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凤冠

上一章:玉兰树下 下一章:潜入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太子看到乔公公,赶忙停下来,将妹妹放回地上。

小小的莫允离拽着他的袍子,仰头望着他,咯咯地笑:“哥哥,抱抱,举高高!”

莫允离最喜欢哥哥了,哥哥人又漂亮,对她又好。

太子眉眼弯弯,摸摸妹妹的头,一本正经地对乔公公说:“乔公公,公主说什么,我就做什么。试问世上有谁能拒绝公主的要求?”

站在一边儿的宁骥,也不由点点头,觉得太子说得很有道理。

锁春殿前,春风拂面。

乔公公发现了宁骥,问道:“你是谁?”

宁骥的声音十分清亮好听:“我是铁墨国的王子,宁骥!”

乔公公望着眼前的小男孩。只见宁骥眉目十分秀美,皮肤白得发亮,脸颊红润,穿着一袭华丽的异族长袍。

乔公公惊讶地说:“啊?什么什么?什么铁公鸡王子?你为什么起这样的名字?”

锁春殿前的所有人都哄堂大笑。

宁骥气红了脸。

太子莫言晨忙喊道:“王子,你不要生气,乔公公耳背!听不清楚大家的话,你过来!忘了让你认识我妹妹啦!”

宁骥一听要认识莫允离,他的怒火不见了,红着脸转过身去,心里十分期待。

乔公公还在宁骥背后大声问:“铁公鸡王子啊,你的国家在哪里啊?太子,你看,没文化可不行。这个外国王子,起了这种名字,他要以后登基为王,这名字写到史书里,能好看吗?”

宁骥已经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了,因为他已经走到了漂亮的小公主身边,他眼里只能看到她了。

像雪团子一样可爱的小公主,抬起头来也看着他。

她清亮的眼眸,看上去那么漂亮,长长的睫毛忽闪着,宁骥忽然很想伸手摸一摸她的睫毛。

小公主望着他咯咯地开心地笑起来道:“铁公鸡王子!”

大家又哄堂大笑。宁骥只觉得好委屈:“我是草原雄鹰,铁墨国的王子宁骥!”

太子莫言晨忙忍着笑对妹妹说:“他不叫铁公鸡,他是从很远的草原上来的小哥哥。以后又多了一个哥哥陪你玩了,你开心么?”

小公主听到了“玩”这个字,眼睛不由亮了。

她凝视着宁骥,忽然说:“本宫记住啦,你是小哥哥。”

她伸出了白嫩的小手,在宁骥面前忽然张开了小小的手掌。

她的莹白的手掌中,是没来得及吃掉的玉兰花,花瓣儿已经被她拧碎了,她抬起头,很真诚地笑着说:“小哥哥,你吃,很好吃!”

太子在一边哈哈大笑起来。

宁骥不知道为什么又脸红了。他看着小公主的眼睛,总觉得她的话有魔法,他一低头,就着小姑娘的手心,像只小狗一样,便将那花瓣全吞了下去。

小公主只觉得手心痒痒的,咯咯的笑了起来。她问他:“好吃么?”

宁骥点点头,其实他什么都没有尝出来。

小公主大喜,她扭头就对哥哥说:“哥哥,还要!”

太子一听就要往树上蹿,只听对面的乔公公咳嗽了一声。太子看了看乔公公,没用侍卫拦,就打消这个念头了。

太子摸摸妹妹的头,笑着道:“阿允,你这院子里的桃花没开,哥哥院子里的桃花开了,哥哥明天给你带一大捧桃花来!”

宁骥跟太子离开锁春殿的时候,宁骥偷偷问太子,那乔公公官儿很大么?为什么你这么怕他?

太子叹了口气,将比他矮一个头的宁骥搂在了怀里,他低声道:“铁公鸡王子?”

宁骥对他怒目而视。

太子哈哈笑了起来,又无奈地摊开手道:“就是这样了。乔公公耳背,不要让他开始唠叨你!他唠叨起来,简直是魔音穿耳,会死人的!不骗你,真的会死人的 !”

宁骥不由也打了个激灵,忙点点头:“明白了,这门唠叨功夫确实厉害!本王子也害怕!”

小公主吃了她哥哥摘的玉兰花,当晚就闹了肚子。小姑娘一晚上起夜无数次,到了早上的时候,一朵鲜嫩的小花儿,生生脱水了,小脸儿看上去都比昨天小了一圈儿。

她脸上都有了黑眼圈。皇后来看小公主的时候,她居然还在睡,皇后看着小女儿萎靡的模样,吓了一跳。

这些天皇上皇后忙着春季祭典,没有将小公主带在身边,怎么知道,才一天没见,她就变成了这样。

宫人们当然不敢隐瞒,当下一五一十地把事情都交代了。皇后听了,不由又心疼又生气。

小公主年纪小,肠胃弱,哪里敢吃那些东西。

皇后将从人们皆训斥了一顿,再也不放心她在锁春殿,便将她抱回了自己的坤泰殿。

皇后命人做了软软的红枣百合奶粥来,软糯爽口,喂莫允离一口一口吃下,叫人将太子喊了过来。

太子一进坤泰殿,便看到小妹妹坐在雕漆大理石床上,身下垫着厚厚的酡颜绣百子软垫,淡紫的银丝夹织纱帐被银钩高高挂起。

雕花窗子开着,春风拂过,纱帐轻柔地拂过床头,银钩上垂着的银铃铛,在轻轻摇晃,发出悦耳的声音。

十分漂亮的小公主,正一边喝粥,一边望着那在风中摇晃的银铃铛咯咯地笑,她伸出软软的小手去够铃铛,却够不着。

皇后见儿子进来,便准备将手中的粥碗,递给站在一边的大宫女菡芷。

只见太子一个健步就蹿了过来,他伸手便要去接那莹白暖玉小粥碗来,他预备自己给妹妹喂。

皇后瞪了他一眼,绕过了太子,将粥碗递给了菡芷。小公主见哥哥来了,十分开心,便去抓他的衣角。

皇后头上戴着翠博山金凤衔珠滴金冠。她一动,金冠便反射着明亮的春阳,那金冠折射出的带着霓虹的光点,便在黑漆膳桌和红缎销金桌帏上晃来晃去,煞是好看。

小公主又被这霓虹光点吸引了,伸手便去拽桌帏,差一点儿将膳桌上的白玉盘上的果子拽了下来。还是太子手疾眼快,一把拽住了桌帏。

小公主以为哥哥在跟她玩,咯咯笑着便继续拽。

而皇后没看到小公主的动作,还以为太子又调皮了,拽着桌帏不撒手,便生气道:“莫言晨。说了好多遍了,不要给妹妹瞎吃东西。你是男孩子,你不怕,妹妹小,肠胃弱,不能逮着什么都让她往嘴里塞。你又在做什么?你在听么?”

太子看母后看着他皱着眉头的模样,显然是真生气了,他忙松手,规规矩矩在原地低头站好,等着母后消气。

然而太子这边一松手,小公主一使劲儿,那红缎销金桌帏便被她一把拽了下来。

在大家的惊叫声中,只见膳桌上摆着的白玉果盘,和果盘中放着的一颗颗鲜嫩饱满的草莓都在空中飞了起来。

一颗鲜红的草莓,正好落在酡颜绣百子软垫上,滚到了小公主手边。

小公主一把就把草莓抓在手里,十分开心,她正准备吞下去,却听到母后叫起来。

原来方才那草莓跟雨点一样,掉在了皇后的头上,正好插在了皇后金冠的凤凰金钗尖嘴上。

鲜红的草莓汁顺着凤凰金钗衔着的珠串儿,滴在了皇后刚穿的织金铺翠圈金领子上,还有一滴,正滴在了皇后的白皙的脸颊上。

皇后伸手一摸,草莓汁沾了她一手,她在脸颊上抹出一道红来,看上去倒是十分好看。

小公主看着那几个草莓,插在母后的金冠上,颤巍巍的,十分好玩儿。她笑得小短腿儿乱蹬:“草莓凤冠!”

她忘了自己手中的草莓,一把就将它捏碎了。

莫言晨看着母后的模样,明知道他已经得罪母后了,还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宫女太监们也偷偷低下头,扭过脸,不让自己笑出声。

皇后低头看着自己簇新的衣服领子,又看了一眼铜镜中自己的模样,她不由又好气又好笑地道:“莫言晨!你这小子,简直要上天了,这两天没顾上理你,你就又这般放肆了。”

现场一团混乱,宫女们忙忍着笑意,上前给皇后收拾凤冠,换衣裳,擦脸。一时屋子里热闹极了。

太子本来正等母后训斥,忽然场面变成这样,母后也没空理他了。他就悄悄低下头,逗妹妹玩儿。而小公主看到了哥哥的俊脸忽然凑过来,也很开心,伸手就去摸他。

太子只见妹妹红红的小手,径直便朝他脸上抹了过来。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草莓汁儿和草莓果肉抹了一脸。

小公主见哥哥变得那么狼狈,更开心了,她笑着叫道:“红脸哥哥!草莓哥哥!”

太子一看,这还了得,他便也回身在手中捏了一个草莓,一用力,攥成了草莓汁儿,正要给妹妹脸上抹。

皇后刚刚收拾好了,回头正看到这一幕,怒道:“莫言晨,不许欺负妹妹。你实在太顽劣了,需得好好教训。”

又是一番人仰马翻的热闹之后,小公主重新坐在雕漆大理石床上喝粥。而太子则站在春阳下,开始哼哧哼哧地,一边报数,一边举着石锁。

这是太子惹祸之后的一贯惩罚,他都不当回事儿了。男儿强身健体呀,这算什么惩罚。太子嘶牙咧嘴,还强撑汉子地想。

作者有话要说:求小天使们收藏啊,作者鞠躬啦

上一章:玉兰树下 下一章:潜入
热门: 罪恶之城 超A星 凤还朝(上下) 我在古代搞科研 重生之惊世亡妃 魔尊每天都在逃婚 会有天使替我爱你 养的纸片人是帝国太子 给我一张好人卡 腹黑中校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