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馅儿

上一章:锦鸡 下一章:画地图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裴媛望着美丽端庄的皇后。皇后抱起了莫允离,亲着小公主的脸颊,她的目光却落在了裴媛身上。

裴媛立刻紧张地给皇后行礼。

皇后看她行礼的模样,一丝不苟,周身竟挑不出一点儿毛病。

皇后点点头,赞许地柔声道:“裴姑娘远离父母,来到宫廷,辛苦了。以后你要和公主好好相处,公主若调皮,你多劝着她一点儿。明日你们便去明暖香那里读书吧。”

裴媛一听明暖香三个字,便心中大喜,忙恭敬地谢恩。明大人是她最崇拜的人。她家的大儒们,她一个都不佩服。她只佩服明大人一个人,只要能听到大人的课,再苦再累都值得。

裴媛这半日在坤泰殿中,经常看得目瞪口呆。若她回家给姐妹们讲述这样的宫廷见闻,肯定不会有人信。

现在她总算看到了一个正常的皇后了。皇后娘娘跟她想象中一样端庄温柔美丽。她不由暗暗松了口气,这宫廷之中,总算不是人人都奇怪了。

然而裴媛心中的这一点欣慰,半刻之后就消失了。

小公主搂着皇后脖子,撒娇要给那锦鸡做窝。

裴媛看到皇后温柔地亲了亲小公主的脸颊,就答应了,居然就答应了!

这可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住的地方,是坤泰殿啊,居然要搭鸡窝了!除了她以外,所有人都一副公主说得对的模样。既然公主开口了,我们便给公主的阿花,搭一个又大又暖的鸡窝吧!

裴媛忽然明白过来了,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皇后,才有这样的太子和公主啊!欣国的未来太堪忧了!若有机会见到堂叔父,她一定要好好跟他讲一讲啊!

在裴媛忧国忧民的时候,皇后带着宫女太监们,已经将旧棉袄剪了好几件,在坤泰殿中,有说有笑地准备为那锦鸡搭窝了。

而那边太监们已经将锦鸡捉了出来,按在了大澡盆里,开始给它洗涮了。

小公主闹着要自己洗,皇后只能抱着她看着菡芷和太监们洗。

那锦鸡被太监们按着,再没有方才的神气。一身羽毛被浸泡在水里,变得暗淡下来了。

锦鸡头上的金黄色的冠子,让水一泡,软塌塌都粘在头上,接着菡芷手过去一理,那金色的冠子便掉了下来了!

锦鸡咕咕咕叫个不停,它头上的金色冠子掉了之后,露出了下面的红冠子。

红冠子被几根细棉线缠着,贴在锦鸡的脑袋上,菡芷吓了一跳。她细心地将棉线解开,红冠子立刻支棱起来,特别神气地立在了锦鸡脑袋上。

那锦鸡眼里,似乎闪过了一丝如释重负。

小公主望着这一切,她不解地晃着头,仔细看着那只锦鸡,回头问母后:“为什么阿花变了模样?”

皇后也大吃一惊,裴媛更是呆若木鸡,这是什么神奇的变化?唯有乔公公摇摇头,低声笑着,缓慢地走出了宫殿。

于是坤泰殿中的所有人都围了过来,大家眼睁睁的看着大变活锦鸡的奇观。

那锦鸡五光十色的神气羽毛,沾水之后,蔫蔫地贴在身上,变得有点丑不说,还全身都在掉色,而它脖子上那一圈圈的漂亮颜色,也逐渐被洗了下来。

而粘在尾巴后面,那漂亮的长长尾羽,菡芷手轻轻一撸,就掉了下来。

换了两盆水之后,方才的五彩锦鸡变成了一只十分漂亮,火红的鸡冠子支愣着,身上羽毛分金黄火红两色的大公鸡。

大公鸡终于摆脱了身上那一堆沉重的玩意儿,它忍不住伸长了脖子,响亮地打了个鸣儿喔喔喔!

然后它一扑棱翅膀,便贴着地皮,飞了起来,满宫乱飞,抖落了一地水和鸡毛。

没错,它是如假包换的双莲鸡,体型健美漂亮,从来都不是红腹锦鸡。

大家目瞪口呆地看着锦鸡就这样变成了公鸡。公鸡昂脖子打鸣儿的时候,大家都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菡芷笑得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新换的丁香色罗销银花长裙,都拖到了地上的泥水中。她顾不得裙子,笑得头上的琥珀茉莉花金簪子的垂珠都在打颤。

即便是严肃的裴媛,也忍不住低头笑出了声。两边的宫女们也笑着去拉菡芷。

本来恭敬地站在一边的侍卫们太监小宫女,也绷不住严肃的面皮,一边笑,一边满宫去捉那只公鸡。

公鸡失去了束缚,享受了自由,上蹿下跳,喔喔喔地叫着,不肯回来了。

最后还是上官永平运起轻功,跃到半空中,伸手抓住了它。它在上官永平手中,还在不断地扑棱着翅膀。

小公主瞪大了圆圆的眼睛,没有搞清楚这到底怎么回事儿。但是大家都笑得那么欢,又追公鸡追得那般狼狈,小公主觉得这场面好有意思,她也开心地咯咯笑了起来。

皇后看着这混乱一片,直接笑得坐在了软塌之上,差一点将抱在怀中的莫允离扔下去。

她搂着莫允离笑着骂道:“你这哥哥实在太促狭了,什么馊主意都能想得出来。还是他的功课太少了!”

此刻东宫之中的太子正在挑灯夜读。

他心里也很忐忑,他本来打算将那只伪装的锦鸡,在小公主面前亮个相,炫耀一番,哄她开心之后,就将那假锦鸡带回东宫。

没想到母后居然悄悄来了,他一害怕,什么都忘了,把他的假锦鸡扔了就跑了。

如今他只能祈祷坤泰殿中的人,今天不要发现真相。等明天他悄悄去把阿花带回来,这事儿就能神不知鬼不觉混过去了。

不过今天,他还是先好好多抄几本书罢。万一露馅儿了,也许明天他就要接受惨无人道的惩罚了。

太子叹了口气。宁骥却不知道太子心中的烦恼。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太子突然叫他来帮忙抄书,他心里还在想着白日里小公主那可爱的模样。

此时坤泰殿中总算都安顿好了,上官永平抓着大公鸡,问皇后:“如何处置它?”

大家一边笑,一边看着小公主。这鸡不愧是太子送来的,太能折腾了。现在这只现了原形的落汤鸡,已经没有了锦鸡的光彩,大家希望小公主别再留下它了。

金红的烛光照在小公主白嫩的小脸上,她显得更加美丽了。

她盯着扑棱着翅膀喔喔叫的阿花,她不解地问皇后:“母后,阿花还会变回来么?”

皇后搂着她,亲亲她的脸温柔地道:“变不回来了。除非你像你哥哥那样,给它伪装起来,染色,装上假尾巴。阿花本来就是只普通公鸡,不是稀罕的锦鸡。”

一时坤泰殿中众人又笑了。阿花在上官永平手中也开心地扑腾着水,喔喔喔叫个没完。

小公主一扭身,小短腿儿蹬地,便从塌上下来了。

小公主看着那只小眼睛公鸡,它如今似乎比方才快活了许多。小公主又要伸手去摸它,这次她被上官永平拦住了。

小公主回身喊:“母后,阿花不会啄我的。”

皇后看了看那大公鸡已经被洗刷干净了,羽毛都粘在身上,蔫蔫的,不见了方才的傲慢。她点点头,上官永平就不再阻拦。

小公主终于如愿以偿地摸到了鸡冠子,阿花喔喔叫了几声。

小公主摸着它的羽毛,跟它对视着,阿花的目光茫然而平静。

小公主看着它,咯咯笑了说:“阿花好乖好可爱。你是本宫的阿花,你长什么样子都好。”

皇后微笑了。菡芷也笑着说:“小公主十分执着,又懂得透过外表看真相,实在有大智慧,将来也必有大福气。”

裴媛看着对这话深以为然的众人,不由心想,天哪,大欣国未来实在堪忧!

不过她望着那温柔抚摸阿花的小公主,心里也有点安心,公主如此念旧,是个有情有意的孩子。自己做她的伴读,未来可期!

菡芷他们便继续给阿花做窝,只是这次他们这个窝,可以做的小一点儿了。

最后大家在坤泰殿里,为这一只大公鸡做了一个又软又舒服,铺满了丝帛棉絮用锦缎包裹起来的窝。

小公主要将这窝放在她的床前,皇后娘娘否决了她的提议,将窝放在了外间的门侧,珐琅质鎏金西洋大钟表之下,也算对应了它打鸣儿叫起的司职。

于是殿中便多了一只神气活现的大公鸡。

它经常在殿中院里走来走去,趾高气扬,虽然不是锦鸡,却比真正的锦鸡还高傲。

而提心吊胆的太子,到了第二天,也打听到了他的锦鸡露馅儿的消息。宁骥要拉他去看小公主,太子都一反常态愁眉苦脸地拒绝了。

他只等着母后大发雷霆来好好教训他,可是左等右等,等了两天都不见母后来传唤他。

太子实在忍不住,放了学之后,就摆脱了从人,只跟宁骥两个偷偷地跑来看妹妹。

他一进坤泰殿的院门,便看到妹妹一个小小的豆丁,贴着地皮,迈着小短腿儿跑来跑去,怀里却抱着那只大公鸡。

太子愣了,他没有想到妹妹会如此喜欢这只鸡。他不知道公主留下了它。

太子咳了一声道:“阿花果然根骨清奇,十分适合伺候妹妹。我就说它是个当锦鸡的料么!”

小公主是很开心地抱着阿花走了过来,举起阿花道:“哥哥,阿花很可爱,你抱抱!”

阿花乍见了折腾它的仇人,立刻将小眼睛瞪得溜圆儿。它扑棱着翅膀,便想啄太子。

而小公主还浑然不觉,高高举起它,要给哥哥看她的乖顺小阿花。

上一章:锦鸡 下一章:画地图
热门: 武逆九天 昭奚旧草 摄政王还没驾崩 为臣之道[快穿] 七零年代小媳妇 美艳少妇的诱惑:极品美女上司 穿成反派后每天都在翻车 上古强身术(美女图) 我是暗夜里的罂粟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4之彩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