她上去好好睡吧,趴在桌子上睡,多么不舒服。”

裴媛吃了一惊,还没等她拒绝,宁骥已经径直抱起了小公主,他个子小,抱起小公主的时候,还微微晃了一晃。

裴媛怕惊扰了小公主,只能急切地小声说:“殿下你小心点儿!”

她伸开双臂在一边儿护着,唯恐宁骥抱不牢靠,将小公主掉了下来。

不想宁骥虽然个子不大,但是力气还不小。

他抱着小公主,只觉她软软的小小的一团,鼻端都是淡淡的幽香,他不由有一点紧张,心跳得快了。

他额上出了汗,抱着小公主,稳稳走了两步,将她轻轻地放在铺着厚厚的绛红金钟花勾连彩绣锻垫子的花梨木短塌上。

小公主乌黑顺滑的双丫髻,被她枕在了脸颊下,几根碎发从发髻中散了出来。她的睡颜看上去那般美丽。

宁骥只觉她是世上最好看的仙女儿。他又看了一眼,才恋恋不舍地转身坐回了桌前,接着继续画地图样子。

春日庭前的花香,从半开的雕花窗户外吹了进来。

等小公主醒过来的时候,日影西斜,火红的夕阳将殿中照得灿烂温暖。

小公主睡在榻上,过了半天,才终于醒过神来。她扭头便看到了裴媛坐在床脚的白檀画心海棠绣墩上,靠着床脚,头一点一点地打瞌睡。

而宁骥正坐在桌子前,认真地拿着绣绷子一针针绣着地图。只见他额头上都是亮晶晶的汗水,脸颊映着夕阳火红的光芒。

小公主只觉得此时的宁骥,看上去十分好看。她不由咯咯地笑了:“小哥哥,你好像个漂亮的小姐姐!”

宁骥被吓了一跳,他回过头来,正看着小公主对他笑。他红了脸,伸手就将绣绷子藏到了身后。

他对小公主皱皱鼻子,做一个山中大老虎的模样道:“嗷呜,本王子不是小姐姐,本王子是大老虎,专吃白白胖胖的小公主!”

小公主开心地一翻身从榻上跳了下来,她走到宁骥面前,点了点宁骥皱起来的鼻子说:“你是会绣花的大老虎么?”

宁骥差一点儿就要把绣绷子扔到地上了,他忽然发现自己恐怕做错了。自己学绣花这件事情,大概会被人说一辈子了。

小公主好奇地拽着他的袖子:“大老虎,让本宫看看你绣的。”

大老虎红着脸将身后的绣绷子拿出来。小公主只见他已经绣好了一重院落,正在绣第二重院落的示意图。

她开心地说:“好看!”

此时裴媛也醒了过来,她定睛一看,发现宁骥绣得居然有模有样。她很惊讶,笑着说:“王子于刺绣之道,很有天分啊。”

王子得到了这样的夸奖,却仍然苦着脸。

他,堂堂的草原雄鹰,如今却在绣花,这要给他草原上的兄弟们看到了,还不被他们笑死么。

可是他想到绣成功之后,便可以出去踏青的诱惑,他又不免满怀希望地问:“裴姐姐,我绣的,一定比太子好吧?”

小公主摇摇头,打破了他的希望:“哥哥肯定让映柔姐姐绣。小哥哥,你绣得再好,都肯定绣不过映柔姐姐的。”

宁骥不服输的好强脾气又上来了:“我怎么会比不过太子?我一定绣得比他好,也比他的宫女好!”

小公主和裴媛都笑了起来。裴媛撑不住严肃的脸色,打趣他道:“没错,王子你这样辛苦地练习两年,你一定会超过映柔的。努力吧,王子!”

小公主开心地说:“小哥哥到时候你就可以做绣娘了!”

裴媛认真的纠正道:“王子去绣花,那就不是绣娘了,应该叫绣郎!”

宁骥见她们俩合伙打趣他,他哼了一声,再也不藏着绣绷子了,拿到台面上接着绣了。

小公主站在他的旁边,看着宁骥那逐渐熟练起来的针法,看那赭色褐色浅黄的丝线不断绣上去,那张地图在绣帕上逐渐成型,十分神奇。

小公主看得很开心,她站在一边儿说:“绣花的小哥哥最好看了。”

宁骥差一点让针尖儿扎到手,他还以为小公主会说“你好看得像个小姐姐一样。”还好小公主没说,这一句比那一句强一点儿吧,他脸有点红。

裴媛望着宁骥,也同意小公主的说法。

宁骥本来生得秀美,但是他平常老是眉眼飞扬,五官都要飞起来了。现在他安静下来,坐在那里绣花,实在是个很好看的小男孩儿。

裴媛也没想到宁骥会绣得这么好,她只教给了他平针绣轮廓的针法,但是没想到他自己居然无师自通,学会了缠针的针法。

他现在正用这针法,将那院落地图上的实心部分换了一种赭色的线,绣实了。这可谁都没教他,说他有天分,并不是唬人。

“哇,王子绣得真不错啊!”说话的是菡芷,因到了要吃晚饭的时候了,菡芷便走进来看看他们折腾成什么样了。

她看到王子初次上手的绣活儿,就绣的这样有模有样,她不由赞了一句。

在门口探头探脑的大家,都随着菡芷一起涌进来。他们都十分好奇地看着宁骥。

他们终于看到了拿着绣花针,绣得满头大汗的宁骥,不由都窃笑了起来,围着圆桌纷纷夸赞着宁骥的绣工。

宁骥被他们笑得红了脸,又被夸得红了脸。他还是第一次被这么多女孩儿夸奖,以前他那么英勇无畏,她们都不夸赞,自己学绣活儿,她们就这么开心。

他真是搞不懂这些女孩儿。香风阵阵他,他都有点头晕了。他忙站了起来,摆脱大家的围观。

此时传来了门口皇后娘娘的声音,宁骥一惊,他知道他再绣下去,会被更多人围着评头论足了。

宁骥一把抢过绣绷子和笸箩,笸箩太大了,他抱起来不舒服,便将绣花笸箩顶在了头顶,喊了一声:“本王子回去绣了!”

他头上顶着着这一堆东西,一闪身便钻出了殿中,落荒而逃了。他想我不会输的,我一定会赢的!

上一章:分率二 下一章:准望一
热门: 成为神器后我穿回来了 与神明恋爱的特殊方式 在他加冕为王前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疯狂出轨:钟点房 这是病,得治[快穿] 始乱终弃反派师尊后 帝王将相下岗再就业 法老的宠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