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鸡

上一章:不靠谱 下一章:露馅儿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那笼中的锦鸡,看上去十分骄傲。等闲都不理人。

小公主还是第一次见到锦鸡。只见那锦鸡拖着长长的彩色尾羽,头上金灿灿的丝状羽冠,脖子上还有一圈儿一圈儿,橙棕色相间的羽毛,好像围着大披肩。

锦鸡的羽毛五彩缤纷,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十分好看。

小公主觉得它太好看了,这样稀罕的鸟儿,她从来没见过。

宁骥让她不要碰的喊声,还未落下,莫允离已经好奇地将小手伸进了金丝楠木笼子中了。

她细嫩的小手,已经将要摸上那只锦鸡的金色长绒羽冠了。

此时那锦鸡却忽然扇动着它头上闪亮的冠子,小眼睛盯着小公主,露出了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莫允离从出生起就备受宠爱,是真正的天之骄女。

宫里的生灵,无论大小,小猫小狗啊,都很喜欢她。而且不管是脾气多么差的小动物,只要小公主一伸手,它们就乖乖地安静下来,让她搂抱。

这还是莫允离第一次碰到不喜欢她的生灵。

小公主不由更加好奇了,她小声说:“乖阿花,让阿允摸一摸。”说着她便继续伸长了小手,要去摸它的金色羽冠。

大家大吃一惊,跟在小公主后面,新上任的伴读小宫女裴媛,也被吓了一跳。

没想到这小公主这么大胆,她虽然也觉得锦鸡稀罕,可是还有点怕它的尖嘴和爪子。哪里知道小公主就这样无所顾忌地伸出手去了。

裴媛忙冲了过去,要把小公主的手从笼子里拉出来。而站在太子后面的宁骥,也吓了一跳,忍不住喊道:“小公主,你不要摸它,它会啄你的手的。”

不等裴媛赶到,小公主那柔软而白嫩的小手,就已经结结实实地摸到了锦鸡的金黄冠子上。

而锦鸡咕咕了两声,只是不耐烦地看了小公主一眼。它回过头来,轻轻啄了一下小公主的腕子,却并没有伤害她。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裴媛冲了出来,终于手疾眼快地将小公主的手从笼子里拉了出来。

菡芷都慢了她一步,菡芷赞许地看着她。

原本她还觉得这小姑娘太傲慢又冷硬,不适合侍奉公主殿下。如今看来,是个有胆色有眼力,护主的丫头。她心里点了点头。

而小公主则高兴得咯咯笑了起来,那锦鸡瞥了她一眼,转过了身子,似乎在说愚蠢的人类啊。

太子和宁骥也围了过来,菡芷道:“公主,你听到宁骥王子的话了么?这锦鸡会啄人的,公主切不可再贸然伸手了。”

而小公主却咯咯笑着,睁着她漂亮的黑亮大眼睛,软软地说:“不会的,菡芷姐姐。阿花也喜欢我,他刚才只是害羞。”

众人都笑了起来,看着笼子里那只用尾巴对着大家的锦鸡,大家都很奇怪,不知道小公主如何看出这神气活现的家伙害羞了。

太子挠了挠头,他心里十分惊讶:“阿允,你真的要叫它阿花么?”

宁骥看着那只锦鸡。他在太子的宫殿里,被这只可恶的锦鸡啄了好多下手。现在他的手上还都是小眼儿,疼着呢。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锦鸡看到了小公主,就变得友善起来了,他盯着锦鸡说:“哼,阿花这个名字很好!很配它!”

太子哈哈大笑,看着宁骥笑道:“这个名字不够神气,不如叫他草原追风勇士鸡!”

众人都笑了,连裴媛都忍不住抿了抿唇。她没想到小公主的宫殿中,居然这般热闹。阿花是什么鬼名字,草原追风勇士鸡又是什么鬼名字啊!

她心中叹了口气,这就是欣国的未来之主么?未免也太不靠谱了吧!

宁骥见太子哈哈笑得开心,他忍不住问他:“为什么锦鸡啄我,不啄小公主啊?”

小公主忽闪着大眼睛道:“因为阿允可爱!”

太子笑得直跺脚:“对!是因为阿允可爱!宁骥你不好看,所以会挨啄!”

宁骥扭头便问小公主:“公主,太子是不是在说谎?”

小公主看看哥哥,点点头。

太子没想到他这么机灵,现学现用,他不由点点头道:“好兄弟!你不错喔!好吧我就告诉你为什么吧!我怎么会把没有训练过的野物给妹妹呢?这野物我都好好教过了。”

众人看着他,却都不太相信他的话,太子哪里像这么缜密的人。

然而小公主却说:“哥哥说的是真话!”

太子一本正经地望着大家道:“你们真是的,不肯相信我,还是阿允知道哥哥!”

他亲了妹妹的小脸一下,抬起头对宁骥说:“我妹妹确实天生招人喜欢。不过这锦鸡呢,是因为我这两天让它习惯了小公主的味道。那它当然不会啄阿允啦。”

宁骥怒目而视:“果然你在东宫之中,是故意让它啄我的!”

太子一见宁骥要告状,他立刻道:“阿允,没有的事儿!哥哥没有这样做过!”

莫允离看着哥哥,点点头对宁骥说:“哥哥没做过,小哥哥不要冤枉他。”

太子哈哈一笑,立刻道:“妹妹,不要理这家伙了。他方才在东宫说,我让锦鸡啄了他,他就要锦鸡啄你来啄回来呢。阿允,他是个坏孩子,别理他了。”

宁骥大吃一惊,他还第一次看到太子把编瞎话的本事用在自己身上。

他不由着急了。

刚才在东宫的时候,宁骥明明劝太子,说这锦鸡这么凶残,不要送给小公主,以免啄伤小公主。

没想到太子居然这样信口雌黄。他一时指着太子就要喊他胡说了,他看到小公主,忽然想起来她能分辨真话和谎言。

宁骥便忍住了没说话,他只拿眼睛看着小公主。

小公主看看宁骥,又看看哥哥。她声音软软地对哥哥说:“哥哥你在撒谎,宁骥他没有这样说。”

太子开心地笑了起来,用胳膊肘怼了一下宁骥。

宁骥还生气呢,他只觉得莫名奇妙,他依然怒视着太子。

而太子却笑着说:“看,我知道你始终对阿允的本事将信将疑。你现在信了吧,这就是我妹妹。不管是谁在她面前说谎,她都能识破。阿允是不是很厉害呀?”他眼睛亮晶晶地问宁骥。

宁骥确实不太相信,他总觉得小公主是猜出来的。

现在他对上了小公主的那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终于信了十成了。

小公主今日穿着一件牙色杭绸对襟浅紫玉兰小袄,系着百褶淡青金滚边长裙,头发上一只青玉点红宝石玉兰簪子,珍珠坠子一晃一晃的。

宁骥只觉得她那般娇嫩可爱,比这满园盛开的花朵都要好看。

宁骥不自觉,小脸变红了。宁骥忽然想,莫允离怎么能生得这般好看?她能生得这般好看,就是世上最难得的奇迹了。那么小公主还能做到别的奇事,也很正常了吧?

她是天之娇女,钟灵毓秀之辈啊。宁骥一边羡慕,一边又觉得自己这草原雄鹰,跟她比似乎差了不少啊。

他微微转开了脸,口是心非地对太子说:“才不,她一点儿也不厉害。”

皇后站在坤泰殿门口已经有一会儿了,她方才对菡芷摆手,不让她叫她,如今看他们玩得差不多了,才哼了一声道:“太子,你今日很闲啊!”

太子吓了一跳,他忙对宁骥一挤眼睛,两人立刻忘了方才的龃龉,他们一起朝皇后行个礼。

宁骥说:“对了,皇后娘娘,我们今日还没抄太傅布置下来的书呢。”

太子爷立刻煞有介事地说:“啊,对!有很多页呢,母后,我们要告辞了!”

他们一边说,便一边向门口滑溜,想赶紧离开。

皇后正好站在门口,轻轻伸手一拦,便挡住了他们,她问小公主:“阿允,你太子哥哥他们说的是真话么?”

太子和宁骥对视一眼,立刻身子一弯,便从皇后的胳膊底下钻了出去。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喊:“我们做功课去了!有很多功课!”

院中众人皆笑了起来。

皇后回头看了看夕阳下跑得比兔子还快的儿子,她摇了摇头,走了进来。

其实莫允离要分辨别人话的真假,得直视别人的眼睛才行。太子和宁骥做贼心虚,一时忘了,被皇后唬住了,跑得太快了。

皇后方才仔细观察裴媛,觉得她严肃了一点儿,不是特别讨喜,略沉闷,但是人还挺尽职尽忠。裴世光挑人时候,还挺聪明,知道伺候皇家,忠实最要紧,灵巧反而排第二位。

她还是不太满意,想着继续给小公主挑个伴读。

小公主见到了母后,便跑了过来,她便指着庭中的那锦鸡道:“母后,阿允要把阿花从笼子里放出来。”

皇后看了看那金丝楠木笼子,虽然笼子很精美,对这锦鸡来说,的确小了一点儿。她想着儿子说这锦鸡是他训练过的,也不知道有几分可信。

她看着菡芷,菡芷会意,哄着公主道:“公主,我们先给它洗个澡吧。”

公主看了看这只锦鸡,皇后俯身将她抱了起来道:“洗白白,洗干净才好跟它玩儿。”

不想这一洗之下,却出了纰漏。

上一章:不靠谱 下一章:露馅儿
热门: 总是穿成霸总他爹[快穿] 永无乡 她的中尉先生 我在古代开医馆 真千金不干啦 一生一世,美人骨 退伍兵的乱情人生 天下无双 你喜欢的人设我都有[娱乐圈] 反派不许我叛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