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上一章:第60章 下一章:第6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关于杨让家里的事,常小歆已经全部知道了,她想问那段时间杨让是怎么熬过来的,只可惜杨让怎么也不肯说。

只是告诉她,已经过去了。

可是真的已经过去了吗?

她只是猜到了杨叔叔跟阿姨会离婚,但是并没有想到杨叔叔再婚之后又一次的放弃了新的婚姻。

就连她一时半会都有点接受不过来,更何况杨让。

所以她知道,他这样说,只是在给自己时间。

很多事情并不是需要立马给出答案。

时间就是很好的缓冲剂,他会带走一切,不论是开心还是不开心...

【我都放下过去跟你处对象了,你也要加油哦。】

这是常小歆睡前给杨让发的微信。

他其实并没有过于的去责怪杨叔叔,否则就不会在今晚告诉她这事的时候,特意的提到杨叔叔的二次婚姻并不算是失败的,至少他的后妈说,杨叔叔真的很爱很爱她,现在对于这段感情,只是双方都疲惫了。

叶女士也说过,一段感情的失败,不能把错只归结到一个人的身上。

杨让也没睡,回了她一个点头的小表情。

在床上翻了个身,常小歆继续打字——

【叔叔其实很爱你的,你不要胡思乱想。】

对面好半天才回——

【他说以后要跟我一起生活。】

【就我们两人。】

常小歆怔了一下。

【这是好事啊,说明叔叔真的很在意你。】

【狗子:我并不需要他这样,他这是不负责。】

对于两段失败的婚姻,他一点都不负责任。

打字太累了,常小歆干脆打了一通电话过去。

知道他们父子之间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她便没再继续劝他什么,只是告诉他,“那都是叔叔自己的选择,你不要有压力。”

那边沉默了一阵后,说:“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不会像他那样。”

他这话说的有点急切,说完后她听到他呼吸都不太均匀了,似乎在紧张她的答案。

猛然间,她就想到了韩国那次,他突如其来的求婚后,告诉她那只是“冲动”。

或许,那并不是冲动?

“你...”她试探性的问,“在韩国的时候,你对我说跟你...嗯嗯又反悔的时候,其实是在害怕自己会跟叔叔一样吗?”她把“结婚”两个字自动含糊掉。

片刻,那边“嗯”了声,“又被识破了。”他说。

常小歆笑道:“很荣幸可以看破你。”然后...然后两边都安静了。

在床上滚了几圈,像是怕被别人听到,常小歆用被子遮住脑袋,很小声的问,“那、那话还作数吗?”

可能是问的很小声,那边似乎没有听到。

“你说什么?”

常小歆红着脸又说了一遍,那边又没听清。

一连三次过后,她知道他肯定是故意的了!

蹬开被子,她有羞又气的冲那边很大声的吼道:“就是求婚啊!!还作数吗?!你要是敢说不做数就死定了!!”

突然的,那边轻笑一声,“只要你不嫌弃我,随时都作数。只要你愿意。”

心脏像是被什么撞开了,连带着脑袋里也是烟花齐放。

常小歆强忍着自己的开心过头,很敷衍的对他道:“哦,那行,睡了吧,晚安。”说完立马挂断。

几秒后,卧室里的床被折腾的乱糟糟,还在床上滚来滚去的人,丝毫没意识到已经打开门,环胸站在门口的...常烨。

余光扫到,常小歆浑身一僵,在常烨的注视下,装作无事发生,表情严肃的把被子整理好,然后安安静静的躺了回去,顺便说了几句胡话,以表示自己刚刚只是在梦游...

隔天吃早饭的时候,叶女士直接打了电话让杨让过来,把他那一份也做了。

常小歆正在往豆浆里泡油条,见杨让来了,立马端着碗往边上挪了一个座位,让他坐自己身边。

叶女士眼尖的很,早就看出他俩“有问题”了,心里甚是欣慰。她看女婿的眼光不会错的,打小她就觉得杨让这孩子肯定有出息,也一定会是个顾家的。

不过这俩孩子好像闹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别扭,她虽然并没有过多的去管,但是再怎么着也是自己的闺女,即便不知道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那也必然是站在自己孩子这边的,所以在两人感情出问题后,她有段日子没好好对杨家这小子了,还是之后看他家突然生了那么一出闹剧,实在看不过眼了,才暂时帮忙照看,这照顾着照顾着,才发现,俩小年轻之间哪有什么大的矛盾,都是些误会罢了。

看两人这会儿偷偷说话,叶女士笑了笑。

误会嘛,解开就好。

“一会儿你有什么计划吗?”常小歆问的很小声,眼睛左右转了一圈,观察了一下大家的表情。没有人注意,很好。

等等,她为什么搞得跟做贼一样?明明就不是什么需要偷偷摸摸的事吧...

一边的杨让倒是很配合的低下头靠近她,学着她小声道:“要去学校见谢老师。”

“谢老师?”常小歆瞪大眼睛,“他没带你们班吧...他不应该先联系我吗?我可是他班上的骄傲。”说到后面似乎十分不满,连伸手拿纸巾的手都带着风,就是这纸半天也没有抽到。

杨让顺手把纸拿给她,“要一起去吗?”

“行啊。”反正自己也没什么事,正好去看看老谢现在跟他传说中痴恋多年还被甩的女朋友到底怎么样了。

两人正嘀嘀咕咕,常烨把自己的煎蛋夹给了自己的媳妇儿,然后放下筷子,目光在常小歆跟杨让身上扫了两圈。

余凌把蛋黄分到自己盘子里,把蛋清夹给常烨的时候,正好瞧见他不怀好意的笑容。

在桌子底下掐了一把常烨的大腿,余凌咬牙低声道:“你别捣乱!”

常烨龇牙咧嘴的搓了搓大腿,在自己媳妇儿腰上占了便宜后,意味深长的笑道:“放心,我可是天下第一好哥哥。”

余凌:“......”

她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就听常烨这个一天不找打就皮痒的家伙说道:“杨让恭喜你求婚成功啊,来来来,哥哥敬你一碗豆浆,祝你们百年好合。”

说完,在所有人还在状况外的情况下,干掉了自己面前的小半碗豆浆。

半分钟后——

“???求婚???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叶女士不知道自己是气还是高兴了。

“求婚?还同意?!常小歆你这臭丫头怎么回事!这么大的事怎么不跟我们商量一下?还有杨让你这小子,谁给你勇气跟我姑娘求的婚?!我养了这么多年的小白菜,你这上来就打算给我拱了...了了了了!哎哟,老婆你什么情况啊!”常先生佛系多年以来,头一次这么激动过。

揪着常先生的耳朵,叶女士剜了他一眼,常先生乖乖闭嘴。

“这么大的事,怎么不跟我们商量?”冷静下来后,叶女士板着张脸道。

两位还在懵逼的当事人:“......”

“妈你听我解释!”常小歆试图挽回局面,她现在还没跟家里说自己跟杨让的事儿呢。都怪常烨这个事逼!她都打算好循序渐进的告诉爸妈,现在常烨一捣乱,还循序渐进个屁!

如果眼神能杀人,常烨已经死八百遍了。

余凌默默的转移阵地,加入了叶女士跟常先生的队伍,很明确的孤立掉了自己的老公,用眼神告诉常烨“你不久之后会死在常小歆的手里”。

常烨倒是半点影响都没受,美滋滋的咬着包子看好戏。

“给你们一碗豆浆的时间。”叶女士用胳膊肘撞了一下常先生,“你计时。”

常先生不敢说话,端起碗开始“计时”。

常小歆决定还是先从两人交往开始说起,只是还没开口,身边的人猛然起身。

可能是动作太过突然,所有目光都齐刷刷的聚集了过来。

杨让更紧张了,他人生最紧张的时刻,都发生在这一家人身上。

“是...”感觉自己不小心咬到了舌头,杨让调整了一下呼吸,身后的右手紧紧的攥着。

他不确定常叔叔跟叶阿姨是否会把小歆交给他,那时候他无意间做了很多错事,就连常烨也跟他保持了距离,他很慌,紧张感覆盖了他昨日所有的难受。

或许,比起纠结那个家往后到底会是什么样来,他更在乎那个家以后有没有常小歆。

鼓足勇气,他很真诚的对两位长辈说道:“叶阿姨,常叔叔。我...”

放在身后的右手蓦地一暖,杨让心尖颤了一下,感受到那只小手捏了捏自己的指尖,心里的紧张无措感消散了大半。

他很坦诚的继续说道:“我很爱小歆,希望叔叔阿姨可以给我一次机会,让我用往后的时光来好好照顾她。”

印象中,杨让这孩子不是个爱说话的,更别说这种听起来让人觉得有点肉麻的话了。

叶女士其实并不是不放心,只是觉得太突然了,她以为他们只是刚刚和好,没想到已经到了这种阶段。

不过她记得很清楚,一年前这孩子去北京的时候,他很认真的告诉她,他会好好照顾小歆的。

现在看来,他确实是做到了。小歆比之前更爱笑了,就好像回到了她初高中的时候,欢乐了很多。

可常先生不这么觉得,他总觉得太容易让杨家这小子得手了,自己家的小白菜会吃亏,“我不——”他正要反驳,耳朵又被揪了一把。

叶女士没看他,只是对两个孩子道:“你们自己的事情心里都有数就好。就是这种事还是得跟我们提前招呼一下,你常叔叔心脏不太好,容易受到惊吓。”

常先生:“......”

我心脏好得很谢谢。

眼看着场面再度的缓和了下来,常烨又很讨打的说了一句,“哎,居然没有更精彩的戏看。”

于是,成功被常小歆跟叶女士双人混打...

盐城温度跟青岛那边比起来不分上下。外面的雪已经堆积了厚厚的一层,脚踩着上面都能陷一小块下去。

对外面的大雪天望而止步,常小歆攥紧自己的棉服,可怜巴巴的问杨让,“真的非要今天过去吗?雪好大啊。”

杨让弯腰摸了摸她的脑袋,“你就在家打游戏吧,我自己过去就好。就是拿样东西。”

“什么东西?”常小歆好奇的眨眼。

杨让表情松动,眉眼间染上了笑意,“拿回来你就知道了,送你的。”

闻言,常小歆立马摆出了一副“要赴死”的样子,“那我必须要去了!”说完,决然的出了门。

杨让无奈的跟了上去。

目送幼稚的玩你撞我我碰你游戏的两人出了门,叶女士接过常先生削好的苹果,“你看那俩孩子,多好啊。”

常先生哼了声,“好什么,我觉得杨家那小子,不太行。”

叶女士无视他明明嘴上说着“杨家小子不太行”,脸上却没忍住浮现的笑意,敷衍的“哦”了两声,“行行行,就你最行成了吧?你不去公司杵在这儿干什么?别以为自己是老板就可以偷懒不上班。”说完,帮他取好了包跟衣服。

常先生临走前还频频摇头,“咱家闺女真的太亏了,太亏了。”

“上你的班吧!”叶女士“嘶”了声,让常先生闭嘴后,才道:“回来的时候去超市买点白菜跟猪肉,你不时一直嚷嚷着要吃饺子吗,自己买菜。”

一听这个,常先生立马喜笑颜开。

...

雪天路滑,司机车开的比较慢,去谢老师家的路会经过七中学校,常小歆正感叹着时间过的可真快,一眨眼他们都已经成年了,就连高中好几个同学也结婚生了孩子时,突然间的,她就想到了以前不太美好的某件事。

被她盯的有点心里发毛,杨让莫名的有点心虚的问,“怎么了?”

常小歆环着胸的手指向外面,“还记得高中某个大雪天吗?”

杨让眼皮跳了一下,果然她下一秒就问,“为什么要把我丢下来。”

那是杨让第一次认识到自己的嫉妒心丑恶到令人发寒的地步,他把她丢在了冰天雪地,等他回去的时候,她已经被徐杨带走了。

那么冷的天,他到底是怎么干出那种事情的。

“我...那天等了你很久。”他去她训练的地方等了一下午,看着她跟别的男生有说有笑,回去的路上还听她一直在说关于那个男生的事,他嫉妒的发狂。

“整整一个月,有关于他的事情,占了你所有话题的三分之二。”

常小歆只是突然间想起来就随口问一问,没想到会是这个原因。可能是训练多,在游泳方面,那时候能跟她有共同语言的也就只有徐杨了。

“你,嫉妒?”她问。

“嗯。”想起那些事,杨让还是不太高兴,但是转瞬他又垂下眼帘,“是我做错了,我很后悔,在丢下你离开后就开始后悔了。”

他的道歉太真诚,反倒是常小歆开始无措了起来。

过去的那些都已经过去了,现在杨让对她特别特别好,他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希望什么,会在她紧张焦虑的时候陪伴在她身边,会给她足够的安全感,让她知道,他会一直一直待在她身边...

现在的他很好,而现在的自己的那份喜欢,显然跟过去不一样了。

过去的常小歆总是会把自己放在比他低一个阶梯的位置去喜欢他,但现在不会了,因为只要她低一个阶梯,他也会随着她一起往下走一步,永远跟她保持着平等的位置。

这应该才是喜欢吧,把彼此放在同等的位置,去尊重爱护着对方...

“看你这么真诚的份儿上,那我就大人有大量的原谅你吧。”她摆出一副“我真是太难了”的表情,拍了拍杨让的脑袋,极力的表现着自己的无奈。

而杨让也任凭她在自己的脑袋上乱动,只是一直目光深深的盯着她。

她就是太好了,好到他即便放弃一切也要把她追回来,好到即便她拒绝他,他也不会舍得放手,好到他这一辈子,只想栽在她一个人的身上...

到谢老师家的时候,开门的是一位漂亮的大姐姐,大姐姐留着长发,穿着一身彩色的长毛衫,手上还拿着画笔,仔细一看,好像长毛衫并不是彩色的,是手上的水彩染上的颜色。

“你们来找谢一的吧,他在里面。”

女人说完,给他们腾开了位置,似乎为了避免水彩沾到他们,还往后撤了几步。

常小歆拽了拽杨让的手,小声道:“大姐姐声音好好听哦。”

杨让低头跟她咬耳朵,“你的更好听。”

常小歆真的是服了杨让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土味套路了,放在别人的身上可能会觉得“哎呀好心动”,让他这么一本正经的说出来,就只剩下搞笑了。

两人边小声交流边进了客厅,就看到谢老师正戴着眼镜很认真的在修改试卷。

见他们来了,谢一指了指沙发,“先坐。”然后起身准备去倒水,却差点撞上已经端着两杯水过来的女人。

两个顿了几秒,谢一没说话,往旁边站开了。

女人把水端给两人后,笑眯眯道:“你们是他的学生吧,是结婚了吗?”

坐在沙发上的两个立马摇头。

“还没呢还没。”常小歆有点尴尬的吹了吹茶叶。

不知道怎么搞得,她总觉得谢老师跟大姐姐的气氛怪怪的,明明两人都戴着婚戒,却一点也不像结婚的夫妻。听说他们还是新婚来着...

空气沉寂了片刻,女人依旧保持着笑容,“你们好好玩哦,我先回画室。”说完,偷偷看了对面的男人一眼,转身离开了。

常小歆踢了踢杨让的脚。

她快要被这冰冷的气氛给冻住了!

杨让立马出声,“老师,我是来拿东西的。”

站在那儿的谢一回神后,“嗯”了声,从试卷旁边拿了一个浅蓝色的信封给他,打趣的一笑,“我看现在你再送出去也还不晚。”

常小歆心底“哇”了一声。

谢老师还是跟当年一样的帅,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那时候,班上女生最爱上的就是他的课,一到谢老师的课,讲桌上必定摆满了小礼物,不够谢老师一个也没收,之后某段时间,学校里就疯传着谢老师一直在等自己初恋的故事。故事有很多个版本,但现在看来,谢老师已经成功的娶到了自己的初恋,只是...

在谢老师的盛情邀请下,两人留下吃了下午茶,这期间那个画室的门一直没有打开过。

从谢老师家出来,常小歆咬咬唇,还是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谢老师会不会有点太过分了啊,对大姐姐也太冷漠了吧,我刚刚连气都不敢出。”

话刚说完,就吃了杨让的一个爆栗,“那是他们的家事,我们外人不能判断。”顿了一下,他回头,看着高高的楼层,道:“不过我很确定,老师很爱那个女人。”

在她端着热水过来的时候,生怕她烫到,把盘子里的杯子往里挪了一点,还帮她把卷起来的毛衣角抚平,这些他都做的很自然,更不用提他从头到尾目光都在那个女人身上。

很在乎。

他只有这么一个想法。

就像他在乎身边一蹦一跳的小姑娘一样。

两人打车回去,杨让把人送到家门口,在他转身要走的时候,身后的人总算是提到了有关于今天去谢老师家的目的。

“你不打算给我吗?”那个浅蓝色信封里装的肯定是情书,别问她是怎么知道的,因为从她生日那天开始,杨让每天都会送她一封。有时候里面只写着一句话,有时候会长一点儿。

但她都很喜欢。

转过身,杨让把信拿给了她,“现在不想着别人家的事了?”

常小歆把信揣进兜里,扬起下巴,哼道:“我以为你会主动给我啊,所以才没要。”转而又摇头,“杨让你学坏了,你居然开始套路我了。哎,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嗯?”

话还没说完,就被杨让的吻给突袭了。

常小歆不自觉的就笑了起来,“你干嘛?”

又被亲了一下。

“干嘛啊你?”她边笑边往后退。

杨让往前一步,唇边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这也是套路,你看不出来吗?”

“啊?”又被亲了的常小歆完全理解不了他的脑回路,但心情却莫名的好。

杨让把人逼到墙边,拽起她棉服上的大帽子扣在她的头顶,帽子太大,遮住了她的眼睛。

他道:“套路你亲我。”顿了一下,他俯身,“不过这个套路好像有点多余。”

说完,主动的吻了下去...

推荐热门小说爱了你那么多年,本站提供爱了你那么多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爱了你那么多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0章 下一章:第62章
热门: 异能力是川上富江 娇经 寄居者 微微一笑很倾城 失忆后他连孩子也不认了 极品艳医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圣子为何如此娇弱 柱与横滨的兼容性 失火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