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上一章:第38章 下一章:第4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没什么不好承认的,又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常小歆心下这么想,嘴上便不轻不重的应了声“嗯”。埋头她继续往前走,只是嘴里嘟嘟囔囔的,“我想也没用啊,教练又不答应。”

身后的杨让两三步追了上去,不自觉的,原本沉闷的心情就好了几分,他抑制不住自己飞扬起来的嘴角,问:“你说什么?”

常小歆闷头加快了步子,“我没说话,你幻听了。”

人在她身后半步的距离,伞却一直撑在她的头顶,杨让轻松的跟上她的步伐,“你说了。”

“我没有!”常小歆开始竞走。

奈何有人腿长,不费力的就能跟上她。

“你说了。”

“我不是我没有!”

两人一前一后,闹腾了半天居然玩了起来。

杨让有意配合,故意保持着距离,等她玩累了,把伞遮过去,恢复了一贯的正经,“好好训练。”

“嗯。”常小歆微微有些喘息。

“好好吃饭。”

“嗯。”

“别跟徐杨走太近。”

“嗯......嗯?”常小歆忍俊不禁,她都说了跟徐杨没有其他多余的感情,他怎么还是纠结这种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

大概是看出她在想什么了,杨让有点头疼。他能看得出来,徐杨对小歆的感情不止是友情那么简单,他能看懂那种眼神,一直以来,他都是那么看着她的。

徐杨是喜欢小歆的,或许在小歆面前,徐杨可以强逼着自己,完美的将那份感情藏起来,但他看自己的眼神,充满了敌意。

他很不放心。毕竟这小姑娘可是有“前科”的。

情书这种东西,不能随便送人,她当时既然也给了徐杨一份,那徐杨对她可能也是特别的存在。

“跟他保持距离。”他又强调了一遍,说完,想起自己现在好像身份并不明确,他很快又找了别的由头,“这次的集训是很可贵的一次机会,专心训练,知道吗?”

“哦。”常小歆很配合的装作没听懂他话里的意思,很夸张的双脚并齐,气势十足道:“我会好好训练的!”

转念,她思绪飘到了刚刚自己的脑补里,眉头拧了一下,很快就有了小心思,“那,你都这么关心我了,我想我也有必要回一下礼。”

“嗯?”尾音轻扬,杨让没懂她的意思。

下一秒,就见她很是一本正经的说:“虽然大家都已经是成年人了,但该遵守的规则还是得遵守。”

杨让越听越糊涂,觉得自己的大脑又点跟不上她的节奏。

常小歆清了清嗓子,继续,“咱们队内是不允许谈恋爱的,更不允许私下有过分的...亲密举止,更不允许在训练期间就有孩子。希望你能明白。”

“?”杨让彻底不懂了,他不觉得是自己的理解能力不够。

“咳。听不懂没关系,我瞎说的。”把胡思乱想的东西说出来后,心里好像舒服了一截,常小歆才正正经经的把话题扯到了“关心”之上。

杨让总觉得,自己好像又被她戏弄了...

下午训练结束,有关于明天签证跟机票的事,徐杨还得跟常小歆交代一下,只是,从宿舍那边过来找人的时候,没想到又那么恰巧的,跟杨让撞上了。

实际上,并不是巧合。杨让知道徐杨肯定会以这次出去的种种事宜为借口来找常小歆出去,便老早的就在宿舍楼下等着了。

于是,这顿饭便成了三人同桌。

常小歆左右看了看,最后还是决定跟杨让坐一边。

杨让很满意她这个举动,正想奖励她一个鸡腿,对面的人已经先他一步,把碗里的红烧肉夹到了常小歆的盘子里。

可能平时这样的行为举止经常发生在关系好的队员之间,身边的小姑娘并没有拒绝,还很开心的冲对面的人说了句谢谢。

当事人并不知道,这个队员之间习以为常的小举动,会让杨让很不爽,正要去夹那块肥瘦相间色泽诱人的红烧肉,盘子里突然多了一双筷子,她手还空在半途,那块红烧肉就被那双筷子给夹走了...

“你干嘛?!”常小歆眼睁睁的看着那块肉被杨让夹进了自己的盘子,还放到了到了另一边,完全就是在防着她夹走,顿时,心碎了一地。

她去红烧肉窗口的时候,打菜的大妈已经在收尾了,大大的盛菜盘里,只剩下了油水。

闻起来都很香。

到嘴的红烧肉就这么飞了,常小歆很不快乐。

却见杨让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对,很正经八百的说:“太油腻。吃菜。”说着,用刚刚拆开的那双公筷从自己还没有动的餐盘里,夹了一大坨菜到常小歆碗里。

常小歆:“...”

一块红烧肉换了一筷子的蔬菜,怎么看怎么赔本啊!

就在她低头戳着餐盘里的蔬菜时,兜里的手机振动了两下。

她斜眼瞧了眼身边的人。

坐这么近还发微信,什么毛病啊。

心里是这么吐槽的,手上还是不受控制的划开,点到了微信界面。就见最顶端杨让名字后,跟着红红的一个“2”。

【本来你可以有一个鸡腿。】

【现在我决定自己吃。】

“???”

常小歆扭过头,杨让正夹着大鸡腿看了她一眼,然后狠狠的,真的是十分狠的,咬了一大口。

莫名的,她觉得自己大腿有点疼...

这时,对面的徐杨神色暗淡了一瞬后,恢复正常,意味不明的说了句,“没想到,杨医生居然这么幼稚?”末了,又夹了一块准备给常小歆。

说出来可能连常小歆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就在这一瞬间,她好像闻到了硝烟的味道。

于是,她很识相的,端着餐盘坐到了另一桌,摊手表示,“你们吃,你们吃。别管我,我喜欢一个人吃饭,真的。这样比较有胃口。”

为了表现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食欲大增,她一口解决掉了杨让夹给她的蔬菜。

那边桌上的两人相视一眼,皆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嫌弃。

但又很有默契的,谁都没有起身,就那么在互相看对方不顺眼的情况下,埋头扒拉着饭。就好像,谁先起来谁就输了一样,甚至于连常小歆吃完开溜了,两人都还在那儿斗着莫名其妙的气...

机票是第二天下午四点多的,小亚再三确定行李没问题,该装的都装了后,才把箱子拎在手里,“走,姐送你下去。”

常小歆话都来不及说,小亚已经自顾自的扛着大号行李箱往楼下走了。

上海四点多的太阳依旧毒辣,明明只是去看趟比赛,到楼下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个人在火辣辣的太阳下等着了。

见常小歆下来了,徐洁挥手,“这儿!”

“你们怎么都来了?”常小歆哭笑不得,“我就是看个比赛,怎么搞得像我以后都不回来了似的。”

她话一出,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一众人撇开了这个话题。

“这不是来送送你吗,谁叫你是我们队里的团宠呢。”徐洁打着哈哈。

其他人也附和着她的话。

所有人都很默契的,没有提她这一趟去,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不会再回基地了。

王婷那边透露过,齐教练打算让常小歆待在总队训练。

这样的待遇本应该人人羡慕嫉妒才对,但大家都没有这种想法。

其实,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竞争都存在阴谋论。竞争是理智的,是公平的。

常小歆进队还不到两个月,她的实力便突飞猛进,这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但同时大家也都知道,这样的进步并不是靠她那独一份的天资,她比他们要更努力,她比他们要更值得这个机会。

只是,一想到未来可能不会再有机会跟她在同一个泳池里游泳了,大家不免就有些难过跟不舍。

“要勤奋知道吗?多向那些前辈们虚心请教,争取明年进一队。”徐洁呼噜呼噜常小歆的脑袋瓜,叮嘱道。

小亚拍开徐洁的手,“去去去。别听她的,身体最重要,别因为过度训练损伤肌肉知道没?”

临省队的短发女生也过来了,她环着胸,还是一如既往的抬着下巴看人,只是说话时,态度缓和了不少。

“训练的时候,要是有什么问题,你可以联系我,不过回不回你消息,还是得我看心情。”

她别扭的捂嘴咳嗽了声,“那什么,明年东京能看到你吗?”

“啊?”被他们一人一句给搞得状况外,常小歆摆手笑了几声,“开什么玩笑啊,我现在就是个小队员,进一队这事都还遥不可及呢,明年东京?你们也太瞧得起我了。”

话刚说完,就被一群人七嘴八舌的“围攻”了。

“能不能有点志气?”

“为什么就不能?”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我觉得你明年能去东京,都听我的。”

常小歆:“......”

好不容易逃脱了魔抓,没出基地呢,又碰到了杨让。

从注意身体开始,这几件事他这两天反复交代,常小歆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她怎么觉得,所有人比她还要紧张呢?

就是看个比赛顺便集个训,搞得像是大离别一样。

谁家大离别离别半个月一个月的...

“注意身体。训练最重要,跟许队保持距离。”在杨让又打算张嘴时,常小歆火速将他这几日的唠叨重复了一遍,“我没记错,或者少记吧?”

杨让被她搞得很无奈,眼神柔和的点点头。

“再不走就晚点了。”见他还单手按着自己的行李箱,堵着出路,常小歆小声提醒了句。

杨让抿着唇,慢慢放开手,下一秒,又重新将箱子按了下来,“我送你。”

说完,不等常小歆的回答,拎着她的箱子放进了后备箱,然后拉开出租车后座的门,示意她上车。

他都决定了,常小歆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心底那处柔软终是抑制不住。

如果早一点,他一开始就肯这么主动的关心她,主动的去接近她,他们的故事会不会是另一种样子?

不过,现在这样,貌似也不错?

徐杨拉开后座门的时候,已经没他的位置了。

杨让抬了一下手,不言不语。

坐前边去。

他是这个意思。

徐杨咬咬牙,坐到了副驾驶,刚坐稳,就转过了头。

无视某处阴冷的目光,他对后座的常小歆道:“教练还有点事,让我们先去机场,他大概还有十分钟左右就出发。”

“嗯。”常小歆降下车窗,热气扑面而来。

表情痛苦的挣扎了半天,她到底还是没把车窗升上去。

晕车这个毛病,这辈子都好不了了。

每当这种时候,她就觉得自己像是被打通了所有经脉,每一条神经,每一个细胞都特别敏感,以至于她现在很不那么明显,但还是闻到车上有股香水味,闻久了有点刺鼻。

隐约有些不适,她闭上眼靠在车窗边,热风拍过来,似乎是更难受了。

忽的,她手背一凉。

眼睛眯了一条缝,就瞧见杨让手上拿着一瓶冰过的矿泉水。

“没吃晕车药?”他低声问。

“吃了。”有气无力的接过他手中的冰水,常小歆忍着难受劲,“没什么用。”

平时晕车反应也没今天这么大,应该是今天车上的香水味跟天太热的缘故吧。

喝了口冰水,心里舒服了一点儿之后,她又打算把脑袋靠回去,虽然车窗那边有点硌得慌,但是偶尔能吹到外面的风,还是能缓解一点状况的。

只是还没碰到车窗边,脸侧便传来一阵温热。

“靠过来。”杨让说。

没等她下一步动作,他已经将她的脑袋往自己这边一带,放在了自己肩膀上。

“手。”他又道。

常小歆木讷讷的把手往前一伸。

杨让握住她的掌心,食指跟中指搭在她手腕两指宽的距离位置,力道适中的按了起来,“现在呢?有没有舒服一点?”

闭眼感受了一下,眩晕感确实是减少了,常小歆脸抬了一下,有点惊讶,但想到他本来就是医生,又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连同着脑袋也放了回去。

这一路,常小歆基本上是睡过去的。

也就只有徐杨知道,在她睡着的时候,有些人,很不要脸的想占她便宜...

十几分钟前。

“你在干嘛?”徐杨一直闭目养神,却是突然睁开了眼。

他眼神犀利的从后视镜盯着杨让。

嘴角边的弧度逐渐放大,杨让并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在她腿上的人的额头,轻轻留下了一记吻。

徐杨猛地转过身,却是正巧将这一幕收入眼底。

“你他妈!”他气急,“她现在还没承认你们的关系,你现在这种行为——”

后面的话被杨让打断了。

就见他似笑非笑,说:“宣誓主权。”

话里的意思很明确了。

不管怎样,她是他的。

别人,想都不要想。

推荐热门小说爱了你那么多年,本站提供爱了你那么多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爱了你那么多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8章 下一章:第40章
热门: 十五年等待候鸟 与凤行 穿成男主的狐狸精寡嫂(穿书) 南方纪事 我们妖怪不许单身 我在古代开医馆 护心 奇迹王座 听说我是你老婆 帝道至尊