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靠谱

上一章:特殊本事 下一章:锦鸡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宁乐池边儿,宁骥气鼓鼓的。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好好的草原雄鹰,来到了中原就变成了铁公鸡王子。

他问太子:“我已经把我的名字给乔公公写在纸上了,乔公公为什么还要这么叫我?”

太子咳了一声道:“你不知道么?很多内侍官出身贫苦,他们根本不认字。”

宁骥瞪大了眼睛:“那他怎么不说?我不是惨了?他会一直这么喊我吗?那他还不如我,为什么天天让我好好读书啊!”

太子忍着笑小声说:“要不然你问问他?”

宁骥瞪了太子一眼,这位耳背的老太监,说话夹缠不清,人又无比唠叨,决不能让他逮着机会教训自己。

太子也十分惆怅地说:“哎,不知道这回来的老师是谁。反正这次,不能把他赶跑了。”他跟宁骥对视一眼,都觉得十分遗憾。

新上任的太傅叫裴世光,是著名的望族河东裴氏的大儒。

裴世光地位十分高,等闲请不动。但是最近裴氏发现了他们的老祖宗①裴秀留下来的珍贵地图刻本《禹贡地域图》,想求朝廷重新按照裴秀的法子绘地图。于是裴世光便这般出山教学生了。

太子也听过河东裴家,比之前教他的陈郡谢氏名气还要大,据说他们家的规矩也更多。

他心里暗暗叫苦,可是母后解了他的禁足令,不管这裴老头有多么难缠,他都不能怂,他得硬着头皮上。

没想到见了面之后,太子发现那裴世光不是个老头,而是个清瘦而有精神,如一竿修竹的中年人。

而裴世光来了之后,什么也没教,每日让太子温习旧功课。

太子老实了一刻,便故态复萌,在课堂上跟宁骥做弹弓,撕书本折各种小玩意儿,裴世光都当做没看见。

裴世光每天课上,只要交代了太子今天的事儿,他就自己捧一本书,坐在上面开始看。

看累了,裴世光就靠着躺椅,把书盖在脑袋上睡觉。

太子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老师。他叠的纸鹤,不小心飞到了老师的头上。太子吓了一跳,提心吊胆地看着裴世光。

本来在打盹的裴世光,拿开了盖在脸上的书。

太子和宁骥都一抖。

裴世光从容地从头上取下纸鹤来,展开来看看,摇头晃脑地照着那页书念道:“②绸缪束薪,三星在天。”

他仔细将叠纸鹤的书页捋平,看着太子道:“你可知道有多少贫家子弟,想求这样的书看,得翻山越岭走很远,冻得眉毛上都结了冰?”

太子忙束手站了起来,躬身诚恳地道:“学生错了。”

宁骥也站了起来,他心里有点担心,这老师来了之后,还没惩罚过他们,不知道这次发作,会不会比以前的老师更凶。

裴世光点点头道:“知错就好。不要再撕书了,一会儿把书页粘好了。”说着他就接着往藤椅上一躺,把书朝脑袋上一盖,藤椅嘎吱一声响,他居然就这样接着睡觉去了。

太子和宁骥对视一眼,不由大喜过望。

什么河东裴氏,什么严苛规矩,这个老师太好啦!不管他们了!以后他们的日子,可要快活似神仙啦!

而跟着他们读书的侍卫太监们,看到老师这样的做派,不由苦了脸。这老师哪里是个大儒啊,明明是来骗吃骗喝的。

这要一年到头,太子什么都学不会,一到考校的时候就露馅,可怎么办啊!领头的太监决定要将裴世光的做派告诉皇后娘娘,这样下去可不行。

皇后听了太监的回报,不由叹了口气,好不容易请到的老师,居然是这副模样。

皇帝在一边哈哈一笑道:“皇后莫要担心。朕已经让兵部尚书会同职方郎,好好参研裴家献上来的《禹贡地域图》。等拟定好了重绘全国地图的章程,裴世光要还如此散漫,消极怠工,朕定要河东裴氏好看。”

皇后瞪了他一眼:“既然裴世光出山有条件,皇上应允了人家,就不要食言。哎,心急啊,太子不能继续这么野着了。”

皇帝想起一件事,才说:“对了,裴世光还带了个小女孩。比我们允儿大一点儿,叫裴媛,说是他们旁系的姑娘。裴世光说要给公主当伴读。今天那孩子收拾妥当,进宫来了。我方才喊了菡芷来,让她把小姑娘领到坤泰殿安顿了。”

皇后吃了一惊:“皇上怎么现在才说?本宫正给公主物色女官伴读,总不见好的。本宫这就去看看那女孩儿。”

坤泰殿前,花影摇摇。

“你就是莫允离?”

小公主看着眼前的小宫女。

这小宫女穿着宫女的紫色圆领窄袖罗裙,比她高半个头,十分清秀,却板着脸,看上去很严肃。

在小公主身后的菡芷皱了皱眉头道:“裴姑娘,你要喊公主殿下。”

那小宫女闻言,规矩板正地给小公主行了个礼道:“裴媛拜见公主殿下。”

小公主看到有了新的玩伴就很开心,她走过去拽着她的宫女裙子道:“姐姐,我们一起玩吧!”

菡芷忙对公主道:“公主殿下,你们尊卑有别,不能喊姐姐。”

小公主望着菡芷,甜甜的笑了:“菡芷姐姐!”又甜甜地对这小宫女说:“小姐姐!”

大家看小公主笑得那么可爱,又那样坚持,都不由跟着一起笑了。就连心中有点忐忑,不自觉变得严肃的裴媛,脸色也缓和了许多。

菡芷叹了口气,小公主一直如此每天乱叫,大概她再大一点儿就好了。

裴媛已经被小公主拽着,跟她跑到了坤泰殿的院子里。

已经是暮春时节,院中春风拂过,花瓣便纷纷落地,落英缤纷,十分美丽。

小公主拉着裴媛在花树下转圈圈,她忽闪着大眼睛,脖子里挂着的珐琅鎏金长命金锁闪着金光,她叫:“小姐姐,陪本宫捉迷藏吧!”

裴媛家中也有小妹妹,各个妹妹都跟她一样端方严肃。她们在家中的时候,每日不是念书就是学习女工,稍稍玩一会儿,被跟着的丫头奶妈看到了,就要规劝,一丝儿也不得松懈。

她本来想着皇宫之中,恐怕规矩更加森严,来的时候十分担心。

哪里知道,居然是这般光景,裴媛心中想,这小公主果真备受娇宠。看她那般可爱,她也不自觉微笑了,自己也想宠着这么可爱的妹妹。

但是她还是不得不说,她是伴读,规劝公主是她的职责。她望着小公主轻轻地说:“公主,裴媛是陪公主来读书的。”

小公主看着她开心地笑了:“那太好了!太子哥哥和小哥哥每天都去读书,现在本宫也可以读书了!”

坤泰殿中人,听到小公主这样说,都不由大喜。若公主爱读书,那就最好啦。他们不用像东宫的人那样,每天为了上学跟太子闹。

裴媛颔首,又行了个礼道:“公主如此明理。那么我们明日便要去宫中女官明暖香大人那里学习了。”

她说到明暖香,脸上多了一丝期盼的神色。裴世光特意带她进宫来,就是给她一个聆听明暖香讲授的机会。

小公主不管那些,她心里想的是,来了新人,好玩,要去读书,好玩。

就在这时,门外一阵喧哗,只听一阵咕咕咕的声音。

大家朝门口看去,看到太子和宁骥兴高采烈地走了进来。

他们后面的侍卫,提着一个很大的黑布罩着的笼子。

太子和宁骥都没有注意到,小公主的身后,多了一个陌生的小宫女。

而裴媛自己却有点慌张,在家中时候,按照七岁男女不同席的规矩,她过了七岁之后,就不再见外男了。如今不免有点局促,不见方才的严肃了。

太子望着小公主,俯身抱起了她,开心地跟她说:“阿允今天开心不开心?哥哥今天送你个稀罕的玩意儿。”

说着他便命侍卫将黑布罩子掀开来,只见那金丝楠木做的精巧笼子里,竟是一只羽毛五光十色,十分漂亮的锦鸡。

大家都很惊讶,那锦鸡在笼子里踱步,看上去十分神气。

锦鸡站在笼子里看着众人,锦鸡绿豆大的眼睛里竟闪过一丝不屑。

它在笼子里扑腾了几下,在阳光下,它翅膀上的羽毛,发着闪亮的五彩光芒,扑腾起来,颜色在不断变幻,显得更加好看了。

小公主几乎是看到它的第一眼,便立刻就被这只高傲又好看的生物迷住了,她开心地说:“哥哥,它真好看!”

太子哈哈笑了,他可是很辛苦才得到这只稀罕物儿的。

他严肃地说道:“这可是北面山林猎手抓到的稀罕物。我就知道你一定喜欢。”

他偷眼看小公主,还好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妹妹没有看自己,要不然他可就要穿帮啦。

小公主的眼睛都黏在了锦鸡身上,她忙点着头:“好看,锦鸡好看,阿允喜欢!”

宁骥看着这只神气活现的锦鸡,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他和太子形影不离,都没搞清楚太子什么时候弄到了这只锦鸡。

而且这锦鸡,宁骥总觉得它看起来怪怪的,有点别扭。

小公主得了这锦鸡,开心的不得了,当下便要打开笼子,要跟那锦鸡玩。

众人忙劝住了她,说此刻不行,这锦鸡体型很大,又是野物,要好好找太医看看有没有病,再驯养一番,才好跟小公主玩。

小公主哪里管那些,伸手去隔着笼子,想去摸锦鸡的羽毛。

宁骥忙叫到:“它啄人的,小心!”

作者有话要说:本文故事架空,纯属虚构,勿考据。画地图涉及到的史料,会注明。

①裴秀:(224年-271年4月3日),字季彦。河东郡闻喜县(今山西省闻喜县)人。魏晋时期名臣,地图学家。(《晋书 列传第五》)

②引自《诗经 绸缪》

上一章:特殊本事 下一章:锦鸡
热门: 悍农:情荡狼洼岭 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黑暗地母的礼物(上) 最后的情人 兰陵皇妃 女帝师 不负如来不负卿 穿成富二代前女友 出道吧!审神者[综] 穿成反派后每天都在翻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