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入

上一章:草莓凤冠 下一章:妙招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坤泰殿中,皇后余怒未消,透过窗户看着儿子举石锁。

太子累得满头大汗。那石锁重达二十斤,对此时的太子来说,已经是他能举起来的最重的分量了。

太子一边举石锁,一边还向屋里床上坐着的妹妹挤眼睛,他还在偷偷逗妹妹玩。

皇后发现了莫言晨的小动作,朝他瞪了一眼。

皇后将忽闪着大眼睛的莫允离,搂在怀中,疼爱地亲了亲她幼嫩白皙的脸颊,对莫允离说:“哥哥是大孩子了,从明天开始,哥哥要去上学堂,学本领了。以后哥哥不能天天来看你了。”

春风吹起柳絮,沾在了太子的头上,太子却浑然不知。

太子听到了母后不让自己见妹妹,一时急了,石锁也放下,不举了:“母后啊,儿臣知错了。母后,我要来看妹妹啊!”

皇后瞪了他一眼道:“你停了报数了,再从头举吧。”

太子只觉胳膊都酸了,他哀求道:“母后,不让我见妹妹,我做什么都没精神啊。”

莫允离用她像黑葡萄一样的黑眼睛,望着皇后,软软地问:“母后,母后,本宫也想和哥哥玩呢。”

皇后捏了一个草莓,塞到小公主的口中说:“阿允别担心,母后给你找好多有趣又漂亮的小姐姐,让她们陪你玩,我们换个花样玩好么?”

小公主一听,眼睛一亮,开心地笑了:“太好啦!我要小姐姐!”

庭中的太子垂头丧气,他就这样被见异思迁的妹妹,无情地抛弃了。

然而莫言晨不会轻言放弃。皇后心疼小女儿,罚太子每日要举80次石锁,还不许他靠近小公主,并且为他找了个十分严厉的师父,很快便来了。

他新交的兄弟宁骥,听闻这样的噩耗,对他十分同情。

宁骥站在太子的院中,看着太子气喘吁吁地举石锁,他说:“世上的母后们,都不讲道理啊。”

太子深有同感地点点头。

他看着宁骥眼珠子一转,便有了主意。

太子最宝贝他的小妹妹了,现在他不知道母后什么时候才能消气。他也不敢再火上浇油,唯恐母后继续出大招,这次母后是真的生气了。

他问宁骥:“我们是不是兄弟?”

他听了莫言晨的问话,挺起了小胸脯,豪气地说:“当然是了!”

他离开草原的时候,他那凶恶的母后,居然哭成了泪人儿,害得他以为欣国是龙潭虎穴,欣国有多么可怕。

没想到这里温暖又美丽,人们也很和善。他走的时候,草原上的雪还没有化,枯黄的草儿中间点缀这一点儿绿意,而来到欣国,却已然百花盛开。

他还在这里认识了他的兄弟莫言晨。

这几天他跟着莫言晨上房揭瓦,撩鸡逗狗,过得比草原上还快活自由。他再次感慨,这里真是个好地方。如今兄弟需要他,他自然要义不容辞地站出来!

太子露出了笑容道:“好兄弟,没看错你,够义气。我求你一件事儿,你一定要帮我啊。我如今受罚了,没法去看我妹小公主了,你每天帮我去看看她,不要让她忘了我啊。”

宁骥打包票拍胸脯答应了。既然他受了太子的委托,就要忠人之事。可是他按着太子的指点,规规矩矩地递了名帖,去坤泰殿求见小公主,却吃了闭门羹。

他和太子都很奇怪,太子揣测地说:“也许母后还在准备春祭,没工夫接待你吧?”

然而事实是因为宁骥这个铁公鸡王子,虽然来了没几天,可是他跟着太子每天闯祸,已经在后宫中出了名。

皇后知道铁公鸡王子难缠好斗,比调皮的太子也不遑多让。她好不容易送走了一个小捣蛋,不会自己找事儿,再请回来一个。

皇后如今在物色温良能干,年龄相仿的贵胄之女,准备给小公主找伴读,让她们陪小公主玩,以免小公主天天跟着太子,野了性子。

于是宁骥拍胸脯答应兄弟的事儿,眼看要办不成了。

宁骥想这怎么能行!这等小事儿,怎么能难倒他草原雄鹰宁骥王子!

宁骥也不跟太子商量,自己一连几日,十分有耐心地偷偷观察着坤泰殿,认真研究着殿中人的起居作息。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这么观察了几天,居然让他找到了可乘之机。他发现坤泰殿中的人,在傍晚交接班的时候最松懈。他们会站在院门口聊一会儿天,而坤泰殿送膳食的小角门,也会在那时候开半个时辰。

宁骥就在第二天傍晚时分,瞅准了那看守小角门的小太监走开的一瞬间,实施了自己大胆计划。

他仗着个子矮人又小,贴着墙角,顺着角门一溜烟儿地溜进院中,借着院中的花木掩护,迅疾地左躲右闪,径直便闯到了坤泰殿中。

进了殿后,宁骥的心怦怦跳,他也没有想到会这么顺利。

只见坤泰殿中,黑漆慈菰香几上的定窑瓷香炉中,点着长春永寿安神香。

他一进这殿中,便觉被淡香笼罩,他潜伏等待的焦躁,都不见了。

傍晚的金红色的阳光,拖着长长的影子,从坤泰殿的窗户中照了进来,暖洋洋的。

他环顾四周,只觉坤泰殿中的陈设,样样精美漂亮,他一样都没见过。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可是他没看到小公主在哪儿。

他便大胆地绕过了紫檀木雕倭金彩画围屏,继续向里面走。只见围屏后面是精致的卧室,铺陈十分华丽。

靠着墙放着一张花梨木堆漆螺钿描金床,小公主正躺在床上。她裹在红闪色妆花彩蝶缎子被面儿里,看上去小小的一团,睡得正香。

宁骥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坤泰殿中人会在此时退出殿中,原来是小公主习惯在此时入睡。哇,这可怎么办好,这个点儿她睡什么觉呢?

宁骥不知道越小的小孩子,每日的睡眠时间越长,这样他们才能健康成长。

宁骥望着裹在红闪色缎被子中的莫允离。

她只露出一张莹白如玉的小脸,闭上眼睛的时候,睫毛就更长了。整个人小小的,那般漂亮,在春日阳光里发着柔和的光。比宁骥见过的所有人都好看。

小宁骥怔怔地望着她。他本来打算帮太子带完话就走。告诉小公主,她的太子哥哥很想她。

可是现在她睡得那么香,他都不敢伸手碰她。

他总觉得裹在厚厚被子里,呼吸均匀的小公主,软软的又可爱,看起来十分太贵重,跟他草原上见过的小姑娘都不一样。天不怕地不怕的草原雄鹰,忽然有点犹豫起来啦。

在他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那裹在被子中的小东西,忽然睁开了眼睛。

莫允离的眼睛又大又黑,清亮的好像草原上雪山融化的雪水汇聚而成的清泉,她的皮肤比窗外枝头绽放的花朵还要娇嫩细腻。

宁骥看着她的美貌,一时都忘了要说什么了。

而小公主睡迷糊了,她虽然睁开来眼睛,眼前的景物还很模糊。

她在半睡半醒之间,含糊不清地小声说:“哥哥,我还要吃花花。”

听了她的话,宁骥的心一跳,他微微红了脸。

小公主此时终于清醒了过来,她看着出现在眼前的陌生的宁骥。

她头一歪,仔细地端详着他。抿着唇,她细嫩白皙的脸上,还带着绞线织缕金荔枝红绉绵绸枕头上睡出来的微细褶痕。

宁骥见小姑娘一言不发地睁着大眼睛,认真打量自己,好像她并不认识自己的模样,心里不由一慌。

他差点便想过来伸手捂着小姑娘的嘴,好让她不要喊人,容自己说明来意。

可是这个念头立刻就被他打消了,这小姑娘看上去金娇玉贵,他实在不敢碰她。

小公主莫允离看着眼前的小男孩儿。他个子瘦瘦小小,皮肤非常白,生的十分好看,眉目清秀雅致,跟自己的哥哥有点像,可又不是哥哥。

没错,她昨天刚见过宁骥,但是她已经把他忘记了!

小公主她有一点儿脸盲,她只能认出经常在她面前露脸,转来转去的熟人。其余的人,她睡一觉就忘记啦。所以太子才担心,如果自己不经常在妹妹面前出现,妹妹又会认不出他来。

不过她倒是一点儿也不认生,看了看眼前这个人陌生的小男孩儿,小公主觉得他像个好人。

小公主便朝他伸出又小又软,有点肉窝窝的小手,指着坤泰宫窗外的盛开的绯桃和白桃以及紫李,忽闪着大眼睛,期待地看着宁骥说:“我要吃花花。”

宁骥只觉被她眼睛一看,自己就没法拒绝她的要求。

她说她想要什么,他就想立刻给她弄来。宁骥此刻终于理解了太子。他要有这样可爱的小妹妹,他也会像太子那样,对她百依百顺万般娇宠。

宁骥像着了魔一样,他明明刚才还害怕被人撞破,害怕宫女太监们回来抓到他,但是只要小公主只要看着她请求他,他就觉自己一定得为她办到。

他也伸出手,跟小公主软软的小手击个掌,悄悄说:“你别出声,等着我啊!”

作者有话要说:求小天使们加个收藏吧~

上一章:草莓凤冠 下一章:妙招
热门: 楚宫倾城乱 绝品天医 有钱可以为所欲为 时光陪我睡觉觉 金玉满唐 斩春 情迷乡村 她看上去很诱人[快穿] 聚散两依依 小总裁A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