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率一

上一章:断案 下一章:分率二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坤泰宫的院中,桃花花瓣随风飘舞,落了一地。暮春时节,满树新绿,娇艳的花朵开到了最后。

小公主微微嘟着嘴,她睁大了眼睛,惊讶地看着宁骥:“小哥哥,本宫不会刺绣啊。”

宁骥一听,他白皙的小脸上都是焦急之色。他今日穿着一件蟹壳青的长袍,腰间系着虎头金银镂空浮雕扣腰带,本来十分精神。

然而此时他好像每一根儿头发丝儿都蔫呼呼的,庭中趾高气扬的阿花都比他精神。

他抓着小公主的大袖衣,围着小公主团团转,一边作揖一边恳求:“阿允求你了,要不然我铁定输给太子。阿允,帮帮我。”

大家平日里都看惯了他神气十足,如今的模样实在太罕见了。

小公主看着他,忽然伸手抓住了他的耳朵道:“小哥哥,我觉得你的耳朵都耷拉下来啦。我帮你重新竖起来。”

众人不由哄堂大笑,连裴媛看他死乞白赖的模样,都忍不住笑了。

裴媛不由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宁骥正要告诉她,忽然从殿里走出来一个比他高一个头的少年侍卫。大长腿,两步就跨了过来,站在公主后面,虎视眈眈地看着他。

这侍卫颇为英武,瞪着眼睛,十分严肃地看着他,好像把宁骥当成了歹人。

宁骥一扫方才那蔫不溜丢的模样。他忙挺直了胸膛,尽量让自己显得高一点儿。然而可惜那男孩儿还是比他高了一个头。

宁骥使劲儿跳了起来,他跳到空中,超过那男孩儿的头的时候,冲那男孩儿居高临下地道:“喂!你看啥?你想跟本王子练练么!”

上官冷鹰大吃一惊,此人用的这是什么招式,他怎么没见过啊?

而众人看着他,不由一阵大笑。

上官冷鹰没有笑,他皱着眉头思索,心想乔公公让自己看着他,他必然是个厉害的角色,他使唤的这一招,必然是一门奇特的武功,不可小看啊!

于是上官冷鹰也学着他的模样,丹田运气,一蹦就蹦起一丈多高,他蹦起来之后,也低头朝宁骥喊道:“你问俺瞅啥,俺瞅你咋地?俺叔叔不让俺随便跟人切磋!你想跟俺切磋,就先去问俺叔叔!”

小公主看着上官冷鹰忽然蹦那么高,她很开心地拍着手道:“好高好高!门扇你很厉害!”

众人快要被他们俩逗得笑岔气了。这两个真是一对活宝。

裴媛觉得一点儿脾气都没有了,自从来到坤泰宫,她已经对什么都见怪不怪了。

上官冷鹰落在地上,他听了公主的话,不由脸红了。他结结巴巴地说:“公主殿下,臣的名字叫做冷鹰。”

宁骥本来看这小子一蹦这么高,还喊得比自己声音还大,这明显是在挑衅,他不能输!宁骥正准备爬上树去,跟这小子好好较量一下。

然而宁骥看见上官冷鹰现在的模样,不由一愣。

上官冷鹰红着脸一开口说话,方才的气势和凶横模样,立刻荡然无存了。他现在看上去傻里透着呆,呆里透着憨,憨里又透着几分好笑。

众人又不由笑了起来。

乔公公在殿中摇摇头,方才忘了叮嘱这傻小子别开口了。

这傻小子卖相还不错,不开口还颇能唬人。开口了,他就真相毕露了。怎么上官统领那般精明,侄子居然这么傻。

乔公公又看着铁公鸡王子目瞪口呆的模样,也忍不住笑着摇摇头。算了,他还是个小孩儿呢。他便走进了自己的屋子,不理会他们了。

宁骥盯着上官冷鹰仔细看了半天,他一下子明白了,这人是个二愣子!他哪里配得上这个名字啊,他到底哪里冷,又哪里像鹰。

自己这样英武的人,才配叫鹰!这小子这么傻,居然也能做禁宫侍卫,一定是个关系户!

宁骥不管哄笑的众人,也不管疑似脑子有问题的上官冷鹰,他又转过头来,脸拉的长长的,好像一条青绿的苦瓜一样,他拽着小公主的大袖衣,道:“公主啊,求你帮我!”

一刻钟前,在太子的书房之中,发髻都有点乱的太子,猛地推开了一桌子写的满满当当,九章算术鸡兔同笼的题目。

最近太子十分努力,早起晚睡,他现在抬起头来,脸上赫然熬出了黑眼圈儿。

他抬头望着书桌前微微正打着呼噜的老师,他有气无力地问:“夫子,这算术题我都要做的吐出来了。我现在眼前都是腿儿,鸡的腿儿,羊的腿儿,兔子的腿儿,在这样下去,我要戒了荤了,因为我一看到它们,就想着到底有几条腿儿,该怎么算了!“

宁骥笑了出来。太子瞪了一眼宁骥,转头继续问:“夫子,夫子你别睡了,你快起来,告诉我,什么时候才能带我们出门画地图啊?”

书房中伺候的宫女太监们都忍不住轻轻笑了。

裴世光慢慢睁开了眼睛,他望着从开着的门中,吹进来的淡粉的桃花花瓣,慢条斯理地说:“春日迟迟正好眠……”

他话音未落,只听太子冷冷地接着说:“夏日非是读书天么?老师你太过分啦!”

大家看到调皮的太子,也有碰到克星的时候,都不由窃笑着。

裴世光转头,看到了怒目而视的太子,他轻轻道:“喔,这是懒人不愿意学习,写的歪诗。嗯,我们不要学习他啊。”

裴世光知道他们最近十分努力,他便理了理衣服上并不存在的衣褶,慢慢道:“太子,你可知道我们要用什么法子画地图么?”

太子和宁骥对视一眼,终于把心放下了。

他们都有一点儿开心,这爱折腾人的老师,现在总算要教他们画地图之术了。

他们俩辛苦了这么久,总算是等到这一天了。两个难兄难弟此时都激动地想抱头痛哭了。

豺狼虎豹,山精水怪,取经路上的九九八十一难,我们来了!

裴世光看着他们俩脸上兴奋的模样,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裴世光不动声色地打开了一卷书册。

他脸上露出了神秘的模样道:“这便是微臣要教给大家的秘密法诀。此乃我们裴家画地图的家传之秘,①制图六体!由先祖裴秀首创,却在百年前的大地震中失传。裴氏子弟历经百年,呕心沥血只还原了其中的一鳞半爪。但不久之前,我们终于找到制图六体的全本法诀了!”

太子和宁骥看着裴世光举着那本书,瞬间他一扫方才的懒散模样,形象变得无比高大起来,仿佛脱胎换骨一般,变成了一个高深莫测的得道高人!

他们俩也不由眼睛放光,紧紧盯着裴世光手中的薄薄书册。

此刻那书册似乎闪着奇异的天书一般的光!这制图六体,听起来实在是又神秘又厉害。

他们望着裴世光,总觉得他们便是无数传奇话本中的幸运小子。经历无数考验,现在马上就要聆听高人传授武林秘籍,然后打通任督二脉,修成绝世武功,睥睨天下群雄,建功立业一统宇内!

他们看着那制图六体的书册,不由十分向往。

唯有这样的神秘又厉害的法诀,制图六体,才配得上他们!

他们心中既激动又开心。

裴世光看着孩子们闪亮的眼眸,知道自己总算勾起了他们的兴趣了。

他看着孩子们眼巴巴想要翻看的模样,他轻轻晃一晃手中的薄薄的书册,只觉大家的眼珠子,都要牢牢黏在书册上了,跟着他晃来晃去。

裴世光放下了大半心。他缓缓道:“微臣的祖先,西晋时候的裴秀,乃是位神童,八岁便写的一手好文章。他出仕后,留下了这本画地图的法诀制图六体,此乃承上启下的惊世创举。”

太子看着那神秘书册,恨不得现在自己立刻抢过来看看里面说什么:“老师,您快教我们吧!”

裴世光一笑道:“这高深之法,岂能轻易与人传授?微臣先说一个总纲,你们记下了。不懂不要紧,以后我们慢慢讲。制图六体,即画地图的六个要素和方法。①六体即分率、准望、道里、高下、方邪、迂直。我们先讲授的便是六体中的第一体,分率。在此之前,你们先回去绣个花样子来吧!”

“啊?”老师说的话犹如天书,两人一句也没听懂,然而听到了绣花两个字,两人都大吃一惊。

此时即便是书房中的太监宫女们也都支棱起了耳朵。所有人都第一次听说,要学习画地图,居然还要先学绣花。

裴世光看他们俩目瞪口呆的模样,他从袖中取出两张十分简单的两进院子的地图。

他淡淡道:“就是这图,你们想要明白这画地图的分率之事。你们便先将这图,绣在一块手帕上。过几日之后,你们把绣好的帕子拿给我。我看了帕子,就知道你们俩谁入门了,领悟了分率之说。届时,微臣便带他微服出游,去郊外踏青。”

两个小孩儿听到微服出游,郊外踏青这个诱惑,他们方才脸上的愤怒和不可置信都消失了。

他们对望一眼,眼中燃起了熊熊斗志,那个人一定得是我!我要出去玩!

坤泰殿中,宁骥终于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大家听到裴夫子这奇怪的要求,都忍不住哄笑起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①制图六体:出自《晋书?卷五?列传第五》

上一章:断案 下一章:分率二
热门: 撒娇第一名[快穿] 我写的绿茶跪着也要虐完[快穿] 空响炮 当真 忽如一夜病娇来 木兰无长兄 江暖 来者不善 如蜜 对不起我就是见钱眼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