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地图

上一章:露馅儿 下一章:九鼎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太子对上了阿花的眼睛,看到了它眼中的愤怒,但妹妹的好意不能拒绝,他不怀好意地笑了笑,说:“好,阿花你好!让舅舅抱一抱!”

他伸手就将它抱了过来,另一手却捏住了阿花坚硬的喙,不让它啄到自己。

太子和阿花大眼瞪小眼,太子笑眯眯地说:“阿花果然很乖!舅舅给你挖泥鳅吃!”

小公主一听就很开心:“挖泥鳅!”

最惊讶的就是宁骥了,大变活鸡的事情,他完全不知道。他惊讶地问:“阿花?它也叫阿花?那只锦鸡呢?”

小公主望着他笑了道:“他就是阿花!阿花只有一个!阿花洗了个澡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宁骥皱着眉头思索着小公主的话,忽然明白过来了,这是太子搞的花样,他就说那只锦鸡怎么看都有点奇怪。

宁骥不由说:“一只锦鸡是什么事儿?本王子的草原宫廷中,养着很多奇珍异兽。我禁苑之内,不只有锦鸡,还有白熊,雪豹。”

小公主瞪大了眼睛开心地说:“我想要!”

宁骥大喜道:“你跟我回草原去吧!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找回来!凡我有的珍奇宝贝,都送给你!我的锦鸡也都是真的,不像太子,拿假锦鸡哄人!”

太子这些天本来也在在绞尽脑汁想,如何给小公主寻一只真的锦鸡来。没想到他还没想出办法,就被宁骥捷足先登,现在还被他挤兑。

太子抱着阿花,忍不住道:“我们大欣国也多得是锦鸡。本太子是没有出去找,要找的话,就我们皇宫的九鼎峰上,我都一捉一串儿!”

太子说完,就知道不好了。他一激动就容易多嘴,一多嘴就容易说大话。要不是小公主有识破人谎言的本领,他说什么大话都经常穿帮,他这个坏毛病,到现在还好不了呢。

小公主咯咯笑了起来:“哥哥,说谎的孩子不是好孩子呀。你跟我们一起去大草原玩就好了。宁骥家里什么都有。不用给大公鸡加假尾巴染色了。”

太子被戳中了要害,急切地对妹妹说:“我保证给你找一只真锦鸡来!你信不信哥哥?”

小公主望着他,清亮的眼睛眨呀眨的点头道:“信。哥哥说的是真话。”

太子哼了一声,终于感觉找回了场子,可是却哎呦一声,手里的大公鸡撒了手,他被啄到了。阿花喔喔喔地开心地叫着,扑扇着翅膀,回到了小公主怀中。

太子甩着被啄到的手腕,盯着阿花,用眼神警告他:你等着,不要得意公鸡。

小公主抱着阿花问:“哥哥,你去哪里找锦鸡呢?”

太子这下被问住了,他差点儿就继续瞎扯,我去御花园后面的九鼎山找啊。

宁骥也立刻不服气地问:“对,你去哪儿找?你知道锦鸡多么稀罕么?”

太子干瞪眼的时候,裴媛轻轻道:“太子可以去问太傅大人。裴世光太傅精研地图之术,对山川地理,各地物产皆了然如胸。他一定知道去哪里找锦鸡。”

太子眼前一亮,他到了此时才注意到妹妹身后多了这个陌生小宫女。

他凝视着裴媛道:“这位姐姐是哪里来的?谢谢姐姐为我解惑。”

裴媛脸微微一红,这里比不得家里,没有屏风与男子回避,这般与陌生男子直接对话,她很不习惯。

小公主握着她的手,对太子说:“这是裴姐姐,本宫的伴读。她可聪明了,明师傅教的书,她都读过!”

太子笑了,看了看一边气呼呼的宁骥,他点点头道:“厉害,以后我也要多请教你了。”而他心中倒明白了,她就是裴世光带进宫的那个裴氏女。

太子有点惊讶地问小公主:“妹妹什么时候开始读书了?”

小公主开心地点点头道:“读了两天了。明夫子真好呀。又温柔又漂亮,阿允喜欢明夫子。”

裴媛的眼神中也满是对明夫子的崇拜。

太子和宁骥对视一眼,十分惊讶。明暖香脸上可以刮下二尺厚的寒霜啊!她只要站在那里,夏天都不要放冰块消暑了。明暖香很好?

裴媛缓缓道:“公主殿下十分聪明,又好学,又守规矩。她过目不忘,入耳便能成诵,明师父对小公主十分赞许。”

太子和宁骥大吃一惊。太子终于知道为什么皇后没来找他麻烦了,一定是妹妹太聪明了,读书又顺利,让皇后十分开心,连自己都被她忘到了脑后。

太子高兴地抱起了妹妹,亲了亲她道:“阿允真是哥哥的大福星。”

莫允离笑得眼睛弯弯,十分可爱,她道:“哥哥,夫子送了我一个她亲手雕刻的漂亮的笔架!你看!”

太子顺着坤泰殿敞开的窗户望去,一眼便看到了书桌上多了的花梨木岁寒三友笔架,雕工十分精巧。

没想到明暖香那般严肃的女夫子,也这般喜小公主。太子高兴地将她高高举起来:“妹妹你太厉害了!”

春日阳光下,莫允离笑得很开心,她的朱色花罗万事如意金线绣裙,在春风之中飘舞起来。

得了裴媛指点,太子便想去请教太傅,但是想想自己这几天的表现,他也有点心虚。想到了人见人爱的妹妹,他就有了主意。

第二日晨起,小公主和裴媛洗漱吃饭完毕,小公主刚上了步辇,出了坤泰宫宫门,就被太子堵住了。

裴媛吃了一惊,小公主如此勤勉好学,她松了一口气,不再担忧小公主像哥哥一样顽劣不可教了,如今这上学途中看到太子,她不由心中担心。

小公主看见哥哥便开心地要下来,裴媛忙道:“公主殿下,明夫子等着我们呢。莫要误了时刻。”

太子对裴媛微微一笑,他十分俊逸,今日穿了一件月白的盘领窄袖长袍,前后两肩绣着金线蟠龙,在清晨春光之中越发显得秀雅无双。

裴媛垂下眼睛,不敢直视他,却听太子笑道:“不会耽误你们上学。就请妹妹与我跟裴夫子说一句话。裴姐姐也许久没有见过裴夫子了吧,正好见见。”

裴媛的确想念裴世光,她一犹豫,太子立刻便命步辇改了方向。裴媛实在没想到太子这般难缠。

她抬起眼来,却看到太子对她一笑,她心中一慌,忙立刻垂目看路,再也不敢看他了。

小公主歪着头问哥哥:“本宫要跟夫子说什么话?”太子笑着说:“很简单的几句。”

太子的书房门大开着,小太监们扫着落花。

小公主站在裴世光面前,看着他。

裴世光穿着一袭玉色宽袖长袍,坐在藤椅。她觉得此人看上去很顺眼,她便按太子的嘱咐问道:“裴夫子,你能告诉本宫,我们欣国,什么地方有锦鸡么?”

那裴世光看了看面前的三个孩子,又看了看裴媛,他伸手捋了捋胡子,微笑道:“微臣可以告诉公主,一百年前欣国哪儿有锦鸡。”

宁骥笑了:“一百年前,那是老皇历了,告诉我们有什么用?”

裴世光微微一笑道:“微臣也可以告诉公主,如今在我的河东老家,哪儿有锦鸡。”

太子眼睛一亮,他急忙问:“太傅,那我们皇宫附近什么地方有锦鸡呢?”

裴世光看着太子:“那就需要太子你来告诉微臣了。”

太子一愣。小公主转头期待地看着他:“哥哥告诉我!”

太子十分奇怪:“本太子要知道,怎么还会来问先生。”他看着微笑不语的先生,忙一躬到地道:“还请太傅赐教。”

裴世光这几日让太子读书,在揣摩他的性情,看他的喜好。冷眼看来,太子十分聪明,但是性子太过跳脱。这样的学生,教好了就是龙,教不好就是虫。太子既然身负欣国未来,那自然只能成龙。

裴世光扶起了太子,肃然道:“大家都知道百十年前,天地大变,大地震改变了山川地貌,引发海啸山崩吧?彼时我们国朝人口百不存一。”

太子几个大一点儿的孩子都点点头,他们都心有余悸。因为他们都被大人们吓唬过,说如果他们不听话,上天就会让地龙翻身,就会大地开裂,房倒屋塌,就像百年前一样,坏孩子会被天罚。

只有小公主茫然地摇摇头,她最小,又是个人见人爱的乖孩子,没有人用地龙翻身吓唬过她。

裴世光严肃地说:“地龙翻身之说乃是无稽之谈。但是百年前,世间遭此大祸,图书散轶,技艺失传,海陆交通皆隔断。我们再不得与西洋交流沟通,实在是极惨烈的大灾难。”

他看着几个孩子,显然他们对此还茫然无知,但是只要他们再大一点儿,便会明白这些话的意思。

他轻轻叹了口气道:“微臣知道百年前的锦鸡分布,因为微臣找到了百年前的地图。微臣知道河东的锦鸡在哪里,因为这百年来,裴氏子弟辛苦地勘察完善了新的河东地图。”

裴世光顿了顿,又道:“微臣不知道京都附近的锦鸡,因为自天地崩裂以来,还没人系统勘测过京畿的地图。太子,你明白了微臣的意思了么?”

太子十分聪明,他非常惊讶地问:“太傅是要本太子去勘察京畿地图?”

上一章:露馅儿 下一章:九鼎
热门: 穿成反派后每天都在翻车 叛逆的门徒 爱情无非就长这个样子 千金散尽还复来 茵为爱(成茵的奋斗) 六宫凤华 裴宝 西凉 曾有一个人,爱我如生命 论救错反派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